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第二十五章:喜怒无常

+A -A

  良久……

   良久!

   反反复复看了三四遍的谭中林终于如同看完一部经典电影一样,满满的全是满足,太过瘾了!

   欲犹未尽!

   每一个外科大夫家里都有一个超大内存的移动硬盘,里面保存着各种经典的视频影像资料。

   这些都是宝贵的资源。

   回到家里,没人的时候,都要拿出来看几遍过过瘾!

   陈沧也有一个硬盘,但是……算了,这个不说也罢。

   …………

   最后,谭中林转过身来,看着张克勤,忍不住说道:“张队长,这吴刚真的是遇到了贵人啊!”

   张克勤连忙点头:“是啊,这次还得多亏刘院长和谭主任帮忙,要不然啊,真的是不堪设想。”

   谭中林和刘思齐相视一笑:“呵呵,你这就错了,吴刚的贵人可不是我,而是这个小大夫,陈沧!”

   这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蒙了。

   “什么?!”

   秦孝渊也是愣了愣。

   谭中林指着录像说道:“这次手术是一次堪称教科书式的破损性肌腱缝合,这位小陈大夫,他对于肌腱缝合的领悟度极高,虽然经验不是很足,但是天赋极强,他每一次缝合选取的落脚点和缝合点都是精心策划好的,这样一来,患者肌腱的吻合度十分好……我敢保证,这吴刚的手,十有八九是可以恢复如初的!”

   “而且,你看看他对皮肤的整理缝合,你不觉得这是一门艺术吗?你看看着缝合的认真程度和精度,他甚至是把皮肤缝合当做艺术,而不是普通的缝合,这是对比照片,你完全可以看看!”

   张克勤看了看前后手腕情况对比,顿时傻眼了。

   真的是缝合的很好!

   做刑警的经常有一些外伤,缝合更是经常遇见的事情。

   所以,对于肌腱缝合不了解,可是对于皮肤缝合见多了。

   这缝合真的很不错!

   谭中林说道:“毫不夸张的说,整个省人民医院,皮肤缝合比这个陈大夫缝的好看的,我找不到三个人。”

   刘思齐点了点头:“的确如此!我自愧不如,虽然外科做了这么多年,但是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去进行皮肤缝合,因为……太基础了。”

   “而陈沧这个小大夫,基础功扎实的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当然,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天赋!他能寻找到最佳的缝合点和缝合方法,这是一个人才啊!”

   说完之后,刘思齐羡慕的看着秦孝渊:“秦院长真是会挑选人才啊,这小大夫外科天赋很不错,有大家潜质啊!稍加培养,可能就是一个人才。”

   张克勤傻眼了!

   什么???

   秦孝渊也是愣住了!

   我都做好批评他的准备了,你们跟我说这个???

   不过,被人省人民医院的院长主任夸赞,作为院长,他的应急应变能力是经得起任何考验的,而且……被人夸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

   笑呵呵的说到:

   “哎,我平时也忙,对于外科不太了解,我都不了解陈大夫这个人。”

   安彦军点了点头:“小陈大夫是前两年急诊科招的临时工,并没有医院合同,所以院长没见过也正常,但是小陈大夫这个基础功还是很扎实的,也吃苦耐劳,是个做事儿的人。”

   谭中林此时对于陈沧更加好奇了,原来是个临时工?

   想到这里,谭中林看了一眼老同学刘思齐,随口说道:“临时工?嗯,临时工好啊!年轻人就得多锻炼!”

   刘思齐顿时明白了过来什么意思!

   “对,我也觉得临时工不错,就得多打磨!”

   “走吧,咱们去感谢感谢这个小大夫吧。”

   …………

   …………

   此时陈沧正在处理病人,一个外伤患者,陈沧在缝合皮肤,此时一行人正好进来,顿时看见陈沧在缝合皮肤,但是这手法……似乎很不一样啊。

   一下子,所有人都忍不住驻足观望起来。

   这样一种亲临现场的观摩缝合,还是和在影像里看到的略有不同。

   看到陈沧的缝合,众人感慨不一……

   张克勤:哇,好美!

   秦孝渊:咿?挺熟练的。

   安彦军皱眉若有所思。

   刘思齐拿出手机赶紧录像……

   而谭中林竟然感觉自己艺术细胞澎湃,这一刻想要唱歌!

   而且……脑海中一首医疗版青花瓷出现在脑海之中(原创啊,咳咳,划重点)!

   针尖勾勒着皮肤,缝合线起伏。(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龙转淡)

   原本撕裂的局部,竟完好如初。(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淡淡酒精透过瓶,让我心宁静。(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

   这竟然唤醒了我内心深处久违的艺术细胞?

   谭中林感慨不已,看陈沧的眼神都变了。

   刘思齐也是眼里火热热的。

   省人民医院现在就缺这种新生代力量啊。

   谭中林对着刘思齐挑了挑眼:这人才,我们必须得要啊!

   刘思齐深邃的点了点头,眨了三下眼,挑了挑眼皮:对,这是个人才!

   谭中林眼神一瞟:他现在还是临时工,一会儿我们就说来了省人民给编制。

   刘思齐左眼皮跳跳:没问题!

   两人是老搭档了,从医学院毕业之后,一同来到省人民,一干就是几十年,同台手术几千台,早就对彼此了如指掌,一个眼神就能意会出彼此的意思。

   秦孝渊看着两人挤眉弄眼,顿时愣了一下。

   难道外科医生都是这样奇怪?

   忍不住叹了口气,有机会得和他们聊聊这个事儿,不能因为工作耽误病情啊。

   不过……

   陈沧此时缝合完毕,起身看见众人进来了。

   起身笑着问好:“秦院长好,刘院长、谭主任您们好。”

   众人一听,顿时笑眯眯的回答道:

   秦孝渊:“好!”

   刘思齐:“好哈!”

   谭中林:“好好好!”

   张克勤:“好好好好!”

   陈沧:……

   秦悦小奶狗:白眼+舔狗……

   【叮!秦孝渊好感度+20!】

   【叮!张克勤好感度+20!】

   【叮!刘思齐好感度+20!】

   【叮!谭中林好感度+20!】

   陈沧:WTF?

   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沧一脸不解。

   忽然响起父母告诉自己的一句话:陈沧啊,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那些大人物啊,喜怒无常,你可得操点心。

   陈沧原来对喜怒无常这个词语不太了解,但是现在终于清晰的明白了什么意思。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当医生开了外挂 http://m.zzdxss.com/dangyishengkailiaowaig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