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夜枭的猜测

+A -A

  不能继续去打扰苏明了,只需要在背后默默帮助他就好,就当他的朋友吧,一个忠诚,永久的朋友。

   芙罗拉在心里对自己说。

   然后,芙罗拉把刚才苏明对她说的话,重新品味了一遍,从里面读出了一些信息。

   之前来打听苏明的那些人,苏明应该是知道他们的。

   前半句,苏明说“知道了,能帮我稍微关注一下吗?”——这句话是对待这种问题非常平常的回答。

   但后半句“不需要去调查,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可以了”,就带着特别的味道。

   在这后半句话中,芙罗拉能听出苏明对那些人的忌惮。

   至少苏明知道,那些正在调查他的人,是比较危险的人,如果深入调查很可能会让她受到危险,所以苏明才不让她深入调查。

   看来,那些人是苏明的敌人啊,芙罗拉暗暗想道。

   她有些烦躁地深深吸一口气,傲人胸脯高高隆起,必须帮苏明解决这些人,芙罗拉心想。

   她身体前倾,将深陷在沙发中的后背脱离,然后她十指合拢抵在下巴上,进入了认真思考的状态……她要想个办法,帮苏明解决这些麻烦。

   没过多久,仅仅五分钟,芙罗拉心中已经有三个计划具备了雏形。

   芙罗拉的第一个计划是守株待兔,既然那些人对苏明感兴趣,那他们一定会隔一段时间,就来调查局打探苏明的消息。

   等到他们下次再来时,她就直接叫人拿下,然后用诚实录音机对他们进行审问。

   她的第二个计划,是对这些人进行深入调查,去跟踪他们,看看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这两个计划,前一个简单粗暴,并且卓有成效,但缺点是无法抓住对苏明不利的全部人,只能抓住一部分上调查局打探情报的人,但那些作为侦察兵的人,不一定是对苏明造成威胁的核心成员,有可能只是杂兵、弃子,从他们嘴里或许问不出有价值的情报。

   所以如果采取第一个计划,极有可能打草惊蛇,让对方察觉到调查局的敌意,从而隐藏自己的真身,再也不给她深入调查他们的机会。

   而第二个计划比较温和,不会打草惊蛇,但去跟踪的人员选择是个问题。

   假如对方有强大的反侦察技巧,过于拙劣的跟踪一定会暴露,如此一来,前往跟踪的人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并且同样会打草惊蛇。

   除了一二两份计划,芙罗拉还有第三个计划,那是一种非常激进的计划。

   那就是诱导计划,一旦成功,就能将对方一网打尽。

   但如果失败,己方可能产生人员上的伤亡。

   那么……要选择哪一种呢?

   这是一个问题啊。

   芙罗拉犹豫再三,最终决定实施最激进的那个计划。

   诱导计划的具体步骤,是先对那些打探苏明消息的人,放出苏明即将归来的情报。

   然后在苏明的落脚点进行埋伏,说不定就能将那些人一网打尽。

   但是由此而生的又有几个问题,如果对方得知了苏明即将回来的情报,但却并不打算做出行动,那又该如何?

   芙罗拉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决定在放出的情报内再加上一条——苏明身负重伤,经初步治疗之后,返回东阳岛疗养。

   只要在放出的情报里添上这个信息,那对方就会认为苏明已经丧失战斗力,如果他们要加害苏明,那在苏明下码头时袭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如果那时他们不动手,那苏明就会转入调查七局进行疗养,并且短期内不会再外出执行任务,调查七局内部安保重重,战斗力强悍,任何人想要硬闯都不容易,只要对方不是太笨,就一定会考虑到这一点,从而决定立刻动手,袭击苏明!

   当然,除此之外,相伴而生的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时间。

   她不能给那些人过于宽裕的时间,否则对方会充分思考,定制安全且周密的计划,到时候,她后续行动的展开就会很困难。

   所以她必须要让对方匆忙下决定,来不及制定缜密计划。

   因此留给对方的思考时间越短越好。

   “那么……就定为明天好了。”芙罗拉自言自语道,在她思考的时候,她的头发已经被不知不觉地吹干了。

   ……

   夜枭掠杀团到达东阳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最初的目的是尽快尽早地干掉苏明,但运气却很差,撞了一个空,当他们抵达这里时,似乎苏明离开这座岛屿去其他地方做任务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夜枭感觉非常头疼。

