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峰外传:第十四章 青铜圣殿

+A -A

  看着黑压压一片的“李逸晨”和我身后白茫茫的“白峰”,冷汗不由得打湿了手心。

   已经辨认不出哪一个是李逸晨,他或许同样分不出谁真谁假了吧。

   森森冷光,幽幽通道,极度诡异的场面,让人窒息。

   心神流转,火焰在体内奔涌,悄然冒出,如同鬼火般,在指尖缭绕。火焰将手心汗珠,炙烤成虚无。

   身后的温度也骤然升高,回头一望,脸色顿时苍白。

   那些“白峰”指尖也跳跃着金色火焰,若有若无,金灿灿一片,在幽幽海水通道内显得格外壮观。

   没想到,海猴的拟化能力居然强大如斯。

   巨人临近,俯视着诡异场景,空洞洞眼眶中,青绿色光芒流转,射出两道光芒,宛若探照灯一般,密集扫过所有人,那些海猴子瞬间化作森森白骨,林立在身前身后。

   仔细辨认,不难发现,这些枯骨并非海猴,而是人类……只是经不住时间考验,完全变形罢了。

   立于森森骨林间,莫名情绪忽隐忽现。

   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抽,拿开了搭在肩头的手掌,向我走来。

   枯骨将通道封死,无路可走,而巨大骷髅亦无动作。

   “罢了罢了,还给你们就是了。”寂静持续不久,李逸晨咬了咬牙,从口袋中掏出玉片,甩向枯骨。

   玉片划过长空,留下一道完美曲线,落入枯骨群中。

   “喔……”就在玉片落到距手十厘米上下时,一声声响再次打破寂静,随后一个翠绿能量网在枯骨间形成。一条条翠绿的能量细丝将眼前枯骨连在一起。

   两块玉片先后落入能量网中,那些能量线条似乎活了一般,先后规律地振动起来。

   类似催眠曲的微弱声音在枯骨间流转……瞬间,翠绿能量宛如蛇一般开始沿着枯骨躯干缠绕在他们每一个骨头上,随后融入骨中。

   能量网散去,所有枯骨眼中出现一抹翠绿,宛如有生命一般,聚而不散,兀自缓慢旋转,看去诡异无比。

   巨大骷髅瞥了一眼李逸晨,随后眼中流光溢彩,喷射出星星点点的青绿色光芒,如春雨般在幽幽枯骨间散落。凡是被青绿色光点接触的枯骨,噼里啪啦地动了起来。刹那间,寂静海水通道里,骨骼声响不断……

   枯骨一步步退回了青铜棺中,拥挤通道瞬间宽敞许多。

   “知道他们为什么全员出动了吧!”疾步跟在巨大骷髅身后,我悠然问到。

   李逸晨斜瞥一眼,无奈说到:“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玉片有那种功效啊。”

   耸了耸肩,向着不远处的巨大宫殿走去……

   一路无话,在走了十几分钟后,两人一枯骨终于抵达距宫殿十几丈外的青铜巨鼎前。

   绿色铜锈布满青铜巨鼎,奇形怪状地符文遍布鼎身。

   目光扫过青铜巨鼎,认出巨鼎上刻着的符文……我认识的不多,却也知道这是中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

   “这么多的甲骨文?”看着巨鼎上数量达到惊人程度的文字,李逸晨大叫一身,“盗墓一行的老前辈也认不全这些字,真他妈震撼。拿出一定轰动全世界。”

   没有理会李逸晨的惊讶,辨认几分钟,终究没完整读懂一个句子,就再也没了兴趣,便将目光移向巨鼎后的宫殿。

   光是宫殿墙壁高便十几丈有余,纵横不知多少范围。

   令我惊诧的是,宫墙竟是用青铜浇筑而成,浑然天成,彼此彼此间配合,完美无缺,严丝合缝。

   青铜宫墙上雕刻着一幅幅壁画。参天青铜森林上空,一只巨鸟展翅长空,双翼遮天蔽日,档去青铜森林一半光照。炯炯目光中透露着对天地的藐视,对万物生灵的不屑。

   巨鸟之上,一身穿白衣的男子,右脚脚尖轻点毫羽,左脚微曲,紧贴右脚后。

   狭长眼帘中,青绿色瞳孔里尽是淡漠,似乎这世界生死与他无关。也可以看出他对面前一切的失望……

   画的尽头是刻满上古异兽的青铜巨门,与墙体融为一体,若非门上横扁,绝对无法辨认大门在哪里。

   横扁上书写着四个我不认识的甲骨文。

   “嗯?怪了!”李逸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身旁,看了一眼横扁上的文字,心中的疑惑全部写在了脸上。

