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第二十七章:一滴x十滴血

+A -A

  又是急诊的夜班。

   陈沧感觉夜班就跟抽奖一样,运气好,抽个上上签,国泰民安家和万事兴,一晚上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甚至睡个觉。

   运气不好!

   哎……

   一大群人有血光之灾,忙活一晚上。

   陈沧刚刚念头落下,就听见门诊大厅传来一阵沸沸扬扬的吵闹声。

   出事儿了!

   陈沧赶紧往外走去,刚刚出去就铺面而来一阵酒气。

   我靠,你们喝的是医用酒精吧?

   这么大味儿!

   未见其人,先闻其味!

   拐角一看,陈沧忍不住退后一步半。

   因为……

   他看见一群彪形大汉站在大厅呢,一个个气势汹汹,身上沐浴着的鲜血,更是添加了几分霸气,那血迹已经浸透了衣服,可是这些人脸上却看不见痛苦!

   但是……

   他看见二十多人分成两拨,一个个光膀子的大汉在哪儿破口大骂!

   左边骂一句:“你个孬货!”

   右边回一句:“你个怂X!”

   左边大汉:“你看看你身上纹的什么玩意儿?那他娘的是老虎?我看像猫!”

   右边壮汉:“我靠,你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十元店门口的那小子纹的,那龙?跟虫似的!”

   两拨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光是不说话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震慑力!

   可是……

   一说话,这种感觉荡然无存呢?

   而且……

   陈沧竟然看出了喜感。

   感觉像是影帝去学了说相声然后去拍电影了。

   镜头感十足,语言天赋也不错!

   左边为首的是个光头大汉,高大威猛,虽然没有腱子肉,但是看上去就很壮实,皮肤黝黑黝黑,左边胳膊上纹着一条龙,只是龙头被人划拉一道,正往外冒血呢,拿着衣服不断地擦血,白色的褂子成了红色,可是最惹眼的却不是这些,而是那脖子上的金……链子,说他是链子有些过分,太粗了,陈沧觉得有老拇指那么粗。

   这得有几斤重呢吧!

   而右边的更夸张,手上戴着七八个金戒指,脖子上含蓄点,是一块玉,但是很大,很大一块,关键这玉雕刻的不是观音不是佛,而是关二爷!

   啧啧啧,有钱人的品味真是……

   真是枯燥啊!

   男子的胸前也被拉了一道口子,前面的老虎硬生生只能看见一个虎头还比较威猛。

   这左边老大骂一句,身后小弟附和一句。

   右边老大也是如此,不遑多让。

   远远看去,这两组人还挺默契。

   两边骂的很开心,也很欢快。

   几个局促不安的小护士刚才紧张不安的情绪也淡化了很多。

   陈沧估计,要是不拦着,估计能互怼一晚上。

   “好了,这个……诸位大哥,这里是医院,很多人都在休息,而且你们身上这么多血,还是先包扎一下吧,毕竟……血挺珍贵的!”

   左边大汉恨不得一眼瞪死陈沧:“我像缺钱的人吗?你们赶紧准备,我们十个兄弟,一人一袋,全血!什么血浆、红细胞、白细胞全要!”

   陈沧发现,这几个专业名词从大汉嘴里说出来,是故意为了增加文化色彩,显得我很牛逼。

   果不其然,龙头大哥挑衅似的看了一眼虎头纹身大佬。

   右边大佬也是虎目圆瞪,瞪了回去:“看不起人是吧?血贵吗?我们一人一斤,先喝着!”

   左边:“土鳖啊,血是输呢!”

   右边:“山炮啊,我口渴,想喝不行啊?”

   陈沧:……

   你妹,这都一群什么玩意儿。

   不行!

   不能和醉汉讲道理。

   陈沧咳咳一声:“不是贵,是重要,你们现在缺血了,医院储备的可不多,回去还得自己养。而且这么出血下去,有点危险的,失血过多……”

   这时候,一个小弟忽然跟左边龙头老大说道:“老大,古话说:一滴精十滴血,这一斤血就是一两精啊!您一炮才几克,你想想,流着么多血,还不如去……血这么没了多亏啊?……”

   两个老大顿时如梦惊醒!

   我曹,陈沧无语了,这个解释,绝了!

   惊为天人的赶脚!

   为什么我都快要被说服的想要输点血呢?

   “大夫!先给我止血缝合!我给……给你钱。”那龙头大汉似乎被刚才小弟的理论给吓到了。

   陈沧也是愣了愣,跟这群人,自己的理论似乎是行不通的。

   只有他们的理论才是好用的。

   陈沧无奈的叹了口气:“先去挂个急诊号。”

   那刚才小弟很机灵,起身就去挂号去了,而对面关二爷挂在胸前的壮汉似乎也是被这“精血理论”给唬住了,感觉很有道理!

   失望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弟们,似乎是对他们的不成才感到沮丧和丢人。

   不过想到自己这么大的损害,还是脸色一变,也是跟着凑了上来:“大夫,我的伤口深,先给我缝吧!”

   陈沧看了看男子的情况:“去急诊口挂个号,用身份证啊,不着急,一个一个来。系统需要录入你们信息。”

   然后看着其他人:“你们也是,一个人一个号,都流血了,都来清理一下,别感染了。”

   龙头男看着虎头哥:“啧啧,看到没?这叫人才的储备和素养,效率就是高!”

   说完挑衅似的进了处置室。

   到门口的时候,还没忘记回头挑衅一下:“你啊,啥事都得在我身后!”

   龙头男顿时恼了:“哼!我是看不上这个小大夫,这小大夫会缝个屁,到时候把你的龙头缝成一个虫,你那个龙眼也给你缝住,我去省人民啊,哪儿肯定是专家!”

   “兄弟们,走!虎哥带你们去省人民去。”

   “就是!跟着虎哥找专家。”

   刚刚进去的龙头男忽然驻足!

   因为他觉得虎头男说的很有道理,起身就要追出去:“兄弟们,咱们也去找专家,不能输阵啊,万一我这龙头被纹坏了,这他娘的就亏大了,我花了几万块钱纹的……”

   陈沧刚刚拆开清创缝合包,忽然听见这句话,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陈沧忽然看见龙头哥头上忽然凝聚起来一个问号。

   ps:吾日三省吾身:阅读呼?投票呼?打赏呼?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当医生开了外挂 http://m.zzdxss.com/dangyishengkailiaowaig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