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找茬

+A -A

  苏小小照例去卫廷的屋子打了卡。

   低烧退了,但肝脏的血肿未消,仍是一个虚弱的病号。

   “自己吃药。”

   苏小小用碗装了两粒消炎药与三颗去血肿的胶囊递给他。

   她知道他醒着。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他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药。

   苏小小呵呵一笑:“哟,当了我家女婿不够,还想打听我家祖传秘方啊?”

   “谁想打听了?”卫廷冷冷撇过脸。

   苏小小给卫廷治伤一事,苏老爹与苏二狗并不知情,他俩以为卫廷是靠着自己随身携带的那瓶金疮药扛过来的。

   而卫廷则以为父子二人知道苏小小在为他医治。

   他虽疑惑一个乡下女子为何精通岐黄之术,可他还没与这家子土匪交心到能聊天的地步。

   因此,苏小小的小马甲算是捂住了。

   不过就算掉马了苏小小也不怕,就苏老爹与苏二狗对她的盲目疼爱,忽悠起来并不费事儿。

   反倒是卫廷比较棘手。

   等找个机会,她非得从他身上也诈出一点秘密来。

   ……

   家里有肉了,今日的早饭,苏小小做了几斤蒸饺,熬了一锅青菜排骨粥,顺带着烤了几个红薯。

   昨晚苏二狗烤过,几个小豆丁貌似挺爱吃。

   既然难得一家子都起了,苏小小打算等他们回来一起吃早饭。

   可左等右等不见人影。

   你们是溜达出村子了么?

   “算了,先去捡点柴火。”

   苏小小端了一碗青菜排骨粥给卫廷后,带上麻绳去了后山的林子。

   好巧不巧的是,她又碰见了隔壁邻居小吴氏。

   小吴氏也是来捡柴火的,可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柴火散了一地不说,自己的脚还被卡住了。

   那是一棵断在林子里的大树,成年男子想要搬动尚且不易,更别提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吴氏。

   小吴氏又急又疼,眼泪都出来了。

   偏生她又性子胆小,不敢大声呼救。

   苏小小不知她被卡了多久,但她瘦弱而无助的样子着实挺可怜的。

   苏小小走了过去。

   见到她,小吴氏像只受惊的兔子,整个人一阵哆嗦。

   苏小小啥也没说,只是绕到大树的一端。

   扎马步,用尽全力将树端抱了起来。

   这就是胖子的力量!

   换成九十斤的小美眉,是绝对抱不动这颗大树的!

   小吴氏赶紧把脚挪了出来。

   砰!

   大树重重地砸回了地上。

   “累死我了!”

   她没吃早饭呢!

   苏小小喘着气,来到小吴氏面前,蹲下身给她检查了一下右脚。

   “只是一点淤青,没大碍,能走吗?”

   小吴氏怯懦地点了点头,弯身去拾地上的柴火。

   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苏小小叹了口气,帮着她把柴火捆上,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跟上!”

   小吴氏怔怔地看着抢了她柴火的苏小恶霸,不敢违抗对方的话。

   苏小小把柴火放在她家门口就走了。

   另一边,苏二狗带着三个小豆丁神采飞扬地回来了!

   “姐!我们回来了!”

   苏小小也刚到家:“噫?怎么只有你们四个?爹呢?”

   苏二狗一眼看见了她脚边的柴火,眉头一皱:“姐,你去捡柴火了?这种活儿我来就行!你别上山!”

   “我要减肥。”苏小小说,“你还没说爹去哪儿了。”

   苏二狗道:“哦,爹被人叫去镇上了。”

   ……

   医馆。

   “苏哥,这边儿请。”

   一个年轻小伙子将苏承带上二楼的茶室,“刀哥在里头等您呢。”

   苏承四下看了看,嘀咕道:“怎么来这种地方喝茶了?”

   年轻小伙子笑笑,没有说话。

   苏承进了屋。

   屋子很暗,一股浓烈的跌打酒与金疮药气味扑鼻而来。

   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张刀坐在红木椅上,昏暗的光线恰如其分地挡住了他面上的虚弱与苍白。

   他笑了笑,开口道:“苏哥真是大忙人啊,这么多年也不来看看小弟我。”

   苏承哈哈一笑,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正要在张刀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张刀身后的一个打手却唰的将椅子往后拉了拉。

   苏承微微眯了眯眼。

   张刀威严地说道:“没规没矩的!还不给苏哥看座!”

   “是!”打手将椅子推回了原处。

   下马威,道上的老把戏了。

   苏承从容不惊地坐下,笑着问张刀:“老弟今日找我何事?”

   张刀淡笑着说道:“苏哥说这话就生分了,难道没事,我们兄弟俩就不能叙叙旧吗?”

   “你他娘的是叙旧的……”

   苏承糙话未说完,张刀打断他的话:“五爷前几日派人来找我了,问我可愿意跟着他去府城。”

   五爷,连县太爷也不敢轻易招惹的狠角色。

   苏承一改骂娘之态,笑容满面地说:“老弟得五爷关照,前途无量啊。”

   “这个人,就是五爷派来的。”张刀指的是身后的打手。

   “难怪我瞧着不一般。”苏承笑道,“老弟是来与我道别的吗?走,我请你去春风楼喝几杯!”

   张刀忽然咧嘴一笑:“喝酒就不必了,苏哥真有心为我践行,不如送份薄礼给我。”

   苏承爽快道:“你想要什么?但凡哥有的,一定给你弄来!”

   张刀笑道:“你有,就在你家里呢。”

   苏承眉头一皱:“我家里?”

   张刀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的宝贝闺女,苏大丫。”

   ……

   苏小小收拾完碗筷,从灶屋后门出去。

   隔壁的灶屋后,小吴氏正蹲在地上摘苞米,这是给二房的牛蛋做的,他今早忽然说想吃青椒炒苞米。

   “你怎么总是在干活儿?”

   苏小小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小吴氏又是吓得一个激灵。

   唉,胆子好小。

   恶趣味都没处施展。

   哪怕在最近两次照面中,苏小小向小吴氏展示了自己的善意,可约莫是从前恶名太坏,小吴氏仍十分害怕她的靠近。

   苏小小拿起一个玉米棒子,在手心拍了拍:“吴氏,帮个忙。”

   小吴氏深吸一口气,终于来了,苏胖丫要讹她了……

   ……

   医馆。

   张刀说完那句话后,苏承的脸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冷了下来。

   ------题外话------

   两年没游泳了,昨天兴致勃勃去游泳,一下水——

   麻蛋!

   忘记怎么游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