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 第三十八章:我们找陈大夫

+A -A

  陈沧刚刚走出手术室,进入电梯,忽然听见两声提示音响起。

   【叮!安彦军好感度-1!】

   【叮!王谦好感度-1!】

   陈沧顿时一愣!

   我靠?

   什么个情况?

   这师徒二人琢磨我干什么?

   难道……争风吃醋?

   陈沧想到了这个可能。。

   一时间,他脑海里自动脑补出了一段为了争夺我的所有权……恩怨情仇,师徒反目……后来发现什么儿女情长,都是阻碍医学进步的绊脚石,最终对我因爱生恨,然后师徒两人化干戈为玉帛,重归于好的故事。

   哎……

   这一段文字说不定能水几万字呢,大纲就这么被我说出来了。

   我他娘的真是个人才,顶级那种。

   哼着小曲,陈沧下了电梯。

   …………

   …………

   而此时,急诊科大厅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急诊大厅内一群人坐在地上,没错,就是坐在大厅里,也不闹事儿,反正就是坐在那里,席地而坐,也不嫌屁股凉。

   这群人五大三粗,都是三四十岁龙精虎猛的青壮年,就这么光着膀子坐在地上,身上的纹身倒是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纹的什么玩意儿。

   这群人要是换上一身囚服,绝对像拍电视:越狱,毕竟一个个长得都不老实。

   田香兰作为护士长,自然是不能放纵他们这么用裤子拖地啊?

   要不然清洁工的工资不是白掏了吗?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影响不好,毕竟这里是医院,医患关系现在这么敏感,很容易成为新闻和话题的。

   想到这里,田香兰赶紧起身出去:“你们好,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还有坐在地上多累啊?这个我们这边有椅子,到椅子上坐会儿吧,这地上凉。”

   为首的男子胸前纹着一头半个脑袋的老虎,胸前带着一个大玉关公,问道:“我们看不见陈大夫我们就不起来!”

   田香兰无奈的说到:“陈大夫手术去了,真的!”

   男子摇头:“我们不信,你们大夫都是用手术来打掩护!”

   田香兰一愣,这你都知道?

   “陈大夫真的去手术了,你们这坐在地上像个啥啊?”

   男子没说话,身后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抬头:“我们就在地上坐会儿,应该不违背医院的规章制度吧?也不会影响公共道德秩序吧?更不会违背法律法规吧?”

   田香兰一阵语塞:“不是,这不像样子!”

   赵虎秋抬头:“陈大夫来了我们就起来!今天不来我们就坐一天,兄弟们吃啥,我定外卖?吃火锅行不?”

   田香兰感觉头上飞过一群草泥鸦(老手百科,草拟鸦:哺乳动物,草泥马和乌鸦的杂交产物,食草生物,外形似草泥马却带着乌鸦翅膀和嘴巴,生性纠结,喜欢恶心人……我编的,别查,查也查不出来。)

   田香兰问道:“你们找陈大夫干啥?”

   赵虎秋拍了拍胸前的伤口:“你说干啥!”

   身后的小弟学着老大,一拍胸脯:“你说干啥!”

   田香兰忍不住拿起手机准备报警,这老陈平时看起来也不像这样的人啊?

   怎么一个人打了这么多?

   老陈竟然这么威猛?

   想到这里,田香兰就要拿起手机准备打110……

   赵虎秋继续说道:“当然是缝合了,陈大夫缝合缝的好,我们今天专门慕名而来的,还带了礼物呢。”

   说着,老陈把一旁的一个箱子拿出来拍了拍。

   田香兰一听是看病的,顿时把心放到肚子里,来看病就行。

   急诊比较乱,经常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来,所以急诊配备有好几个保安。

   可是……这些保安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嘴,毕竟人家也没闹事儿。

   而且!

   就是人家真的闹事儿了,我也打不过啊?

   我肯定第一件做的事儿就是报警。

   58岁的保安大叔秦泰山叹了口气,看着这群大汉,捏了捏手里的诺基亚,屏幕上写着110三个数字,拨号键终于没有按下去。

   现在医患关系太过紧张,保安主要以维持秩序为主,你让人家保护你安全肯定也不可能的。

   毕竟人家挣得是保安的钱,不能让人家做保镖的活啊。

   田香兰连忙打电话联系陈炳生:“老陈,下手术了没?赶紧过来一趟,一群人在大厅等你呢。”

   陈炳生挂了电话,脑海里浮现的“一大群”是怎么回事?

   着着急急的到了大厅以后,田香兰赶紧迎来过去:“老陈,一群社会人在大厅等你呢,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我看那些不像是什么好人啊!”

   陈炳生皱眉:“没有啊?我都好几年没惹人了吧?”

   田香兰也是纳闷:“对啊?可是他们指名道姓的说要找陈大夫!”

   陈炳生说道:“走吧,出去看看。”

   田香兰跟着就朝着大厅走去。

   出去以后,田香兰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好,陈大夫来了!大家赶紧起来吧。”

   众莽夫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转身抬眼望来,却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走来。

   赵虎秋顿时皱眉:“我们找的是陈大夫!”

   田香兰认真点头:“对啊,这就是我们的急诊科的陈大夫!”

   赵虎秋摇头:“不是他!”

   田香兰肯定的说到:“我是急诊的护士长,我证明,我们科就这一个陈大夫!”

   陈炳生点头!

   “没错,我就是陈炳生,陈大夫!”

   这时候,下面议论纷纷起来!

   “老大,不对啊?咱们上次就是来的二院啊!我清楚的记得!”

   “你记得个屁,上次喝了那么多你能记得啊!”

   赵虎秋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点开一个备注为“小蛇”的人的朋友圈。

   往下拉了一下,顿时看到了:

   “蒙娜丽莎的龙——陈大师的作品!”

   他仔细看看看张大龙身后床单上的标记:省二院没错了!

   常丽娜这时候小声对着田香兰说道:“护士长,他们找的可能是小陈大夫!”

   田香兰一愣:“小陈?”

   常丽娜点头!

   田香兰摇头:“不会吧?”

   赵虎秋起身说道:“我们找的那个比较年轻,长的比这个高,比这个帅,头发也比这个多一点。”

   陈炳生顿时一愣!

   他知道是睡了!

   但是……他对这个对自己的描述很不满意!

   可是,看见这群大汉,陈炳生无可奈何,可是想了想陈沧,他狞笑一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当医生开了外挂 http://m.zzdxss.com/dangyishengkailiaowaig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