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来冲锋

+A -A

  想也未想,宁方立即蹲下身子。羽箭‘嗖’的一声从头顶飞掠而过,狠狠地钉在后面一颗树身上。

  “遇到对手了。”宁方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他立刻拉弦挂钩,从身上抽出一支驽箭放在矢道上。

  这时在山下的朱彦东看到山腰上的人竟然能连续闪躲两箭,心中惊讶之余却充满怒火。他大叫一声:“好,看你这次能不能躲开?”

  朱彦东这次从身上抽出两支羽箭,右手三根手指夹住箭尾搭在弓弦上。他扎起马步,左手上抬,右手将弦拉个满弓,瞄准山上目标后手指一松。

  ‘嘣’

  弦响箭飞。

  两道绿影一上一下朝宁方疾射而去。

  看着山下的人竟然能同时射出两支羽箭,宁方瞪大眼睛叫了一声:“双箭?”他抬手松弦,驽箭疾飞而出,同时朝左边地面一扑。

  他射出的驽箭撞上一支朝他额头飞来的羽箭,‘啪’的一声却被撞飞掉落,而这支羽箭只是稍微改变了一点方向则继续朝他飞来,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嗖……嗖’,两声。

  一支朝他肚子飞来的羽箭刚好从他的后背一飞而过不知哪去了,而此另那支被撞击过的羽箭则插在宁方前面的地面上。

  刚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宁方听到山下又是弓弦声响,他想也不想立即就地翻了一个滚。

  身子刚着地,下面射来的两支羽箭则擦身而过,抹入后面的密密丛林之中。

  “嗯?”山下的朱彦东一看,冷笑一声说:“反应挺快嘛!再来。”又是抽出两支羽箭搭在弓弦上。

  山腰里的宁方刚爬了起来,还没有等他抽出弩箭时,一听到下面又是弦响箭飞的声音,惊叫一声说:“妈啊,回去我也练习双箭。”

  他转身向山上跑去,钻进灌木丛中,左转右拐,不断地闪躲。一时间身后’嗖嗖’声不断,羽箭从他的头顶和身边飞射而过。

  马大志看着朱彦东射箭吓跑山上的箭手,高兴地说:“二弟真是神箭手啊。”

  “大哥,我们快冲出去。”朱彦东望着山上远去的身影则收起长弓拿起银枪。

  没有人施放暗箭,马大志立即指挥山匪继续朝山谷口冲锋。

  杨天又是用火把发出信号,一阵的箭雨又是朝围成圈子的山匪落了下来,但都是被山匪举起盾牌遮挡住。

  现在的马字帮虽然移动速度慢,但他们围成的铁桶阵防御性更强,没有了宁方施放的暗箭,其他人的射箭根本对他们造不成威胁。

  杨天看下面的军士射出几轮羽箭后没有给马字帮造成麻烦,就没有再让大家做出什么阻挡的行动。

  “冲啊……”

  马大志带大家拐过一个山坡冲到山谷口,却发现这里已被石头和断木堵住,只留下一个只有一米宽的通道。而那些被他们先前赶跑的马儿此时聚集在通道对面右边一处宽阔的草地上吃着草。

  +++++++++

  躲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的宁方听到山下再没有羽箭射来的声音才放松下来,他喘着气擦着脸上的汗水。

  “好厉害的神箭手,我还以为自己的箭术已是高超绝伦,想不到在此就碰到能射双箭神准的人。果然是山外有山,有外有人啊!”

  听着山谷中响起的叫喊声,他悄悄走到一棵树后探出头来看,只见山下那群山匪以铁桶阵形冲到山谷口。

  “杨二哥怎么没派人去阻挡?”

  宁方想不出个所以然,右手不由摸了摸后背上的箭袋,脸色一变。

  “糟糕!怎么只有一支箭了?”

  想着应该是刚才狼狈的逃跑中将驽箭掉落的,他的神情有些沮丧。

  这时宁方看到在杨天躲藏着的那处山腰丛林中亮起一道火把,这火把在空中划了一个交叉。

  “嗯,杨二哥叫我不要射箭了?”他心中一愣,虽然不明白,但此时他就是想射箭的话也没箭可用了,剩下的那支弩箭是要到最关键的时候用呢。

  “算了,不管了,看看杨二哥他们怎么对付那些山匪吧。”宁方看了看四周,然后弯起腰顺着山腰往山谷口的方向跑。

  +++++++++

  此时的马大志看着前面被阻塞的山谷口正犹豫着。

  通道不够宽阔,他们如果以这样的铁桶阵形冲过去的话,肯定使阵形乱了,那就有被杨家军有可乘之机。

  如果派人去清理通道,也会被杨家军阻挠。这下子他明白刚才为什么杨家军没有出来阻挠他们。

  “大头领,马儿就在对面,这可能是杨业的阴谋诡计,我们不能这样冲过去。”大黑在身后提醒。

  “不冲过去我们怎能离开?”朱彦东反问。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一阵呐喊声从山谷口对面传来,一群身穿盔甲,拿着长枪的士兵冲了过来。

  为首一名三十多岁,相貌堂堂,虎背熊腰,铁甲银枪的将军高声对这些山匪喊道:“马大志,杨家军在此!你们别想逃了,快点投降吧。”

  “杨海,放你的狗屁,有种过来与你朱爷爷单挑。”朱彦东一看来者,好像仇人见面满腔怒火。前几天他吃了对方的亏,现在想要报仇。

  听着对方的话,杨海银枪一指说:“朱彦东,你才是炼体七层上阶实力,凭什么与我单挑?”

