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嘴抹了蜜

+A -A

  他的掌心也很凉,覆盖在陶小七的身上,带得她都一阵哆嗦。

   “别动。”

   顾玄笙命令了一声,陶小七便不敢动了。

   可是那手掌的存在感也太强了些。

   她感觉到热流从他的掌心处交替传递到自己的身体里,在体内运窜,与那股沈累月给自己留下的掌气相冲,撞得她有些疼,也很不舒服。

   “嗯……”

   她忍不住呜咽了两声。

   体内像是有无数根尖锐的倒刺到处游走,痛得她身体开始颤抖,来源于胸口的这只手。

   她想避开,却怎么都躲不掉。

   喉咙的咸腥味此时隐隐要破喉而出,顾玄笙才将将松开手,陶小七忙趴在床边,呕出了一大口黑血。

   今天的失血量当真是庞大。

   幸好是修仙之人,陶小七竟还能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感到脸红。

   当然只是心里脸红,她此时的气血,已经不足以支撑她红脸了。

   她害怕被顾玄笙发现自己是女的。

   但是他的手那么心无旁骛得放在胸口,却似乎一点都没察觉……

   怎么感觉更害怕了?

   陶小七照过镜子,镜子里的人跟自己分明就是一张脸,她以为这就是自己。

   虽然紧紧得裹着胸襟,但也不至于都认不出来。

   她有那么……不像女孩子吗?

   原来的陶七,该不会是个太监吧?

   “妖丹放在何处?”

   陶小七指了指不远处的木篱柜,语气稍虚:“好像在里面。”

   顾玄笙取出妖丹,置于手中,陶小七不知他用了什么力,妖丹在他手中化成了小小的颗粒,又从颗粒变成了烟尘。

   他控制着烟尘到陶小七的口鼻前,陶小七都没有张嘴,那妖丹碎粒似乎就被吸进了体内。

   原来妖丹是这么用的?

   “好好休息。”

   顾玄笙手一扬,陶小七便昏睡了过去。

   她睡得极不踏实,虽然没有清醒过来,但她却能清晰得感觉到体内灵气乱窜,身体想动都动不了,十分难受。

   这一觉痛苦而漫长。

   她的眼里好像感受到外日夜光线的变化,可惜身体都躺累了,还是醒不过来。

   若是早知道顾玄笙给的治疗这么痛苦,刚开始就不让他治了。

   不过一死罢了,何至于自己得忍受这么长时间的折磨。

   她算是明白了,可能在顾玄笙眼里,人只要活着就好,哪管对方承受什么。

   跟父亲养崽似的。

   大梦一场,陶小七醒来的时候恍若隔世,连二师兄下巴都长了些许胡渣。

   他握住陶小七的手,眼眶微红:“小七,我以为你死了,一直在照看着你的遗体。”

   好家伙,小嘴抹了蜜。

   陶小七下意识得偷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着。

   还好,完整无缺。

   修仙世界检查伤口,不会随随便便脱人衣服。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我睡了多久?”

   “六天。”

   “六天?”陶小七有些惊讶。

   魔修的力量果然不是虚的,女主体内还只是一缕散在的魂魄,力量都没觉醒的情况下就已经让自己处于生命危险之中了。

   而且陶小七使用了妖丹,顾玄笙还给她运气调理,才让她捡回一条命。

   难以想像当初的魔修到底有多可怕。

   顾玄笙也不愧是当年的仙门第一,竟然把那么强大的魔修镇压了。

   然而最强的他如今却总是病怏怏的,让人唏嘘不已。

   宋尔辞忽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子,晃了晃,发出有些闷脆的碰撞声。

   他说:“小七,那块玉佩对小月师妹来说很重要,现在她输了,但是愿意倾尽身上的灵石换回那个玉佩,你看能不能……”

   六天之前的比试,陶小七都有些忘了,二人的约定之下,沈累月是被陶七逼迫拿玉佩做赌注的。

   在两人双双落下之后,沈累月被姜经年接住,她自觉这是作弊行为,默认输给了陶小七。

   这份作风正符合沈累月的正派。

   灵石是修仙世界的货币,陶七虽然是药皇宗出来的,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联系药皇宗,所以身上根本没钱。

   宋尔辞还以为陶小七不会接受,赶紧劝说道:“小七,虽然你不缺这点灵石,但这已经是小月师妹和我的全部身家了……”

   对于宋尔辞来说,能为沈累月做点事,大概也是他的乐趣。

   陶小七接过袋子:“谁说我不缺灵石了,还得多买点装备呢。”

   她隐约记得书里提过,顾玄笙门下弟子都没什么钱。

   顾玄笙常年生病,不怎么指导弟子,所以入门不收灵石,那些有实力入内门,却又没钱的,都只能归入顾玄笙的门下。

   其余长老收费都高得很,但凡有点钱的,砸锅卖铁都不会想进顾玄笙的门,毕竟他很少教别人,而且近十几年来,很少有人见过他的身影。

   他真正用心教导过的,只有最早入门的大师兄慕易,也是顾玄笙唯一的亲传。

   大师兄才是最有钱的人。

   陶七为了不让人察觉身份,也只好装了个穷人。

   但她出手那么阔绰,宋尔辞早就看出来她不是个缺钱的人了。

   陶小七点了点里面的灵石:“二师兄,这里的灵石不少啊,有七八十颗吧,你也挺有钱的,出了多少?”

   “两颗。”

   ……

   有没有他都不重要吧……

   陶小七将袋子递还给他:“沈累月参加完仙剑大会就要拜入掌门门下了,这些钱留着交学费吧。她的玉佩不用给我,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宋尔辞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小月要拜入掌门门下?万一成为我们的师妹呢?”

   原著是这么写的。

   但如果沈累月拜入顾玄笙门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

   女主都过来了,到时候和顾玄笙两人爱恨纠葛,情感纷争,你来我往,高.潮迭起……顾玄笙还不得直接成为男主?

   等他喜欢上沈累月,应该就不会舍得杀她了。

   陶小七若有所思,重新接过宋尔辞手里的袋子:“有道理,我觉得应该让她成为我们的师妹,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师兄,你要努力,让沈累月成为师尊收的第一个女弟子。”

   “嗯!”宋尔辞信誓旦旦道:“我一定多夸大师兄的好,虽然师尊不怎么教我们,但是大师兄会教啊!”

   傻孩子,你大师兄将来也是你情敌啊。

   陶小七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大师兄二师兄有了,那其余的师兄呢?

   原著里对其余的配角好像都没详尽写出。

   陶小七好奇道:“二师兄,你的其他师弟都死了吗?”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从红月开始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柯南里的捡尸人开局变终结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进击的导演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穿书:师尊他被迫病娇了 https://m.zzdxss.com/chuanshu_shizuntabeipobingjiao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