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峰外传:第十三章 蓝色海猴

+A -A

  看着聚合体手心中的十几名特种兵,我嘴角一勾,缕缕火焰在指尖跳跃。

   “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我沉声问到,冰冷的杀意弥漫在每一个字节中,森冷,冰凉。

   特种兵出身的他们,炯炯目光一同注视远方天际,一言不发。

   李逸晨抬起脚,一边踢那些特种兵,一边说着:“我让你不说,不说老子弄就死你。”

   即使嘴角已经渗出丝丝血迹,那些特种兵眉头都未曾皱一下,眼中的那种坚韧,着实令人佩服。

   我摆手让李逸晨停手,他看了我一眼,很不情愿地停了下来,静静地站到一边看风景去了。

   我也不想废话,用烈火烤总该有用。心神流转间,十几道金色火从指尖喷涌而出,掠向那些特种兵。

   火焰瞬间弥漫特种兵的身体,顿时一股烤肉味就弥漫在天地之间。

   李逸晨回过头看了一眼,眼中顿时充满了恐惧,捂着眼将头扭了过去。

   “说!”我冰冷地再次问到。但依旧无人回答,但下一瞬间我才发现那些特种兵已经全部咬舌自尽。

   我无奈摇了摇头,冷漠地扫视了他们一眼,就站到李逸晨身旁,和他一起俯视茫茫海域。

   海风习习,带来一阵清爽。一头雪白长发随风而动,衣袂飘飘……

   骷髅缓步向我们走来,用枯指指着海水,示意我们跟他走。

   和李逸晨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共识,便对着骷髅点了点头。

   枯骨眼中露出些许喜意,大手一挥,海水向两边分开,一个海水构筑的台阶便出现在了眼前。

   一望无际的台阶,似乎深入海洋最深处。

   聚合体弯腰将我和李逸晨放到入口边上。它便在瞬间散体,化作一只只人体大小的海鸟人纷纷沉入海底。

   迈开步子,踏上海水台阶,缓缓地深入海底。

   透过透明的蓝色海水屏障,台阶之外茂盛的珊瑚礁里无数的鱼类追逐打闹,嬉戏觅食。

   当我们下到海平面下二十米,海面自动闭合,四周顿时暗淡了下来。

   “黑乎乎地,怎么让人走啊!”李逸晨皱了皱眉头,不满地抱怨了一下。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他是因为看不到四周奇异风景方才抱怨,不想让他扫兴。心神流转,火焰瞬间弥漫,四周顿时充斥着苍白光芒。一切又变得无比明了。

   但不久之后我便发现,四周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光芒……随着深入星点越多。

   我熄灭了手上的火焰,台阶通道内顿时黑暗下来。但海水屏障外却泛起了点点光芒,一闪一闪地,犹如点缀于海水里的星辰。

   我和李逸晨惊奇地看着海水屏障外朦胧的海底珊瑚礁……陷入了一种奇幻异景之中。

   借着微弱光芒,可见身体呈蓝色,背上鱼鳍是黄色的鱼群在珊瑚之中来回穿梭。

   一群群银白色的小鱼,在海水里翻涌前进,时而前进,时而倒退,在海水里激起漩涡。

   蓝色海水里,各色鱼群来回穿梭,追逐,悠然自得。

   海水中的光芒随着深入而变得明亮。

   仔细看去,那些光芒是由一种鱼类发出,它们的身体很小,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

   “这是光头鱼呀,怎么会这么多?”看着斑斑点点,宛如镶嵌在蓝天的宝石一般的光芒,李逸晨拍了我一下,惊奇地大叫。

   我点了点头,懒得回答他的后一个问题。

   我低着头继续前进,自从进入海底,一种归家的感觉便在我的心头涌现……让我欣喜却也不安。

   “卧槽……这是什么节奏?”走了不知多久,李逸晨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肩头,使劲地捏着,眼中闪动着灵光,爆了一句粗口。

   抬头看去,我也被深深震撼。超出所有想象的华丽殿宇耸立在眼前。

   紧闭的大门,似乎没有缝隙,完美无缺。一种厚重的历史感从其上弥漫而出。

   巨大的宫殿,横亘眼前,一种面对浩茫天地都未曾有过的渺小感在心中升起。

   面对宫殿,我和李逸晨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是讶异。

   一步一步向前,目光从未从宫殿上移开过,似乎有极强的吸引力,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通往宫殿的道路铺满五光十色的玛瑙,在光头鱼的光芒照耀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华光。

