第二十三章 绝空

+A -A

  

  第二十三章绝空

  九大王座,这是星灵界对大陆最强大的九个灵王传承的称呼。这九大王座,分布于星灵界各大名城,分别为九凤帝国天凰城天凰王座,圣龙帝国升龙城流光王座,奥丁帝国艾尔曼城寒冰王座,天鹰联盟鹰都绝空王座,光明神殿末那城圣锤王座,黑铁之城黑火王座,白银之城湛蓝王座,黄金之城荒野王座,天谴王座。

  ——选自《大陆通史·云端议会》

  清月蔚蔚,疏星点缀深蓝色的夜空,长空如洗,映的那海潮重重,徒增几分汹涌。

  静立山巅,远目极眺,是看透了那星辰的奥秘,还是体会了那海浪的澎湃?

  百里异人的目光掠过黑暗,安静的如同空气,他的气息内敛却又无处不在,像明月遥遥,又似煌煌清风。

  一枚青石子被踢落峰巅,白峰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告罪道:“少主,是白峰唐突了,扰了少主清净。”白峰比百里异人身量要高不少,浓眉大眼,笑起来有些憨。

  百里异人却并不见怪,长相并不出众的他此时笑起来反倒有惊人的魅力:“呵!阿峰,没事,我也不过是发发呆罢了。不过刚刚来到此界,倒真的有些感悟,看来我压抑修为来到此间却是赌对了。”

  白峰抓了抓自己的脸,疑惑的道:“盟主大人曾说过这天枢界因天地规则所缚,对于九阶以上灵师来说如同毒域,为何对于少主来说反而有益了呢?”

  百里异人略一思索,便回答说:“对于灵师来说,起初是强化自身,到后面却是感悟天地规则。对于九阶之上的强者来说,他们所能理解甚至利用的规则已经在天枢界所表现出的规则之上,强行进入这里,自然会被天枢界的规则所缚,甚至因此将本身理解的天地规则破坏,自然如同毒域。但对于九阶之下的人又是大有不同,就像是我,需要理解的规则在这里本不比星灵界内的规则简单,但因为这里的规则本就少于星灵界,我想要理解自己想要的规则当然要比抽丝剥茧的在星灵界理解要简单了。”

  白峰听的云里雾里,只得道:“少主你这样说,我还真没听懂诶。”

  百里异人哈哈一笑,又道:“白峰,其实这些道理在那里,并不需要你硬要弄得清楚。你于修炼上的悟性极高,心思却是极单纯,其实对修行来说反倒是好事。所以你也不要为这些无关紧要的道理而苦恼,只要好好修炼便好。”

  白峰憨憨的一笑,应道:“知道了,少主。不过,在这里呆三年之久,会不会太过苦闷无趣了啊。”

  百里异人却是摇头,说道:“你真以为像我这般随时能够突破到八阶的家伙在这里少了?也许第一年他们不会太活跃,但之后很快这里就会成为八阶强者争雄的主场,到那时候,这里会少了热闹?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我们这些来自西方的雄鹰也是时候展开利爪了。毕竟,深渊的爪牙已经探向了大陆,真正的战争随时可能开始。就先让天枢界的这些家伙们看看我绝空王座的力量吧!”原本平和的少年,在说出最后几句话时,突然变得锋锐尽出,似是向着这深沉的黑夜宣战。

  那目光如同朗星,虽然未成就灵王,但已有了王者的气度,白峰心中对其少主的敬仰更甚。

  而在飞熊精心布置的幽蓝幻境中,三人的情形已是不同。

  牙狼群此时变为密布的天青色闪电,不断的攻击幻境之中的三人。

  梅塔特隆身绕光明之火,纯白色的光明羽翼轻展,带起璀璨的光辉。不断有牙狼的悲鸣响起,他也终于展现了真正的实力。

  洛远的长剑上缭绕着青色的火焰,周身气意如剑般凌厉,青色光翼每次挥动,他都会化为一道剑光,带起片片血花。

  流炎沸腾,力拔山河,云琅每次出拳都仿佛有无尽力量,霸道至极。六道紫红色的玄脉光华释放着夺目的光华,第七道玄脉业已开始凝聚。

  三人各展手段,不久前的劣势丝毫不存,幽蓝的幻境仿佛无用,已经开始破败解体。

  而始作俑者正是拉结尔,作为巨龙一族之中光与电的操控者,消除幻境的负面影响不过是将他的天赋能力真理之眼共享而已——当然,如果是一名人类法师,四环法术真实之眼的进阶法术也就是九环的真理之眼不仅需要大量时间准备,更是没有办法共享。

