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次见面

+A -A

  苏小小整个人都不好了。

   穿越来的第一天,人生大事儿直接给整一半了。

   所以她上辈子母胎单身二十七年,是因为没碰上这么一个高效率给她捉婿抓娃的爹么?

   “闺女,闺女,闺女?”

   苏承唤她。

   苏小小没反应,她又晕了。

   倒不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差,而是这副身子适才摔出了轻微脑震荡,她扭头看娃的动作太猛,自己把自己晃晕了。

   “爹,我姐她咋又晕了?她是不是吓到了?”苏二狗担忧地问。

   苏承听着大胖闺女均匀的小呼噜声,嫌弃地瞪向儿子:“吓什么吓!就你姐这胆子,谁能吓到她!她这是高兴的!没听你姐说是好消息吗!”

   苏二狗一脸懵:呃……我姐是那个意思吗?

   ……

   苏小小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

   苏老爹不在家,他带着苏二狗与三个小豆丁上村里发红鸡蛋去了。

   ——顺带着收割一波份子钱。

   乡亲们是又震惊又生气,震惊的是苏承竟然真给苏胖丫捉了个女婿回来了,就不知是哪家的儿子这么倒霉。

   生气的是,村里人平日摆席,苏家父子与苏胖丫只管过来蹭吃蹭喝,从不给一个铜板的份子钱,如今倒是有脸找他们要。

   简直是变相打劫!

   “咋要三份!”

   刘婶子叉腰瞪眼。

   她可不怕苏家三霸!

   苏承嚣张地扬起下巴,冲儿子勾了勾手指。

   苏二狗举起一个小豆丁,理直气壮地说道:“大婚,满月,抓周!”

   刘婶子:“……”

   小豆丁:“……”

   另一边,苏小小不知苏老爹带着几个小的上村里作妖去了。

   她一天没进食,饿得头晕眼花。

   她前世在部队里接受过十分严苛的训练,饥饿训练也是其中一项,可那多少得益于她身体素质过硬。

   这副身体显然不扛饿,她得尽快找点吃的。

   苏小小去了厨房。

   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可当苏小小踏进厨房时,还是狠狠地惊呆了。

   墙是裂的,屋顶是漏的,锅是豁了口的,地上的筐子七零八落,菜叶子与泥红薯散了一地,锅里还装着一团不知是用什么做的黏糊糊的黑东西。

   苏小小又感受了一波灵魂冲击。

   这样的厨房搁前世她连进都不会进,跟别说吃里头做出来的东西。

   可谁让她穿越了呢?

   苏小小忍住胃里的不适,硬着头皮收拾了起来。

   她脚不沾地地忙活了足足半个时辰才总算把乱糟糟的厨房整理干净。

   苏小小和了一碗玉米面,馋了少许白面,炒了韭菜鸡蛋,用猪油煎成韭菜盒子,又挑了几个完整的红薯切丁,熬出一锅不算太浓稠的红薯汤。

   记忆里,原主食量大,家里的吃食都紧着原主来。

   原主吃饭,苏老爹与弟弟喝粥,原主吃白面,父子二人吃玉米面,而鸡蛋与猪油这种东西,苏老爹与苏二狗已许久没尝过了。

   苏小小原本夹了两个韭菜盒子,想了想,又放了一个回去。

   随后她舀了一碗红薯汤,就这么坐在灶屋的小板凳上吃了起来。

   就在她打算动筷子时,前面的屋子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她眉头一皱,放下碗筷,朝那间屋子走去。

   她起先以为苏家人回来了,进屋了才发现地上趴着一个男人,像是刚从床铺上摔下来。

   刚刚的动静应当就这么来的。

   苏小小继续观察对方。

   男人宽肩窄腰、身形颀长,衣着讲究,说不清是什么料子,可莫名给人一种十分昂贵的感觉。

   男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虎口处可见薄茧。

   “习武之人?”

   苏小小给出了初步判断。

   另外,苏小小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金疮药与浓郁血腥气。

   “受伤了?”

   奇怪,苏家怎么会有一个受伤的男人?

   等等,他该不会就是苏老爹给她捉回来的上门女婿叭?

   她就说十里八乡怎么还会有人敢娶她?就算绑回来也逃了,如果是一个重伤之人,就说得过去了。

   苏小小眨了眨眼,蹲下肥胖的小身子,用力将对方翻了过来。

   好歹是给她抢回来的夫君,她总得验验货吧。

   只是当苏小小的眸光落在那张不可言说的容颜上时,眸子一下子瞪圆了。

   说好的比何童生好看一百倍呢?

   就这?

   若是苏老爹在这儿,一定也会被眼前一幕吓一跳,因为他揭掉男人的面具时,分明看见的是一张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俊脸。

   不然,他绝不会要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婿。

   而男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乃是方才脸着地,一不小心摔成了猪头。

   猪头……呃不,男人醒了。

   他一睁眼就看见一个胖女人趴在他腿间,鬼鬼祟祟地对他做着什么,他汗毛一竖,猛地伸手卷腹朝对方霹来!

   苏小小正给他检查伤势呢,忽然感觉一阵杀气袭来,脖颈上凉飕飕的。

   凭借前世训练的格斗术,她抡起自己的小胖胳膊,敏捷地挡住对方的手腕!

   男人似乎早有准备,赶忙出动左手。

   哪知竟然动不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臂与双腿皆被绳索绑住了。

   “你是什么人!”

   他冷声问!

   苏小小仗着体重优势,一屁股将他的右胳膊坐在了下面。

   被泰山压臂的男人:“……”

   苏小小见对方彻底失去了反击能力,暗松一口气,还好她高瞻远瞩,提前把男人绑了,否则就方才那一下,她不死也残了。

   “你还动手伤我不?不伤我的话,我就不继续绑你了。”

   苏小小对男人说。

   男人的胳膊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生命之重。

   他皱眉,冷汗涔涔地说:“你究竟是谁?想做什么?孩……其他人在哪里?”

   “其他人?唔,我也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嘛,她醒来家里就没人了。

   至于前面两个问题,她要想想再回答他。

   男人将信将疑地看着苏小小。

   苏小小面不改色地说:“情况是这样的,你在路上受伤晕倒,我家里人把你救了回来,我方才是在给你检查伤势!”

   男人看了眼自己松松垮垮的裤腰带,黑着脸道:“检查伤势需要脱裤子?”

   苏小小理直气壮:“你裤子上有血嘛,总要看看伤在哪儿了!”

   男人目光寒凉道:“那不是我的血!”

   苏小小摊手:“我现在知道啦。”

   男人捏脚拳头,咬牙切齿:“所以你已经、、、”

   苏小小沉默。

   苏小小两眼望天:“……也不是很好看。”

   男人:“……!!!”

   ------题外话------

   早安o(∩_∩)o~

   新书连载,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