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狙击战 上

+A -A

  已将弩箭塞进矢道拉弦挂钩的宁方一听马上站起来举起弓弩正要对着猴子射箭,对面弓弦骤响飞来八支羽箭。

  宁方不得不转身背靠大树躲避。

  一看躲在树后的敌人被同伴射箭压制,猴子立即加快速度从一棵树窜到另一棵树,以大树为掩体一步步的逼近。

  “不行,在这里还在那些箭手的射程之内,虽说我能躲在树后不被箭射中,但不能还手,怎么办呢?”看到猴子朝自己靠近,宁方立即着急起来。

  此时他的精神才恢复七八成的样子,不能用那感知去闪躲羽箭,更别说要与那名比自己高一个层次实力的山匪打斗了。

  思量间的宁方看到猴子准备爬上来,他左手一抬,右手松弦放箭。

  弩箭‘嗖’的一声从猴子的左手臂擦飞而过。

  “哎呀。”猴子吓得滚下山坡趴在草地上不敢动弹。

  对面的羽箭在飞了过来,宁方已躲在树后了。他略一调整后迅速弯腰捡起地上一段枯枝朝外面扔了出去,同时往后面的树林里跑。

  对面弦声再响,八支羽箭几乎同时朝那段枯枝射去。

  等那几个箭手发现对面的人跑向小树林深处再要射箭的时候,宁方早已没了踪影。

  宁方跑了一段路后靠在一棵树身上喘了几口气,他转身朝悬崖这边看,却看不到那名猴子的身影。

  对面的悬崖上那些人也不见了,不知道躲藏在哪。不过,宁方知道只要自己一露面,对面肯定会现身射箭的。

  宁方一边拉弦挂钩抽出弩箭放进矢道,一边凝神戒备。他知道刚才射箭并没有对那名叫猴子的山匪造成什么伤害,那只不过是想吓退对方从而争取时间跑进树林而已。

  既然避开对面的几个箭手,那么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对付那名叫猴子的山匪了。只要解决他,对面的人就不敢过来。

  “最好连那条绳子也砍断,那更没后顾之忧了。”宁方紧握弓弩,一边想着办法一边观察四周。

  小树林里幽黑寂静,只有虫儿低鸣的声音。

  他小心翼翼地从一棵树跑到另一棵树,再从一个土堆窜到另一个土堆,仍是没有发现那名山匪的踪影。

  宁方凝神屏息,侧耳倾听,但什么发现也没有。

  奇怪了,那名叫猴子的山匪藏在哪呢?

  宁方虽然心存疑惑,但既然不见敌人的踪影那就不再乱动。

  他蹑手蹑脚向旁边一棵茂密的大树靠近时,突然听到树上有一声细微的响。宁方脸色大变,想也未想双手上举朝上面射出一箭后立即朝左边一扑。

  他的身子刚离开大树的范围,一道人影已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上。

  宁方在地上翻了一个滚后顾不得捡掉落的箭袋,立马转身站起来。

  只见大树下面站着一个用右手握着匕首的矮小精悍的男子。

  他定晴一看,不是那名叫猴子的山匪又是谁?

  此时一副穷凶极恶样子的猴子用緾着布条的左手摸着脸上的伤痕,冷冷地说:“小子,你一再伤了猴爷爷,拿命来偿。”说着猛然冲了过来。

  猴子是炼体三层上阶实力,比宁方才是二层的实力强了一层,就算有武器,也不是对手。更何况猴子手上有匕首,而他手上只不过是一把没箭的弩。

  “看箭……”宁方突然举起弓弩大喊一声。

  刚冲了两步的猴子脸色一变,立即趁势往左边一扑。

  等他发现上当爬起来的时候,宁方已跑出十丈之远。

  “呸!”猴子吐了一口中混着泥沙的唾沫:“小子,猴爷爷今天不杀你的话,名字倒过来写。”说着全力追了过去。

  没有了弩箭,宁方拿着那把弓弩只得拼命跑。他跑得快,但猴子也不慢,一路追得紧。

  在转过一棵树时宁方的袖袍却被树杈扯住,‘咧’的一声衣服撕破。在他停顿了一会的时间,猴子已然从后面追了上来。

  “拿命来……”猴子左手握着匕首趁势朝少年直刺。

  宁方顾不得衣服还扯在树杈上了,他握紧弓弩朝那把匕首用尽全力一拍。

  ‘啪!’

  宁方整个人被弹飞出去。

  武者发出的力量叫武力,修者发出的力量叫法力,力量的大小都是以马力为计算单位的。

  比如炼体一层武者发出的力量有1马力,就是说有1匹马的力量。二层武者能发出2马力,三层武者能发出4马力,四层武者能发出6马力。以此类推,从炼体三层以上,每高一个层次实力的武者所发出的力量都是比低一层次的武者高出2马力以上。

  那么,到了炼体九层实力的武者最少能发出16马力了。

  而武者一旦突破到神通境,成为修者,那发出的力量是武者的十倍以上。

  宁方只是炼体二层实力才有2马力的力量,猴子却是炼体三层实力有着4马力的力量,因此宁方以弓弩撞击对方的匕首而受反力撞飞是很正常的事。

  好在宁方刚才是借力朝后面跌倒的,不然真是要硬扛猴子的话手臂肯定会折断。现在他的手臂虽然疼痛却没有受什么伤,那把弓弩还能拿在手里。

  他立即一个翻身爬起来又是继续拼命逃跑。

  受树枝树叶的影响,猴子的反应和动作缓了一缓。他一看对方又是逃跑,马上紧跟不舍。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树林,跳过壕沟,爬上山坡。