  幽蓝色的幻境终于破碎,牙狼群仍然保存着相当强大的实力,但并不能对三人造成威胁。而飞熊却早已逃之夭夭,只在视野深处留下一道白色的尾影。

  牙狼群如青色的海潮一般退入密林,点点碧绿色的光芒隐去,徒留了一片血腥。

  擦拭掉长剑上的血迹,洛远有些怨念的道:“可惜了,都没看清那飞熊的模样,那可是连只有天枢界才有的稀有魔兽啊,据说相当神俊呢。”

  圣光平息,梅塔特隆橘色的眼睛微眯,展开一个温煦的笑容:“没关系了,我们要在这里待三年了,以后还有机会嘛。而且拉结尔已经把那头飞熊的气味记住了,你要真想捉一头来,明天我们就去找它。”

  “嘿嘿!我也就是说说,万一找到那飞熊的聚集地,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洛远笑着说,目光转向盘膝修炼的云琅,“真没想到云琅这小子实力这么强,明明只有四阶,但我却没有必胜他的把握,我记得刚刚开始战斗时,这小子还只有五道玄脉吧?怎么现在都开始凝练第八道了,到底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问题,梅塔特隆唯有苦笑:“这个我还真不明白,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云琅和皇帝陛下关系匪浅。”

  洛远有些惊疑道:“不会吧,以前也没听说过啊?”

  梅塔特隆摊手,认真的道:“我是亲眼看到陛下专门去找他的,似乎对他非常重视。”

  “难道是陛下的私生子?”洛远有些恶意的猜道。

  “有种你亲自问陛下去?我看不像,一是陛下没有必要隐瞒自己孩子的事,而是这孩子称呼陛下为叔叔,似乎没有血缘关系。”梅塔特隆冲着洛远翻了个白眼,解释道。

  不提二人之间最后讨论成什么样子,云琅对今天的收获极是满意。

  只见他端坐在草地上,紫色的雷霆与红色的火焰绕体,七道玄脉光华旋转不休,一道光华若隐若现,也即将成型。霸道的火焰气意与唯我的雷霆气意释放,激起层层无形的气浪。

  灵元如同洪水一般在他的身体内流淌,渐渐发出一声声雷鸣一般的响声。对应十二道玄脉的体内十二正经中有八道经脉在散发着玉石一般温润的光芒,这十二正经之上,每条经脉上又有九个对应玄脉上玄窍的穴窍,云琅体内的这些穴窍都储存了流炎灵元。在普通灵师四阶时,这些穴窍虽然都会打开,但却不可能储存灵元,因为灵元力量相比二阶灵士时修炼的灵力太过霸道,普通灵师的穴窍是无法承受这种霸道的。这也是作为四阶灵师的云琅之所以拥有灵元量超人的原因之一。

  当第八道玄脉光华出现在云琅身周时,他身上的火与雷霆蓦然一滞,由于玄脉的再次增多,天地之间的灵气形成一个无形的漏斗,汹涌补充着玄脉所需的灵元。那流炎与雷霆几乎形成固态,而那八道玄脉,却是化为了泾渭分明的两种颜色,一种火红热情,一种蓝紫高贵,各自有四道玄脉。

  原本不断游走的流炎与雷霆渐渐变成一件灵元铠甲,只不过左一半火红有流炎滚动,右一半蓝紫有雷霆舞动。

  这双色的灵元铠甲散发出的力量兼具霸者与王者的两种气意,站在一旁为云琅护法的梅塔特隆与洛远都是极为惊讶,此时不过刚刚踏入四阶上位的云琅散发的气势竟是不弱于任何一位六阶天灵师。

  云琅将灵元铠甲与浑身的气意缓缓收回收敛,少年青色的衣襟平复,双眼睁开,左眼有雷霆闪过,右眼有火苗跳跃。

  感受着更加澎湃的力量,云琅的心情大好,没想到来天枢界第一天就有如此大的收货。

  当然,若没有他从小一来不断的修行积累和之前三个月的闭关苦修即使每天都经历激烈的战斗,他的修为也不会增长的如此之快的。

  迎着梅塔特隆与洛远审视与好奇的目光,云琅只是向他们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二人也并没有多问,修为、力量都是自己的,只靠问是没有太大用处的。

  天色渐渐发亮,白色蔚然的月亮渐渐落下。自东方,一束淡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布的古树射在三个少年的脸上,欣然的笑容不约而同的跃上几人的眉梢——天亮了,他们要继续上路了。

  求收藏!!!!求推荐!!!!!再求扩散!!!!!!!!

  小生新人,真的很需要大大们的鼓励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都市无敌医圣都市之万界至尊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绝世高手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神级龙卫云家小九超皮哒锦绣农女种田忙快穿大佬在线逆袭
不朽者之歌 第二十三章 绝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