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血战截脉爪狼

+A -A

  白天要练习,陶小七便在晚上让宋尔辞带自己偷偷下山。

   穆杨镇在九仙山山脚下,得了修仙者的庇护,晚上也热闹非凡。

   但二人下山以后,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寂寥街道。

   整条街黑漆漆的,别说人影,鬼影都没见到,居民房里也是一片死寂,沉沉的气息压抑着周围的空气。

   一阵阴风刮过,陶小七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没了现代五光十色的发光物品,二人只能靠着黑夜里的月光踽踽前行。

   “二师兄,你确定这是没有宵禁,夜晚都人声鼎沸的穆杨镇?”

   “本来确定,你这么一问,我也不确定了。”

   他凭着记忆里的方向,拉着陶小七的手往铁匠铺走去。

   看到熟悉的地方,宋尔辞才确定下来,指着那黑秃秃的铁匠铺:“就是这里了。”

   夏日夜里凉风习习,铁匠铺喜欢夜晚打铁,今日委实奇怪了些,整条街没看到一个人,铁匠铺也没开门。

   宋尔辞茫然得看着铁匠铺,陶小七茫然得看着宋尔辞。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哭声,陶小七向着若隐若现的哭泣声望去,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宋尔辞静默了一会儿:“没有,你听到什么了?”

   陶小七又竖起耳朵:“女人的哭声……越来越近了……”她全身汗毛竖起:“你真的听不到?”

   这到底是修仙言情还是灵异小说?

   “好像听到了。”宋尔辞跟着看向同一个方向,却不着急弄清这越来越近的哭声,反而很有兴趣得看着她:“你听觉什么时候这么灵敏了?”

   陶小七一怔,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里,基本上修为越高听觉会越敏锐。

   她猜测道:“也许,是鬼凝毒蛛妖丹的作用?”

   那哭声越发接近,听着声音,倒像是一步一步走来的,走得还很慢。

   两人迎着哭声接近,在巷口处看到了个哭泣的中年妇女。

   她提着一个灯笼,照亮地面,一路在找着什么,头发凌乱不堪,哭泣声响彻耳膜,全然没有任何形象。

   陶小七心都快被哭碎了,问道:“大姐,您在找什么?”

   “我的儿子……”大姐边哭边指着地上的血迹:“那只妖兽吃了我的儿子……”

   又是一阵令人心悸的哭声。

   宋尔辞蹲在地上,勾起地上的东西往鼻口一闻:“是人血。”

   那灯笼带着的光照亮了一片区域,稀稀拉拉得落了几滴血。

   宋尔辞站起身,看向血迹指引的远处:“血迹还没干,应该拖走没多久,走。”

   陶小七都来不及抓住他,跟着他的脚步跑:“欸,你还没问清楚是什么妖兽……”

   在她的认知里,一个普通中年妇女,能够看到妖兽带带走自己的儿子,而自己却安然无恙的,有些不太寻常。

   宋尔辞嫌弃陶小七跑得慢,拉了她一把:“来不及了,不需要多问,想来穆杨镇晚上这么冷清,应当和妖兽有关。”

   好不容易才从蛛口脱险,转头又要被宋尔辞拉到另一个虎口。

   她又没有主角光环。

   宋尔辞一路追着血迹,陶小七在紧张情绪的催使下,黑暗之中竟也能看清楚血迹,那些新鲜的血迹旁,甚至还有一些已经干透的,像是放久了的血液一般。

   宋尔辞偶尔停下来看血迹方向的时候,还分析了句:“看来已经有不少人遇害了。”

   血液的浓稠度越来越高,想来那人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大。

   妖兽应该还没把人吃干净,有活着的希望。

   二人一路追到了镇外的小树林。

   两人看着林子不动了。

   倒不是因为林子跟绞幽林一样神秘,只是他们都清楚得看到了那只妖兽,口里叼着个奄奄一息的人,回过头,双目阴恻恻得盯着他们。

   宋尔辞惊呼:“是截脉爪狼!”

   截脉爪狼的体型不如鬼凝毒蛛那般恐怖,但就那等人的身高还是狠狠得抽着陶小七的心。

   “小七,快跑!”

   宋尔辞一掌将陶小七拍走,自己拔剑朝着截脉爪狼冲去。

   他看出了截脉爪狼口中的人还有气息,想救下那个人。

   对付截脉爪狼,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一旦失误,引来几十只同伴,他们谁都跑不了。

   宋尔辞终究是顾玄笙门下的,救人的时候从不犹豫,有风险的时候,宁愿自己搭进去,也要尽量让更多的人留下来。

   他一剑刺向截脉爪狼,截脉爪狼却灵活得往上一跃,跃过了他的身子。

   不会是朝着陶小七去的吧?

   宋尔辞立马回过头:“小七!别管我,快……”

   跑字还没说出口,陶小七就已经毫不犹豫得往镇上跑,只留了个背影给宋尔辞。

   宋尔辞:……

   倒也不用这么干脆……

   陶小七本着没能力绝不拖后腿的原则,趁着两方打斗的时候,躲到了一旁的视觉盲区,偷偷观察着截脉爪狼的动静。

   狼的嗅觉远超一般人,所以陶小七还还将旁边篮子里的烂菜堆倒在自己身上,来掩盖住身上的气味。

   那它的弱点会在鼻子上吗?