   “看懂这四个字了?”目光并未离开青铜巨门,听到李逸晨惊诧话语后,冷漠地问到,情绪不知不觉间和壁画里那个人同化了。

   “无归圣殿!”李逸晨的声音在这一刻有了些许变化,多了几分沧桑,几分凄凄。

   原因无他,范无救已经开始掌控李逸晨外。

   “无归圣殿么?”略微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不禁让我低声重复了一遍。

   “叮!”一声金属脆响,原本紧闭地青铜门,缓缓分开,青绿色的光芒从门缝里透射而出,将海底彻底变成了青绿。

   光芒四射,让人无法直视,待到青光散尽,巨大青铜宫殿内部面目一览无遗。

   一条玛瑙铺满的道路,向里无尽延伸,四周林立下高达十几米的参天青铜树,枝干上,缠绕着丝丝缕缕青绿色光芒,尽显诡异,更增森然。

   道路旁,一望无际的青铜广场上,白茫茫的森森白骨,将青铜地面完全覆盖。

   满地散乱的枯骨,数之不尽的人头骨散落其间,空洞洞眼眶下,一排排整齐的白牙,反射一缕青光,向世界无声地诉说着那不为人知的往事。

   广场两侧房屋之前,一排排单膝跪地的青铜巨人,他们身体微侧,面对着广场尽头的正殿,刚毅面庞上,狭长的眼帘格外显眼。

   广场尽头,耸立着高达三十几丈,纵横千米有余的宫殿,一种比面对浩瀚星河还要强烈的渺小感在心中萌生。

   伫立在青铜大门前,巨鼎之后,望着眼前,目光,从未从宫殿移开过。

   眼前的一切,让我有些震撼,我知道我在接触一个先进的失落文明。心中不禁想知道紧闭正殿大门后是什么。

   “判官大人,要进去么?”李逸晨,不,该说是范无救,就在我即将迈开步子时候,他毕恭毕敬的开口。

   点了点头,便率先抬起脚,跨入了青铜大门。

   “嚓嚓……”脚刚刚接触青铜地面,一阵奇怪的声响便在每一个角落同时响起。

   我能够感觉到宫殿在极速上升,不久,满天星辰点缀的蓝色苍穹,便出现在眼前。缕缕朦胧月光,将宫殿染成银白色……

   那种若有若无的召唤感,在我踏上青铜地面瞬间,变得分外强烈,不理会那些声音,心神流转,火焰在体内奔涌,谨防不测。

   火焰冲破皮肤,在指尖像精灵一般跳跃,我就再次迈开步子踏上了玛瑙大道。

   范无救也尾随而来。两人踏着散发着各色光芒的玛瑙,缓步前行,目光不断地在广场,甚至是青铜古树上扫过,终究没有发现声音来源。

   “轰……”一声巨响,整个青铜宫殿一阵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一种压迫感随着震动而不断增强着。

   我和范无救靠在一棵青铜古树上勉强稳住身体,对望一眼,彼此眼中满是不解。

   “唳!”一声尖锐长鸣从正殿之后传出,震动也随之戛然而止。

   一股暴戾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巨大的青铜宫殿。

   未有丝毫迟疑,手中火箫凝聚,脚轻轻点地,掠向青铜古树树顶,轻轻悬浮穹顶下的虚空里。范无救亦是紧随而来。

   注视着暴戾气息源头,眼中分外凝重。

   一阵强风,带着滚滚海水,无数鱼类,化作数米粗的水柱,汹涌而来。

   火焰汹涌,从我体内瞬间喷涌而出,弥漫天际,将水柱瞬间化作虚无。

   水柱散去,一只巨鸟,展翅长空。

   它,和壁画上的巨鸟如出一辙,只是淡漠眼瞳中多了几分不悦。

   “看来又是一场恶战!”范无救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地面的枯骨挥手,瞬间所有枯骨噼里啪啦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具具枯骨,以爬的姿势爬上天际。