  “你……”朱彦东脸色骤变,盯着杨海的眼光寒冷如冰。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他早将对方杀了几十次了。

  炼体七层上阶实力的朱彦东与炼体八层上阶实力的杨海打斗,两者不仅在力量上相差2马力,而且后者的枪法比他更高超,因此总是败下阵来。

  而之前与还不到炼体三层实力的宁方比箭,朱彦东射出的箭的力量比对方强了很多,因此能将对方射出的驽箭撞飞而能继续朝前飞射。

  “杨大郎,你过来,我与你单挑。”在朱彦东的愤怒间,后面的马大志大声吼道。他也是炼体八层上阶实力,当然有资本叫阵了。

  他要与杨海挑战,是因为这几天被杨家军围困,心中早就郁闷不已,加上他并没有与杨海交过手,因此也想看看,同阶实力的对手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

  杨海是杨业的大儿子,因此也被别人叫杨大郎。

  杨海只是一笑:“马大志,别急,会有机会与你交手的。”

  “大哥,我来冲锋,你来押阵,只要冲过通道,你们就跟上来吧。”还没有等马大志回答,在旁边的朱彦东则大声叫道。

  说罢,朱彦东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掌大的灰色盾牌出来。他将左手尾指在枪尖上一碰,鲜血流出,然后将鲜血滴在盾牌。

  盾牌瞬间炸开,发出‘蓬’的一声。

  虽然声音不大,但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几息间后在朱彦东面前有一团面盆大小的灰色烟雾形成,随着烟雾散开,一个有一丈高八尺宽的尖头灰色盾牌出现眼前。

  巨大的灰色盾牌将朱彦东整个人遮掩着,从前面看一点看不到后面的情况。

  这是由一个一品下阶的符器变幻成的盾牌,使用者只要事先将鲜血涂上去被里面的符阵吸收就能激发。

  朱彦东左手托起盾牌,叫道:“哪些兄弟跟我作先锋?”

  声音刚落,人圈里立即跑出十几个山匪。

  “各位兄弟,大家跟紧了。”朱彦东右手握着银枪往前方一指,左手托住那张符纸变幻出来的盾牌朝前面大步跑起来。

  那十几个山匪持盾拿刀紧紧地跟在朱彦东后面。

  “二弟……”马大志叫了一声,眼看着朱彦东已带了人马冲向乱石断木堆,他只好一咬牙,大叫:“兄弟们,摆长蛇阵,准备冲出去。”

  围成圈子的山匪一听立即散开各自跑位,以两人为一组摆出一字阵形。这样的阵形虽然没有铁桶阵的严密,但灵活性比较强。

  山谷口这边的杨海一看那个巨大的灰色盾牌,眼瞳一缩,他认出这是符纸所化的【冲锋盾牌】。对于这种低阶符器,那些凡兵利器是很难对付得到,而作为武者的他在正面也是抗衡不了。

  看着士兵用箭射在灰色盾牌上都被一一弹开,杨海立即挥挥手作了后撤的手势,他们这些人马立即朝左边的山道快速退回去。

  他们的人马一退让,正在冲锋的朱彦东高兴了,他叫了一声:“各兄弟一起用力。”

  后面跟着的山匪一人接一人伸出一只手搭在前面的人的身上,最前面的两名山匪将手按在朱彦东左右肩头。

  朱彦东立即喊:“一,二,三,起。”

  大家一起发力,朱彦东运力托着灰色巨盾朝前面那堆堵在谷口的乱石断木骤然撞了上去。

  “轰隆”一声。

  竟然给他们撞出一个巨大缺口的通道。

  “冲啊……”

  趁着余力,朱彦东托着巨盾带着山匪们继续往马儿站立的草地上冲。

  后面的马大志一看到朱彦东带着人冲垮通道朝山谷口跑,立即叫大家跟上去。

  哪知道,朱彦东与那些山匪冲出通道不到二十丈,地面突然下陷,没有提防的他们全部掉进那个深坑里。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都市无敌医圣都市之万界至尊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绝世高手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神级龙卫云家小九超皮哒锦绣农女种田忙快穿大佬在线逆袭
烽火天丹路 第20章 我来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