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火与狐 一

+A -A

  

  第五十五章火与狐(一)

  云琅眯着眼睛揉捏着依然酸麻的双腿,目光中透露着警惕与迷茫。

  这是一条幽暗又狭窄的地下甬道,空气又干又燥,让人充满不安。

  他拍了拍还有些晕眩的脑袋,很是疑惑的抬起头再度检查了一遍甬道顶部凹凸不平的壁面——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是怎样掉到这里来的。

  甬道深处传来一阵阵压抑的风吼声,明亮的红色火光如同星子一般闪烁,拨开眼前弥漫飞舞的灰黑色颗粒,云琅突然为走散的雪尧几人担心起来。

  手中的驳尾剑忽然传来一阵灼热,云琅低头看去,却是有一条鲜红的火线在正在剑脊上蔓延生长,这令他原本就不放松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种情况只在他灌注大量灵元的时候才发生过,而在这条狭窄闷热的甬道中,剑脊上的火线却尤为耀眼。

  此时,那甬道深处的火光在他的眼中尤为扎眼,这里面火元素的活跃程度可能比他预期的要剧烈的多。

  云琅紧紧握住手中的长剑,迎着一**滚烫的热浪,更加小心的向甬道深处走去。

  ……

  云琅的视野突然就明亮了起来,他在甬道中已经走了许久。此时,云琅的衣服上尽是灰黑色的焦灼痕迹,他脚下轻轻用力,将又一块焦炭碾的粉碎,显得有些烦躁,这里的温度越发的高了。

  甬道中到处是被炙烤的火热的岩壁,岩土中的杂质被高温提炼后化为无数块焦炭掉落在甬道中央,轻轻一踩,就会变得粉碎,而岩壁却变得极为坚硬,光滑的壁面黝黑一片,如同钢铁浇铸。

  在满布焦炭的甬道地面上,不时会有岩土爆开,金红色的岩浆一股一股的溢出。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时,还险些溅到云琅的身上,之后这种情况越发频繁。

  直到如今,一个深埋于地下的岩浆深潭出现在云琅的面前。

  沸腾的岩浆中不断有烈火升腾,金红色的光芒照耀在窄小的甬道间,刺目的光芒逼得云琅微微眯起了双眼。

  重新适应了光明之后,云琅才开始打量这处火潭的样子。

  很意外的,这个火潭并没有阻断前方的道路。

  十几根被炙烤的通红的石柱在火潭中间摆出一条路来,两侧的火焰翻滚,却都够不到石柱的顶端。

  但这让云琅的警惕更重了。

  实际上,只要火潭的对岸仍然有路,这火潭即使再大些也拦不下他的脚步。但这些屹立在其中的石柱却让他有所犹豫了——这石柱不像是自然形成,倒像是人为的。

  难道这里仍然是钢铁文明的遗址?他暗自摇头,虽说不出原因,但直觉上却很快否定了这个答案。

  他又想起了之前诡异消失掉的大量魔兽,如果说是魔兽的手笔,那又该是怎样的魔兽才会有如此好的智慧与手段呢?

  以一座巨大的天外遗城作伪装,在城池地下建造属于自己的兽巢——想到这里,云琅不禁有些恐惧了,他知道一些高阶魔兽能够拥有丝毫不输于人类的智慧,但真正能够建造出自己的城市的魔兽也就只有巨龙和屈指可数的几种圣域魔兽罢了。

  不过他又转念一想,即使在城市的地下建造巢穴,也不过是魔兽的一些本能而已,只是一些可供行走的石柱而已,距离城市这种规格的文明成果还差的远呢。

  他压抑下心中隐隐的不安,轻松的一个起落,已站在了一根石柱的顶端。

  这火潭仿佛和云琅作对一般,云琅刚刚站定,一团烈火就在云琅的脚下卷起,如同蛟龙出海一般朝着云琅冲去。

  云琅周身流炎气意涌动,原就极为明亮的双眸瞬间变得凛冽如刀,裹挟着赤红火焰的拳头飞速击出,原本恣意张狂的火焰蛟龙瞬间被打碎成无数飞火,狼狈地散入火潭之中。

  云琅转过脑袋,目光迅速探向火潭的对岸,一抹红色闪过,只留下一道柔软尾巴的影子扫过空气。

  这让他心头苦涩,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却仍然没能得见对方的真容。

  他心下不甘,脚下便加紧了步伐。

  十几根石柱一闪而过,云琅如同灵猿般轻巧的身影在火潭上空飞速掠过。

  砰地一声,云琅的双脚重新踏入甬道之中,更加酷热的空气迎面袭来,橘红色的火光将空间都扭曲,云琅几步窜出转过一道弯,却倏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面前同时出现十几条岔路,每一条地道都蔓延着同样炽热的气息——他再一次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咬了咬牙,随便朝着一条甬道冲了进去,他现在不知出路在哪里,只能靠运气了。