   我手中箫动,火焰缭绕长空,火海弥漫天际……

   广场中的青铜巨人也从跪俯之中起身,升到高空,悬浮在巨鸟身后,冷眼看着万千枯骨。

   形势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刀剑相向的趋势。

   就在危急时刻,正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股凌驾于天地之上的气势悄然弥漫而出。

   所有的青铜巨人在门打开的瞬间,轻轻落到原位,保持着千年不变的姿势。

   所有枯骨,瞬间散架,化作枯骨散落广场。

   巨鸟看了一眼我和范无救后,很不情愿地消失在茫茫天空。

   我和范无救也被迫降落在了玛瑙道路上。

   我们快速穿过玛瑙道路,不久就来到了正殿门前。

   正殿内,一个高大背影映入眼帘。瘦弱的背影,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可靠感。似乎,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他前进的步伐。

   他负手而立,透过青铜屋顶透明的水晶,仰望着苍茫星空。

   而在他出现在眼前的瞬间,心中那种召唤达到了顶峰,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应在我和负手而立的青铜巨人之间产生。

   他,缓缓转过身,露出一张俊逸脸庞,狭长眼帘中,闪动着两团青绿色光芒,宛若活物一样,在他瞳孔里蠕动,旋转。

   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笑容,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是我标志性的微笑……

   “轰!”来不及惊讶,一声巨响,一副青铜棺便扔在了地面上。

   望着熟悉的青铜棺,情绪波涌,谢必安的身影便再次浮现脑海。

   忽然,青铜巨人眼中透射出两道青光,在空中形成一道银幕,三个歪歪扭扭的字体出现在其间:“开,进,走!”

   简单明了的三个连续动词,表意已经很清楚。

   “判官大人,我们并不清楚他的底细,还是小心为上。”范无救凝重地看着青铜棺,对我说到。

   我点了点头,说到:“先去冥界找崔钰算账,再回来弄清楚这一切。”

   “不需要劳烦你的大驾了。”悠然森冷的声音在天空中突兀响起,“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谁的忌日也说不定。”我话语凛冽,转身望着天空,不屑地说到。

   话刚落下,十几道身影便悬浮天际,一股阴冷气息瞬间充斥着海域上空,将整座青铜圣殿给笼罩了进去。

   “如果你说出你交出你的身后的青铜棺,我们就饶她一命。”说话的是东方鬼帝蔡郁垒,他指着身旁的一个一身淡雅紫装,一头飘飘紫发女孩。

   我知道那是洛灵儿。我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便明白了事情原委。那天刺穿我胸膛的不是她,她在我和崔钰开战伊始便落败被擒。

   “我何必为了一直曾经差点要我命的人交出身后的青铜棺。”虽然知道伤我的并非洛玲儿,但我装作不知。

   洛玲儿固然重要,但身后的青铜棺亦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脑海之中忽然一阵金属轰鸣,沧桑的金属颤音在脑海中震荡:她,是解开一切秘密的关键,不能落入他们手中。

   “你看看他是谁?”蔡郁垒冷战一声,手向后招了招,一个和洛玲儿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天际。

   “判官,认得我么?”男人声音从那个假冒洛玲儿的口中传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旁的范无救就先发飙:“好你个谢必安,竟敢背叛判官大人,今天我要杀了你。”

   说完抽出腰间锁魂链,掠向高空,直取谢必安。

   “先回来。”我对着范无救挥了挥手,让他回来。

   范无救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回到我身后,毕恭毕敬的伫立着。

   “竟然不愿意,那么就先杀了你,再取青铜棺。至于这女孩嘛,就让他随你香消玉殒吧。哈哈!”东方鬼帝一声冷笑,挥了挥手,四大判官,十殿阎罗除了秦广王外踏着虚空,俯视着青铜圣殿。

   “我们人多势众,即使你有万夫不当之勇,但也能被我们耗死。”东方鬼帝蔡郁垒阴险的笑着。眼中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么?”我冷笑一声,火焰缭绕的右手,轻轻划过空间,广场内的青铜巨人眼眸随手势缓缓睁开,同时射出青绿色光芒,随后阴冷地望向天际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黄泉罪 http://m.zzdxss.com/huangquanz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