   陶小七探出半个脑袋,看到打斗中的截脉爪狼,鼻子上并没有黑色泡泡,反倒是尾巴上隐隐冒出了一些。

   她看得不太真切,因为宋尔辞身上冒出了太多,她有点分不清是截脉爪狼身上的,还是宋尔辞身上的。

   宋尔辞修为是什么境界的,陶小七不太记得了,只单纯看着他同截脉爪狼你来我往,谁也没占到便宜,倒是那个被叼走的人躺在地上,偶尔会抽动两下,以此来表示他还活着。

   “二师兄,攻它鼻子和耳朵!”

   陶小七确认了位置,也不顾自己的暴露,喊叫着提醒宋尔辞。

   宋尔辞看不出来这是截脉爪狼的弱点。

   他将剑指向截脉爪狼的身体上。

   陶小七有些着急:“它靠嗅觉和听觉,你从背后没办法突袭。必须要破坏它的耳朵和鼻子,才有机会斩断它的尾巴!”

   在截脉爪狼要回头躲过的时候,宋尔辞脚提一根地上的竹子,趁着截脉爪狼集中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将竹子踢向了截脉爪狼的鼻子,直接冲着它的鼻孔扎了进去。

   “嗷呜~~~”

   截脉爪狼凄厉的叫声充斥着整片森林。

   宋尔辞暗道不好,提起剑来,在截脉爪狼缓和疼痛的时候,一把穿进了它的喉咙,鲜红的血从它的口中喷出。

   陶小七着急提醒:“尾巴尾巴!”

   扎进喉咙显然不能一击致命,还会激怒截脉爪狼让它疯狂暴走。

   这会儿暴走的截脉爪狼速度果然快了很多,挥舞起爪子根本不讲章法,一种不弄死宋尔辞就不罢休的气势。

   “嗤拉”一声,截脉爪狼一爪子划到了宋尔辞的肩上,瞬间留了个触目惊心的抓痕。

   “二师兄!”

   陶小七连忙跑出去,抱起倒在地上的宋尔辞一起翻了个滚,躲过了截脉爪狼的爪子攻击。

   她匆忙问道:“二师兄,你还能行吗?”

   宋尔辞点点头:“可以,我先拖住,你有时间可以跑……”

   陶小七打断他的话:“你拖住正面,我找机会。”

   她七没给宋尔辞一个拒绝的机会,拔出剑就冲了上去。

   “小七!”

   她只是在白天的时候稍微练了会儿剑法,因为不适合,还不怎么发力,哪里懂怎么提剑,所以跟截脉爪狼一样,毫无章法。

   只是她一动,截脉爪狼似乎就料到她要攻击自己的背后,空出一只爪子朝着她挥去。

   宋尔辞撑着身子,拔剑出鞘,和截脉爪狼周旋。

   他才是刺穿截脉爪狼喉咙的罪魁祸首,所以截脉爪狼盯着的人一直是他。

   愤怒让它失去理智,回头攻击宋尔辞。

   陶小七有了杀鬼凝毒蛛的经验,对付截脉爪狼虽还有点恐惧,但此时却不敢有半分犹豫,提着手头的剑,冲着狼尾用力一挥,一把将它的尾巴砍断。

   血溅了她一身。

   陶小七整个身子都麻了。

   为什么妖兽的血味道都那么难闻,还难闻得各有不同。

   截脉爪狼瘫在了地上,痛苦得发出死前的悲鸣。

   也不知算幸运还是不幸,它的身体里渐渐浮出了一颗妖丹,飞到了陶小七的手里。

   陶小七没时间庆幸,收起妖丹,转而去查看那个被叼走的人。

   现代社会她还没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

   那人被咬得浑身是伤口,肚子更是已经被狼齿扎穿,血液混着肚子里的肠液流出,而这人手指还在冻着,陶小七转身就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宋尔辞却见怪不怪,扶起这个几乎没气的人,喝道:“快走!”

   陶小七抹了把嘴角,要紧牙关一起扶着那人。

   宋尔辞此时受了伤,没办法御剑,二人只能走回去。

   但没走两步,忽然被一双双盈亮的眼睛堵住。

   黑夜里最显眼的就是截脉爪狼发光的眼睛,狼群出没不至于神出鬼没,但每次几乎都是先见其眼,然后才能看清它们的身体。

   面前是八只体型不一的截脉爪狼。

   两人背对背靠近。

   陶小七又看了眼后面……

   好家伙,根本数不清多少只。

   她的腿开始打颤:“二师兄,有没有可能现在让我学会御剑,一起飞走呢?”

   斗一只都让两人元气大伤,此时这数不清的狼群,他们如何能对付?

   加速死亡罢了。

   宋尔辞沉默。

   他说:“小七,趁着现在还有时间……”

   陶小七生出了希望:“有时间逃跑吗?”

   宋尔辞接着说道:“在你的衣服上,用血写一点遗言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我就是神!稳住别浪剑来四合院之好好活着灵境行者开局装成造物主影视猎魔人穿越后被迫登基神诡大明
穿书:师尊他被迫病娇了 https://m.zzdxss.com/chuanshu_shizuntabeipobingjiao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