  云琅走后不久,这处地道的一个角落里突然闪出一道极鲜艳的橙红色火光,一头约摸五尺身长的三尾狐狸自扭曲的空气中跳了出来。

  它的毛色鲜亮,比之名贵的丝绸还要光滑柔顺,一双火红色的瞳孔中闪耀着狡猾的光泽,它的尾巴朝着云琅进入的地道摆了几摆,好像是得胜的将军一般徘徊了几步,那高傲抬起的脑袋上狐吻弯曲,露出一抹极人性化的微笑。

  三尾狐狸用前足瘙了瘙尖尖的耳朵,惬意的舒展了一下身子,然后便摇晃着三条柔软的尾巴窜入了云琅挑选的那条地道。

  橙红色的火光突然黯淡了一下,从另一条地道中窜出一道银色的身影,它眉心间张开的漆黑眼眸冷漠的扫过狐狸曾经停留的位置,如同巡视自己领土的君王一般跟着狐狸的脚步踏入了那条狭窄的地道之中。

  ……

  云琅的脚下闪烁着蓝紫色的雷光,与周围不时涌出的火红岩浆截然不同,他像一只猴子一般在炽热的地道中疾驰闪现,因为与断岳战斗而破损的青白色上衣已经被他自己撕掉,露出一身小麦色的结实肌肉。

  滚烫的岩浆将他的皮肤映的通红,刚刚从他颈项上沁出的汗水转瞬间就蒸发为水蒸气。

  但他现在不得不停下脚步了,一片比之前更加庞大的熔岩火潭拦在了路上,与其说是火潭,云琅觉得说是火海更加贴切一些。

  流淌的岩浆在此处更显汹涌,火红色的浪潮带着飞溅的火星在巨大的地下岩洞中翻滚咆哮,云琅站在火海的边缘,如同湖岸边上的蚂蚁一般渺小。

  火海之中,一道如同山脊一般的岩石通道平分了流淌的岩浆,但其上的流浆更加鲜艳,在这黑与红相间的世界中显得尤其耀眼,那就像是传说中巨人才能拿起的火焰长刀,火海不过是它诞生的熔炉。

  血红的流炎在云琅身周升起,他并没有犹豫太久,在这与世隔绝的地下世界中,不会有过多的道路供他遴选,即使是火海又怎样?

  大自然的伟力的确可怕,但不会比一头嗜杀狼魔的猎杀更能令人恐惧,至少前者不会故意置人于死地。

  于是在那凸起的“山脊”,一道火红的身影狂奔起来,火龙飞舞,一道道巨浪拍下,云琅几次被岩浆吞噬,转眼之后,又再度从火焰中冲出。

  一头熔岩巨鳄从岩浆中窜出,它的身周环绕着澎湃的热浪,巨大的前吻张开,凶猛的向云琅袭来。

  云琅的驳尾剑突然上扬,脚下的岩浆被引动,一道火红色的剑芒斩破灼热的空气,直劈巨鳄面门。

  原本张牙舞爪的巨鳄眨眼间被斩成两半,它失去生命的残躯掉落在火海之中,激起一朵瑰丽的熔岩之花。

  云琅只是用眼神的余光瞥了一眼,就不再关注。他将长剑扬起,在“山脊”上跑动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空旷沉闷的巨大火海中,突然传出无数道轰然巨响,岩浆沸腾了,一道道黑红色的庞大火龙随着一头头熔岩巨鳄冲向岩石通道。

  云琅手持长剑飞奔其上,每一次挥剑都会有一头巨鳄坠落火海,每一次凌空跃起都会响起一声愤怒的咆哮,那是他将蓄满力量的一脚踏在了巨鳄的头顶。

  飞溅的岩浆、怒吼的巨鳄、炽热的火海、沉闷炽热的地下岩洞,以及,在火焰中舞蹈、巨鳄头上挥剑的云琅,这一切的一切绘成了一副惊心动魄的场景,那奔走于生死边缘的身影宛若远古的英雄,在深渊绝地不断的战斗,直到生命的尽头。

  紧随在云琅身后的狐狸绷直了三条尾巴,那通红双眼中闪烁出危险的光芒。

  它抬起两条前足,人立而起,狐吻张开,渐渐发出呜呜的声音,这声音不大,却不会被距离所影响。

  不过这声音刚发出不过一息时间就戛然而止,三尾狐狸原本艳丽柔顺的毛发开始失去光泽,它的身子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已然失去了生命。

  一只银色的利爪从狐狸的后颈上拔出,鲜红的兽血发出刺鼻的腥甜味。尸体的毛发因高温而扭曲起卷,爪子的主人将染血的利爪在尸体上踏了两下,银色的烈火升起,转瞬间便将其化为灰烬。

  爪子的主人一身银白,飘逸的毛发有着金属般的质感,它的身形雄壮俊美,虽然只有不到两米长,却自然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它银色的眸子只在第一次看到云琅的身影时略有波动,之后便迅速恢复成冷漠与高傲。

  然后,它做了与之前三尾狐狸同样的事情:

  呜……

  它扬起颀长的脖颈,如同凯旋的将军。

  ——未完待续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都市无敌医圣都市之万界至尊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绝世高手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神级龙卫云家小九超皮哒锦绣农女种田忙快穿大佬在线逆袭
不朽者之歌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火与狐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