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第二十三章:棒棒哒!

+A -A

  张克勤脸色一变!

   老天爷啊,你一定是在逗我,对吧?

   我废了这么大劲儿,找来两位省级专家,你竟然让那个小大夫给做了!

   我……我TM图啥了……

   张克勤抱着那么一丝丝侥幸心理,希望这陈沧是另外一个陈沧,或者是请来的某个医院的专家,小心问道:“是不是那个小伙子?高高的,白白净净的那个?”

   安彦军点了点头。

   完liao!

   张克勤要心的新都有了。

   秦孝渊的脸也是一下子就黑了,这事儿闹得。

   安彦军赶紧解释道:“秦院您别急,这个陈沧水平不错,基础功夫和扎实,我见过的。”

   秦院摇头,直接问道:“在那个手术室,带我们过去。”

   安彦军咳咳一声,用微乎其微的语气和声音说道:“不在手术室,在处置室!”

   安彦军内心疯了,这小子啊,老陈你赶紧来管管,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这次的事情可是要闹大了啊!

   果然,安彦军的这一句话,彻底让周围安静下来。

   别说是掉根针了,这里要是有张纸,安彦军感觉自己都能画出自己的心电图来!

   安静!

   窒息!

   这时候,秦院长忽然低沉说道:“胡闹!这么大的手术处置室就做了,这就是你们急诊的态度?”

   安彦军叹了口气,想到陈沧那小子的确也还不错,于是帮着解释了一句:“院长,急诊室手术室本来就有限,肌腱缝合这种处置,一般都是在处置室进行的。”

   张克勤顿时心碎了!

   我的吴刚啊!

   你说说你,没有被劫匪打死,反而要折煞在这小大夫手里了。

   老夫……

   刘思齐咳咳一声,打破了尴尬:“走了,咱们现在过去,看看能不能来得及。”

   谭中林点头,但是心里说了一句话:肌腱二次损伤,粘连的概率会更大啊。

   护士长也看见秦院长了,连忙跟了过来:“秦院长,您怎么来了。”

   秦孝渊:“嗯,来看个病人。”

   安彦军问道:“陈沧在哪个处置室?”

   田兰香:“三号家,进去一个小时了,快出来了吧。”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心都一沉。

   完了(liao)!

   推门进入之后,陈沧正在缝合皮肤,已经接近尾声了。

   秦悦扭头,看见如此之多的人,也是傻眼了:“安主任……秦院长?你们怎么都来了。”

   安彦军毕竟是本科室大夫,连忙问道:“患者怎么样了?”

   陈沧微微一笑,打好最后一个结:“好了,完工!”

   周围众人一听,顿时跟了进来、

   吴刚抬头一看,笑了笑:“队长,我没事儿。”

   张克勤瞪了吴刚一眼:“没事儿?你说没事儿就没事儿啊!”

   安彦军拉着陈沧,到了角落之后小声说道:“小子,你闯祸了,你知道这是谁吗?瞎做!净逞能!”

   陈沧一愣:“我知道,警察。”

   安彦军一拍额头,小声说道:“不是这个意思,人家现在敏感,你也敢拿来上手,你不知道肌腱缝合后遗症那么多,这些事儿净往自己身上揽,你是不是有病!”

   陈沧微微一笑:“手术挺成功的。”

   麻醉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陈沧转身,对着吴刚说道:“你稍微活动一下手指,感受一下。”

   吴刚点头,抬起手,稍微活动一番:“咿?真的哎!好多了,我手能动了!”

   “哈哈,队长,我手没坏,还能打枪!……”

   陈沧摇头:“你这段时间得休息,不要乱动,3周开始轻度活动关节,6周后即可正常功能锻炼。过早活动可造成肌腱断面分离或断裂,过晚活动易发生粘连。”

   吴刚点头:“谢谢你,陈大夫!”

   随后,陈沧帮吴刚固定肢体,让手腕保持于肌腱松弛的位置,说道:“2周后来拆皮肤缝线,6周后抽出钢丝。”

   张克勤紧张的看着吴刚:“你真没事儿?”

   吴刚点头:“真没事儿!”

   其他几位大佬错愕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陈沧也洗了洗手:“秦院长您好。”

   安彦军连忙介绍到:“小陈,这意味是省人民医院手外科主任谭中林,这位是外科大主任,省人民副院长刘思齐。”

   陈沧虽然没打过交道,但是参加过年会啊,这两位可是年会期间站在主席台上发言的人!

   连忙问好:“刘院长您好,久仰大名,我读过您的论文,还有谭主任您对于肌腱缝合的见解我叹为观止!很荣幸见到二位。”

   【叮!秦孝渊好感度-5】

   【叮!张克勤好感度-10】

   【叮!刘思齐好感度-5】

   【叮!谭中林好感度-5】

   陈沧傻眼了!

   我尼玛……

   马屁拍到马蛋上了?

   那不是更爽吗?

   我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一连串的好感度降低。

   秦孝渊走上前来:“陈大夫,你为什么擅自做主要做吴刚的手术。”

   陈沧一愣,原来是这回事儿。

   陈沧觉得自己没错的。

   “患者当时手部血供越来越差,肌腱缝合拖延时间太久并不利于手部的恢复,而且长时间失去血液供应,无疑会增加手部神经的恢复,当时我看患者情况需要手术,作为值班医生,告知患者情况之后,患者同意手术,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我就进行了手术!”

   秦悦一愣,哇塞,钢铁直男不畏强权啊?

   这一连串话说的有条有理有理有据让秦院长一时语塞!

   秦悦内心:陈沧牛逼!

   秦孝渊深吸一口气,你妹,你跟我讲规矩!

   “患者情况评估之后,难度系数很高,你难道没想到这一点吗?假如失败了怎么办?”

   陈沧:“手术存在风险性和局限性,正常行为。”

   秦孝渊一愣,握草,你想不想干了,冷静,冷静,再深呼吸一口气,张开要说话。

   陈沧看秦孝渊还要狡辩,顿时又是一句话脱口而出:“我知道,我应该和家属进行沟通的,可是患者执意要做,我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不能拒绝患者的治疗,而且……我对于手术有绝对的把握!”

   场面一度凝滞!

   秦悦小舔狗:陈沧牛逼!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心生悲凉。

   秦悦看着眼皮直跳的秦院长,当机立断说道:“对!手术很成功,大家可以看手术录像,我们处置室是有录像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快穿女配冷静点城姬三国怪物被杀就会死大道纪黑石密码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最佳女婿在生存游戏做锦鲤天启预报山村透视兵王
当医生开了外挂 http://m.zzdxss.com/dangyishengkailiaowaig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