  在宁方将要跑到半山腰小平地时突然脚下一滑,后面已追赶离他不到一丈远的猴子大叫一声握着匕首猛插下来。

  眼看闪躲不及,宁方双手紧握弓弩尽力拍出。

  ‘啪’的一声,宁方虎口一震,一痛,那把弓弩被撞飞,而他倒退十几步后跌在地上。

  猴子握匕首的左手被撞得生痛,但他一见宁方跌倒立马冲上前用脚去踢,去踹,去踩,宁方手脚并用不断朝后爬行,直至身子碰到一棵树。

  “小子,逃啊,为什么不逃了?”猴子狞笑着。

  宁方的脸色惊慌,右手从地上捡到一段树枝一边乱拍乱打,一边大叫着:“你别过来,别过来……”。左手偷偷地伸到身后的树根下。

  猴子一脚踢飞宁方手中的树枝,握着匕首就要刺过来。

  突然,不知从何处射来一道细微的银光刺入猴子的肩膀上,他手上动作一滞,身子顿了一下。

  趁此机会,宁方一拉地上的绳子。

  树枝骤然摇摆‘呼啦’一声,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天而降朝猴子撞了过去。

  猴子的反应很快,急忙闪身躲避。

  “哎呀”一声惨叫,猴子的肩膀被吊在树上的大木头砸中,朝后跌在小山坡翻了几个滚再撞在一棵树上。

  宁方从树根后拿出插了一排弩箭的箭袋绑在背后,立即爬起来跑去捡起弓弩。

  装上弩箭,宁方左手举起弓弩,右手轻按着扳机。再朝四周观察了一下,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小山坡。

  借着微弱的月光,宁方看到那名叫猴子的山匪双手垂下趴在小山坡下的一棵树干一动不动。

  “不会有诈吧?”

  宁方想了想右手轻扣扳机,钩就缩下,弓弦弹出,弩箭疾射而出。

  ‘扑’的一声,弩箭插入猴子的左手臂。

  看对方仍是趴在树干上没有动静,宁方没有放松,他再抽出弩箭装好,又是左手举起弓弩瞄准,右手轻按着扳机准备随时扣下发射。

  宁方小心翼翼地走小山坡,这才发现猴子的后背被血染红,已没了声息。

  他绕到前面,终于看清楚原来此人是被一根断了的尖树杈插在心口掉了性命。

  “看来不用你将名字倒过来写了。”虽然不是自己直接下手杀的,但宁方心中还是有些不忍。

  环顾四周一下,他从地面上捡起那名山匪遗落的武器。这是一把黑色手柄银色的匕身闪着寒光的匕首。

  “嗯?”

  正当宁方拿着匕首要仔细看清楚的时候突然耳朵一动,他听到小树木下的那处悬崖处隐约传来树枝的折断声音。

  想也不想,他立即将匕首插在后腰带上,然后紧握弓弩静悄悄地潜入小树林。

  他离开不久,一名瘦小黑衣人从黑暗中走到那名猴子的尸体旁边。这人在对方的肩膀上摸索一阵,抽出一根细小的银针。

  +++++++++

  在一处通往山谷口的半山腰灌木丛中,掩藏着三十多个穿着墨绿长袍的男子,他们都是手挽长弓,肩背箭袋,一副神情严峻,严阵以待的样子。

  而在这些人藏身之处往上三十多丈的丛林里站着两人,一个是双手拿着两支熄灭的火把,身穿绿袍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旁边是一位五十岁左右,双目炯炯,身穿黑袍的中年人。中年人右手握着一支长约两米的金色长枪,左手轻捏长须,神态从容。

  青年人叫杨天,也就是宁方、杨延志口中的杨二哥。中年人叫杨业,杨家军头领,杨府家主,宁国的边疆大臣。

  杨天开口问:“父亲,今晚那些人会下山吗?”

  “他们没粮了,你说会不会下山?”杨业反问后凝神盯着前方六百丈远处黑漆漆的大山,也就是宁方对面的那座高山。

  此时在这座高山东面山腰一处的丛林里,或躺或坐穿着杂色衣服的一群人。

  每人的身边插着长弯刀,放着竖起的盾牌,树旁绑着一匹或站或躺着的骏马。他们没有人说话,都在闭眼休息,

  丛林边缘一块岩石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个长得身材魁梧,豹头环眼、燕颌虎须的二十七八岁的黑脸汉子,正是马字帮头领马大志。另一个则是身长八尺,浓眉大眼,相貌堂堂的二十三四岁的男子,他叫朱彦东,是马字帮的二头领。

  只见这个身背长弓,绑着灰色布条的额头上垂着几缕长发的朱彦东指着南面邻近的大山问马大志:“大哥,你说三弟他们能登上那座山吗?”

  他指的就是宁方守护着的那座大山。

  “我不知道。”马大志摇摇头,然后语气坚定地说:“但这次无论如何马字帮一定要冲出包围。”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都市无敌医圣都市之万界至尊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绝世高手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神级龙卫云家小九超皮哒锦绣农女种田忙快穿大佬在线逆袭
烽火天丹路 第15章 狙击战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