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暖心

+A -A

  卫廷你节操呢!

   说好的绝不娶贼为妻,绝不认贼作父!

   怎么一转眼你就变卦了?!

   苏小小无语至极。

   苏承对这声爹的接受度极高,很是从容地应了一声:“饿了啊,行,我去做吃的。”

   “不是……”苏小小想叫住他,苏承却已经转身出去了。

   苏承去灶屋后,卫廷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又恢复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苏小小的小胖脸一黑:“你故意的!”

   卫廷冷淡淡睨了她一眼:“不然呢?你真以为我会心甘情愿做你相公?”

   苏小小银牙咬得咯咯作响:“你不愿意做,我还不乐意要呢!我马上把你送到衙门去!看你怎么横!”

   卫廷从容道:“全村都知道我和你成亲了,我进衙门,你就不怕会连累了你们自己?”

   搞什么啊?连成亲这种事也和他说了吗?

   苏小小气鼓鼓道:“我怕什么怕!你出去打听一下!我苏大丫的胆子是不是吓大的!”

   卫廷倨傲而不失优雅地抬了抬眼:“是吗?那方才躲在屋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包是谁?”

   苏小小:“……”

   苏小小正色道:“不是我!我没有!”

   卫廷冷笑:“对,不是你,小狗哭的。”

   苏小小想咬死他!

   等等,这家伙听见她哭了,是不是说明他早就醒了?

   方才自己又是给他换药,又是给他量体温,他全程装死呢是叭!

   很好,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社死是吧?

   来呀,一起呀!

   前一秒还像一只炸毛小河豚的苏小小,突然露出了乖巧迷人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贪图你的美色?”

   卫廷讥讽一笑:“难道不是?”

   “呵呵。”苏小小去自己屋拿了一面小铜镜过来,唰的放到他面前。

   卫廷不明白她此举何意,但仍下意识地朝铜镜里看了一眼。

   而后,他虎躯一震!

   看着某人一副被雷劈中的神色,苏小小的心情畅快了。

   留下支票……呃不,药,她神清气爽地出了屋子,还忍不住做了个提裤子的动作!

   ……

   苏小小去了灶屋,表示晚饭由自己来做。

   她实在是看不下去苏老爹和苏二狗祸祸她好不容易收拾的灶屋了。

   二人对此没意见,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赞同。

   原本,他俩是心疼闺女(姐姐)的,可自从吃了苏小小做的饭后,再来吃苏承做的就难以下咽了。

   尤其中午苏小小不在,一家人被迫又吃了一顿苏承的手艺……

   那滋味,简直了。

   苏小小做了一锅红烧肉,一钵豆花肥肠,一个大碗的水蒸蛋,三份小碗的水蒸蛋,又炒了一盘大白菜,凉拌了一点萝卜丝。

   望着满满一大桌菜,苏二狗瞠目结舌:“咱、咱家是要过年了吗?”

   不对,过年也没吃这么好的。

   三个小豆丁快等不及了,围着桌子口水横流。

   饭是在灶屋吃的。

   一是暖和,二也是灶屋用的是小矮桌,三个小豆丁坐在凳子上够得着。

   卫廷的饮食需得清淡,苏小小单独给他熬了一点白菜瘦肉粥,又让二狗子盛了一碗蒸蛋给他。

   等二狗子回来,一家人才正式开动。

   可当苏承与苏二狗看到那一大钵豆花肥肠时,又不敢动筷了。

   他们在亲戚家吃过一次,那叫一个难吃啊。

   “怎么不吃?”苏小小古怪地看向二人。

   三个小豆丁不能吃,因为太辣了,可这俩人口味很重的呀。

   苏二狗硬着头皮夹了一筷子,犹豫了一下,嗖的放进苏承的碗里:“爹,你先吃!”

   苏承嘴角一抽,将肥肠夹起来,放到苏二狗碗中:“你吃你吃!”

   “姐吃!”苏二狗又夹给苏小小。

   苏小小说道:“我减肥,不能吃这个。”

   顿了顿,她一脸惊讶地看向苏承,“爹,你不会是不敢吃吧?”

   苏承支支吾吾道:“怎、怎、怎么会?”

   苏小小嘤嘤嘤:“那你就是不疼我了。”

   苏承浑身一抖!

   “哈哈!”

   苏小小被苏承的反应逗笑,前俯后仰。

   苏二狗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姐,他姐怕不是有大病了,真的,摔坏脑子的那种。

   苏小小心满意足地继续吃饭。

   这一家子真好玩。

   前世的自己生长在一个十分严肃的家庭,妈妈是商业女强人,爸爸是科研教授,他们一个有开不完的会,一个有做不完的研究。

   家里冷冷清清的,永远只能看见秘书与保姆。

   她也一度以为自己是个严肃严谨的人。

   原来,她也有恶趣味的呀。

   苏承与苏二狗最后自然是吃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一块肥肠谁也不让谁。

   苏小小无情夹走。

   “你不是减肥吗?”

   二人幽怨地看着她。

   苏小小摊手:“我减了一天了,奖励自己一下嘛,明天再减。”

   顺带着,把剩下的半盘红烧肉也干了。

   苏承:“……”

   苏二狗:“……”

   ……

   吃过晚饭,苏小小将剩下的肉与猪下水清理干净,抹上盐巴,晾在后院的架子上。

   对于自己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苏小小没有隐瞒,说了让何童生退还彩礼的事。

   “还剩十五两,他打了欠条,三日内归还。”

   苏二狗一边帮她晒肉,一边冷哼道:“算他识相!他要是敢赖账,我非得上他家抽死他丫的!”

   苏小小洗了手,把从镇上买回来的衣裳抱了出来。

   她自己不懂针黹,买的全是成衣,得试试,若是不合适明日再拿去镇上或改或换。

   “爹,你在吗?”苏小小叩门。

   “在。”苏承说。

   苏小小推门而入,苏承正坐在小马扎上,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笨拙地缝补着苏二狗的一件棉衣。

   原主的娘去得早,苏承又当爹又当妈,家里衣裳破了坏了,也是他给补的。

   虽然补得很丑,总让村里人笑话。

   “咋啦,大丫?”苏承问。

   苏小小看着苏承粗糙的手指上扎出来的好几个针眼,说道:“二狗长大了,这件棉衣小了,不用补了,我给他买了新的。”

   “啊……好。”苏承很惊讶。

   这是苏大丫第一次给苏二狗买衣裳。

   以往她上街,都是给自己买吃的或胭脂水粉。

   苏承以为她就是来说这件事的,把二狗的衣裳放一边,拿起了自己的旧棉衣。

   他的棉衣是最破的。

   “你的也不用补了。”苏小小说。

   苏承一怔。

   苏小小道:“不是很贵的那种,以后有钱了,给你买更好的。”

   苏承看着女儿递过来的崭新棉衣,眼眶一下子红了。

   ------题外话------

   打滚,卖萌!求票!求五星好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