   路旁,林立着青铜古树,许多树枝上长满海草,珊瑚,斑斑点点的铜锈遍布青铜枝丫。一些青铜枝干上,覆盖着白色颗粒的鱼卵,在微弱光芒下,反射着微光。

   青铜枝头悬挂着发着柔和光芒的夜明珠,或许是年代久远,本该明亮光洁的夜明珠已然暗淡无光,表面凹凸不平。

   海水屏障之外的世界,充满生机。无数的鱼类在青铜古树林间来回游动。

   前进不久“怎么这么多的青铜棺材?”李逸晨指着海水屏障外的遍地青铜棺椁,大声惊呼,他的声音在海水通道里回荡了很久才消散。

   驻足凝视着满地大小不一,摆放整齐的青铜棺椁,我心中涌现无数念头。

   “我也不知道,你去问那些尸体吧!”我摇了摇头,无心于这些棺材,淡淡地回了一句,就继续向着似乎近在咫尺,却相隔甚远的宫殿走去。

   “去就去。”一句无心的话,李逸晨竟然当了真,我还没来得及转身劝止,他就深吸一口气,憋在了肺里,一头扎进海水里。

   李逸晨体内有范无救,就不必担心他会被海水压力给压扁。

   我无奈地笑了一声,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向着最大的棺椁走去。

   李逸晨抵达后,吐出一些起泡后,全身一紧,用力地推开了棺盖,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摸棺材内的东西。

   不一会儿,李逸晨手中就多了一块雕琢精致,色彩纯正的翠绿玉片。

   憋得苍白的脸上露出兴奋,手再次伸进去,一阵摸索,再次取出了一块未加雕刻的璞玉。

   收获颇丰李逸晨高兴得不能自已,探出手继续摸索……

   “啊……”李逸晨忽然一声大叫,飞速地把手收回。淡淡鲜血在海水中散开……

   海底生物众多,一些动物在棺材里落户也不足为奇。

   李逸晨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犹豫了一下退了出来。进入海水屏障中,他大口大口地吸气,也不忘清理自己的伤口。

   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没什么大碍,我淡然问到:“看清楚棺材里是什么人了?”

   李逸晨听到我的话后,不好意思地将手中东西收好,然后不屑地说到:“哪里是人,分明是海怪啊!”

   听他的语气,并不像是撒谎,我眉头一皱,问到:“不是人,你难道不害怕么?”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玉,在我眼前晃了晃,说到:“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无奈一笑,挥挥手便率先向前走去,望着不远处的宫殿,我心中产生了几分急切。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身后的李逸晨也快速地跟了上来。

   静默地向前走,脚踏在软沙上,没有一点声响,通道中静得诡异。

   走了将近十分钟,李逸晨忽然叫出声来:“大哥,我忍你很久了,不要总拍我的肩膀吧!”

   我头也没回,便冷冷地说到:“我在你前面,怎么可能在拍你呢。”

   “啊?那拍我的是……”我和李逸晨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起缓缓地转过头。

   头转过来的瞬间,身后空无一物。

   我摇了摇头,不在理会李逸晨,继续往前。而李逸晨快步跑到我前面,哼着小曲向前走去。

   没走两步,就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头,那手掌似乎是湿的,水浸透衣裳,冰冷侵入皮肤……

   李逸晨悠然前行着,似乎什么也没发觉。我轻轻摇了摇头,就当作没感觉一般,继续慵懒地向前走去。

   可刚没走两步,又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

   我驻足原处,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发现。继续向前走去,但一缕若有若无的火苗在指尖跳跃。

   这一次我向前走了十几步才有手搭在肩头,随后很多手搭在了身体上,衣服瞬间全湿……

   “唧唧……”我的手向后一挥,身后顿时传来几声惨叫。

   一回头,依然空无一物,眉头紧皱,目光在海水里来回游移,最终定格在了海水屏障外的青铜棺椁上。

   原本全部封闭的棺椁,都已经打开,棺中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唧唧……”思绪流转间,几声愤怒地叫声在海水里响起……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一个不知名的蓝色猴子便扑到我的怀中,撕咬我的身体。

   手脚上也顿时爬满了蓝色猴子……湿漉漉的,全身衣服已经找不到一点干的。

   火辣辣地疼痛不断从他们撕咬的地方传来……

   我身体一阵振动,将那些蓝色猴子抖落……顿时他们发出刺耳的唧唧声,在我身旁来回跳动,不敢接近。

   “卧槽……这是什么东西?”李逸晨听到唧唧声回过身来,缓缓向我靠近,当他看到蓝色猴子,眼中十分凝重。

   同时也有为数不少的蓝色猴子向他靠近,但终究没有靠近只是伫立原地凝视着他。

   我耸了耸肩,抬起满是伤痕的右手,随意地指了指那些空空如也的青铜棺,无奈轻笑。

   “你……你身后有……”忽然之间,李逸晨结结巴巴地说着,但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我眉头扭到了一块,回头一看,数之不尽人影出现在我身后……这不是让我最惊讶的……令我最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和我并无二样,指尖还缭绕着若有若无的火焰。

   当我再次回过头看李逸晨时,嘴角开始抽搐……一群和李逸晨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我的对面,分不清谁真谁假……

   而那些蓝色猴子已经消失不见,我知道这些人就是由他们变化而来。或许这是他们的一种生存机制。

   它们应该具有无比先进的拟化功能……

   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手心被冷汗打湿。

   那些猴子变成的“我”,蠢蠢欲动。

   也就在这个时候,尽头宫殿紧闭的大门忽然中间裂开……森冷,瞬间充斥着海水通道。

   一个巨大的身影迈着步子从中走了出来。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黄泉罪 http://m.zzdxss.com/huangquan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