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相公

+A -A

  “你就直接告诉她,你是来说亲的!”

   一旁的陈丰开了口,再这么聊下去,天黑了也讲不到正题。

   “给我说亲?”苏小小满脸惊讶。

   黄氏灿灿笑道:“是呀,大丫,你看你年纪不小了,又被姓何的悔了婚,日后怕是很难再找到婆家。唉,可谁让你骨子里也流着咱们陈家的血呢?我和你舅舅总不能让你一辈子孤苦伶仃地过下去。”

   苏小小问道:“那么,舅母是打算给我说哪户人家?”

   黄氏道:“自然是我们陈家呀!嫁给你表哥,亲上加亲!”

   她共有三个陈家表兄,大表哥、二表哥、小表弟,分别是十九、十七、八岁,皆未说亲。

   苏小小若有所思:“大表哥十九,的确是到说亲的年纪了。”

   黄氏立马道:“是你二表哥!”

   二表哥可不是舅母的亲儿子,是她舅舅陈丰在外头带回来的私生子。

   当年为这事儿,黄氏没少闹腾,只是终究闹不过一大家子,才勉强把孩子留下了。

   苏小小一副嫌弃的样子撇了撇嘴儿:“原来是给那个私生子说亲,我还当是让我嫁给大表哥呢!”

   “你大表哥可是秀才!”黄氏脱口而出。

   苏小小无辜地问道:“舅母的意思是……我高攀不上大表哥呗!”

   黄氏:“……”

   一个臭名昭著的胖丫头当然配不上她儿子了,可你不要说出来呀!

   黄氏讪讪一笑:“你大表哥是个书呆子,不懂疼人,你二表哥与你年纪相仿,他与我提过几次了,很是中意你。再说了,你爹不是想招个上门女婿吗?谁家让长子去给人入赘的?”

   苏小小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入赘。”

   黄氏笑容满面:“你放心,咱们一家亲戚,我们绝不会拿了彩礼银子又做出悔婚的事!”

   重点来了。

   苏小小似笑非笑地问道:“舅母想要多少彩礼银子?”

   黄氏语重心长地说道:“虽说你成过一次亲,是个二嫁的妇人,可陈家不会嫌弃你的,舅母更不会乱要彩礼银子的,你爹给何家多少,到时候也给陈家多少就是了。”

   听听,这是什么施舍的大语气?

   活像是自己当了活菩萨,吃了多少亏似的。

   黄氏真以为自己听不出她打的如意算盘么?

   既能摆脱一个碍眼的私生子,又能顺道捞二十两彩礼银子,简直就是一桩一举两得的美事。

   可黄氏早不上门,晚不上门,为何偏偏这时才上门?

   苏小小记起那日与苏二狗坐了杨柳村的牛车,还扬言让何童生把银子还回来的事了。

   想必是那车夫回村后与陈家人说起了这一茬儿,陈家人见有利可图,于是赶紧找上门了。

   黄氏继续说道:“你被何童生当众悔婚,十里八乡怕没人敢娶你了,更别说给你们家做上门女婿,也就是你舅舅顾念和你娘的兄妹之情,才同意了你和二表哥的这桩亲事。你外祖父原是不答应的,我和你舅舅劝了整整两宿。”

   两宿,时间对上了。

   苏小小懒得再与她虚与委蛇,一针见血地说道:“何童生好歹是个童生,二表哥凭什么也要二十两彩礼?”

   不是她瞧不起陈家二郎,而是黄氏既然要卖儿子,总得允许人沽个价不是?

   黄氏的脸子有些挂不住了:“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那是你二表哥!”

   苏小小淡淡一笑:“我还是你亲外甥女儿呢,二十两彩礼银子,除非让大表哥来,否则免谈!”

   “你……”

   黄氏气坏了。

   一个又丑又胖的蠢丫头,竟敢肖想她的秀才儿子!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呸!

   苏小小道:“舅母舍不得吗?二狗,送客。”

   “诶!”

   躲在后院儿偷听的苏二狗二话不说跑了出来,走到一半又折回他姐身旁,小声道:“姐,咋送?”

   苏小小:“……”

   女人翻起脸来总是格外快,尤其黄氏本就瞧不上苏家,见苏胖丫是来诊的,她也懒得再装好脾气!

   她站起身来,指着苏小小的鼻子道:“我让二郎娶你是可怜你!又胖又蠢!好吃懒做!名声又差!大婚当日新郎撇下你就跑了!几个村的乡亲全在看你笑话!你真以为自己还有人吗!”

   陈丰皱眉。

   苏小小看向一旁的陈丰:“舅舅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陈丰的眉头皱得更紧:“大丫,你舅母的话虽然难听,但也是事实。你们家要是拿不出那么多彩礼,少些也可。”

   黄氏几乎是下意识地尖叫道:“不许少!少了大郎的亲事怎么办!”

   苏小小笑了:“原来,舅母已经在为大表哥说亲了呀。舅舅、舅母是打算卖了私生子,用挣来的彩礼银子给大儿子娶媳妇儿?如意算盘打得真好,可惜了,这个冤大头,我苏大丫不做!”

   苏家动静太大,引来了不少乡亲们在门口观望。

   隔壁刘山家的二儿媳何氏来得最早,听得最全。

   “陈家来给儿子说亲的。”

   她担当起场外讲解,“要二十两彩礼呢。”

   “上门做女婿。”

   “是。”

   “不是秀才儿子,是老二!外头的姘头生的!对!右眼有点儿瘸的那个!”

   陈家那些破事儿,十里八乡早传遍了。

   按说,苏胖丫的行情差成这样,嫁个瘸眼的私生子也算破锅配烂灶,彼此合适。

   可陈家竟然狮子大开口找要二十两彩礼银子,属实有些不要脸了。

   孙二瓜嚷道:“胖丫!我儿子给你做上门女婿!你给二两就够!”

   何氏瞪他道:“去去去!你哪儿来的儿子!”

   众人哄笑。

   黄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能不知道一个私生子值不了二十两银子?

   只不过苏家三口一贯对陈家有求必应,这丫头崩管在外如何蛮横,到了她面前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上了。

   今儿像换了个人似的,油盐不进!

   也怪她原先不知他们手里竟攒了二十两!知道的话,早来把银子拿走了!

   围观的乡亲越来越多,她也不好再撒泼,强忍着挤出一副笑:“大丫啊,舅母是为了你好,你只有嫁给你二表哥,以后才会有好日子过。”

   苏小小道:“舅母,我有相公了。”

   黄氏呵呵道:“我不信!有本事你叫他出来!”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