   因为既然苏明能够离开东阳岛这个禁忌岛,那么就代表苏明是这个世界里的自由人,他的活动范围变得无限广了。

   本来他听说苏明是在一个禁忌岛屿时,还觉得上天在帮助他们。

   因为只要苏明受困于一定范围,那么不管是攻击苏明,还是从苏明手中逃跑,这个范围都能起到辅助作用,如果他们能杀掉苏明,那禁忌岛的规则将让苏明无处可逃。

   而如果他们杀不掉苏明,禁忌岛规则就能防止苏明离开岛屿来追击他们。

   但现在这种优势没有了,苏明一旦能够自由行动,实力一定会在短时间内疯狂增长,如果不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杀掉他,那等苏明变强之后,像他们这样的人绝对没有机会。

   “首领,我们该怎么办?”阿兰斯问道。

   夜枭皱起眉头,看了对方一眼,双唇紧抿着不说话。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苏明出差了,少则几周多则几个月,他们不可能全世界跟着跑,而且调查局也完全不肯透露苏明的消息,他们也无法追上去,目前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但是,等着苏明在外面晃荡个几个月,再回来指不定变得多强,到时候他们真的有胜算吗?

   棘手……真是棘手啊……要不干脆放弃直接击杀苏明算了,让所有人把行动的重心放在寻找神秘之眼上。

   就在夜枭思索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老大,得到情报了,苏明将在明天从熔炉岛的码头回来,听调查局的意思,他似乎还在任务中受了伤!”电话另一头的人说道。

   夜枭的双眼亮了起来,这是振奋人心的消息,苏明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受伤了,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等等……事情没这么简单,必须谨慎对待,夜枭的眼神变得极为严肃。

   就算苏明受伤了,也必须小心仔细地对待这次暗杀行动,另外,关于情报的正确性也必须反复确认才对。

   比如说,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性,调查局因为他们这段日子去询问的太频繁了,所以觉得他们这些人非常可疑,因此设下了圈套,想要让他们自动走入陷阱。

   夜枭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他越是仔细思索,越是觉得计划过于顺利了。

   首先,他几乎每隔三四天,就会让人去调查局询问苏明的归程日期,而前几次,调查局的回复都是不知道,但就在今天,调查局却突然知道了,并且抵达日期还十分紧,就是在明天,并且苏明还受了伤。

   苏明从受伤到返回东阳岛,开那种飞艇应该要花不少时间,他受了伤,一定有专人照顾,只要那个人不蠢,就应该在上飞艇时就将行程报告给调查局,而不是明天要到岛了,才将行程报告过来,这样的准备显然过于匆忙了。

   所以他有理由相信,之所以对方说苏明在明天到达,就是想要让他失去辨别能力,心急火燎地开始布置针对苏明的暗杀计划,毕竟一般人都是这样,在得知绝好的机会就在眼前,并且即将错过时,便不会再去思考这个机会是否是陷阱,而是想尽办法赶紧抓住。

   紧迫的时间、受伤的苏明,听起来就有着致命的诱惑。

   看看自己身边这些小子的兴奋程度就知道了,夜枭往旁边看了一眼,阿兰斯和其他人,都是一脸兴奋,并且还很着急……他们全失去了最基础的思考能力。

   或许自己应该在“这是调查局设置的陷阱”这个基础上,去思考即将到来的暗杀行动。

   “首领!我们是时候行动了!”阿兰斯激动地说道。

   “有可能这是调查局的骗局,我们必须想想看,如果我们是调查局,那么要骗像我们这样的人,应该在后续做怎样的布置?”夜枭问道。

   对调查局的实力,夜枭是有一个大致的衡量的,作为一个合格的位面掠杀团,每到达一个新的位面,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花时间测量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以确定自己的实力在当前位面的水平。

   这一次,掠杀团同样也是这么做的,夜枭让吕新元在网络上成立了一个新的杀手组织【夜枭】,从接单杀人开始估算这个世界的土著实力。

   他们从一开始的几万就被雇佣去杀一个最低级的异能者,到雇主用几十万雇佣他们杀稍微强些的异能者。

   到现在为止,他们接到的最大的一笔订单是杀一个s级异能者,对方花了五百万。

   结果是他们很轻松地就干掉了那个s级异能者。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当医生开了外挂锦衣玉令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最佳女婿快穿女配冷静点我有一座极品宗门重生之锦绣美人谋校花的贴身高手山村透视兵王在生存游戏做锦鲤
高维猎杀者 http://m.zzdxss.com/gaoweiliesha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