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意

+A -A

  “锦记。”

   “不是吧,姐?你要把饼子卖到锦记去啊?”

   如果是昨天之前,她或许会这么尝试,但经历了荣恩堂的事后,她明白自己一个小村姑,根本入不了这些店铺的眼。

   “咱们去锦记的对面。”

   苏二狗直接傻眼:“姐,锦记就是卖点心的!多少铺子开它对面全倒闭了!咱们去和它抢生意,抢得过吗?”

   苏小小风轻云淡地说道:“抢生意?你多虑了,就这么两篮子饼,卖不了几个人。不过,你有这个志向是好的,也许将来某一天,我们真能和锦记抢生意也说不定呢。”

   苏二狗嘀咕:“姐你怎么比我还爱做白日梦?”

   苏小小莞尔一笑:“好了,卖不卖得动,一会儿就知道了。”

   古代是没有城管的,他们只要不挡住店铺的门口,一般是可以摆一些小摊的,当然,若是影响到了店铺的经营,也会遭到店家的驱赶。

   锦记对面的首饰铺子开门晚,这个时辰正适合摆摊。

   锦记的第一锅桂花糕快出炉了,门口排了老长的队。

   苏二狗越看越觉得今天可能一个也卖不出去。

   苏小小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把饼子拿了出来。

   他们没有摊车,出发前苏小小做了个挂在脖子上的竹筛托盘。

   金黄的酥饼被整整齐齐地摆在托盘上,若换作别的小贩,兴许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

   可苏小小是个二百斤的胖子呀!

   谁走过去不多看她两眼?

   就连那些排队等锦记点心的人也忍不住频频看她。

   “姐,我来端饼子吧。”苏二狗说。

   “不必,你有别的任务。”苏小小拿起一个酥饼递给苏二狗,“吃。”

   苏二狗:“咱们不是要卖的吗?”

   苏小小道:“你不懂,这叫吃播。”

   苏二狗:“……”

   苏二狗已经习惯他姐摔坏脑子后的各种不正常,既然他姐让他吃,他吃就是了。

   他吃到第三个饼子时,终于有个小姑娘被馋得不行了,拉着她娘的手说:“娘,我想吃那个。”

   母女二人走上前来。

   妇人问道:“你这饼子咋卖?”

   苏小小道:“十文钱一个,有三种口味,白芝麻是红豆馅儿,黑芝麻是梅干菜肉馅儿,双芝麻是绿豆馅儿。”

   妇人皱眉道:“肉包子才两文钱一个,你一块巴掌大的小饼就卖十文钱,太贵了!”

   苏小小耐心解释道:“糖放的多,很甜的,梅干菜里有肉,馅料很足。”

   古代糖贵呀,成本摆在那里,她这已是良心价了。

   “不如您先尝尝,好吃再买。”

   “啊……”

   妇人愣了愣。

   苏小小用干净的纱布包住手,现场切了三个饼,每种口味都让妇人与她孩子试吃了一小块。

   “娘!好吃好吃好吃!”

   妇人难得没反驳。

   本以为一个村姑卖的点心,味道好不到哪儿去,谁料竟如此美味。

   并且她方才留意了小胖村姑切饼时的动作,非常干净。

   “一样来两个吧。”妇人说。

   苏小小拿出干净竹叶包饼子:“开张的生意,我多送您一个,您看要哪个口味的?”

   “你最喜欢吃哪个?”妇人问女儿。

   小姑娘直爽道:“都喜欢呀!”

   “来个梅干菜的吧。”妇人说。

   “好嘞。”苏小小把包好的饼子递给妇人。

   妇人掏出钱袋。

   苏小小道:“二狗,收钱。”

   看着钱袋里突然多出来的六十文钱,苏二狗难以置信。

   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就挣这么多了?

   比他和爹挨家挨户讹钱还快呢!

   母女二人的反应被众人看在眼里,有人质疑是托儿,也有人真心好奇。

   忽然,锦记门口的队伍里有个年轻书生大叫了一声:“哎呀!是她!”

   排他前面的同伴扭过头问:“谁呀?”

   “我昨天叫你和我一起来锦记,你不来,结果错过了吧!”书生指着苏小小道,“她,就是我和你说的,救了那个噎食孩子的胖村姑!”

   “啊,没错!是她!”

   说这话的是刚买完第一盒点心的老大爷。

   苏小小出手救那孩子时,他也在场。

   书生笑道:“我去买她的饼子!”

   同伴急了:“喂!再有两个就到我们了!排了小半个时辰了!”

   书生不管,头也不回地去了街对面。

   “姑娘,你还记得我吗?”

   “我们见过?”

   “好叭,昨日我在楼上,你在大堂,又忙着救人,估摸着是没见到我的。”

   苏小小听懂了,是锦记的客人。

   书生拍着手中的折扇,道:“你的饼子看起来很普通嘛,这种酥饼,锦记也有的。”

   苏小小认真道:“可是我的比较好吃。”

   “哈!”书生笑出声来,不是嘲笑,是单纯觉得这个小胖村姑自信得有些可爱。

   “难吃我也买了,谁让我敬你个女中豪杰呢!给我来十个!”

   苏小小包了十个给他。

   书生纳闷道:“你怎么不送我一个?方才的客人只买六个你都送了。”

   苏小小道:“那是开张的生意,如果你明天第一个来,就算只买一个,我也送你一个。”

   书生哪里是贪她一个饼子?他就没指望有多好吃,只是调侃一下而已。

   明天他才不会来呢!

   想到什么,他又问道:“你这饼子有名字吗?锦记的是叫酥饼。”

   苏小小想了想,说道:“老婆饼。”

   书生:“???”

   ……

   点心卖得比想象中的顺利,不到半个时辰,一百个饼子全卖完了。

   如果是去集市,是卖不了这么快的。

   毕竟她定价高,去集市的百姓未必舍得掏十个铜板买一块小小的点心。

   当然了,锦记的客人不缺银子,倘若她仅仅是价钱比锦记便宜,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来买。

   另外她自带救人的光环,也给了客人不少信任感。

   最后就是一个小小的噱头——酥饼名字。

   老婆饼,多新奇。

   受限于烹饪的工具,她做的老婆饼与前世的老婆饼,口感上还是很不一样的。

   只不过,对于没吃过各种防腐剂与添加剂的古人来说,这种酥饼的味道已是十分美妙。

   收摊时,苏二狗贱贱一笑:“姐,你猜咱们今天卖了多少个铜板?”

   ------题外话------

   早安,有追文的小可爱吗?冒个泡呀。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