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护妻

+A -A

  “苏胖丫没骗你,她真的成亲了,我们全给了份子钱的!”

   “是啊!给了三份儿呢!”

   “人家还带着仨拖油瓶呢!”

   “就是一直没见过,胖丫,不会是你相公丑得没法儿见人吧?”

   “哈哈哈……”

   乡亲们再次哄笑。

   苏小小算是明白了,这伙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不帮黄氏也不偏袒她。

   可她还真不能把卫廷叫出来,不是嫌他丑得不能见人,而是卫廷绝不会帮她应付黄氏与乡亲。

   “出了什么事?”

   一道富有磁性的嗓音自后方传来。

   是卫廷的声音。

   苏小小第一反应是,这家伙能下床了?

   第二反应是,完了,要是卫廷不配合,说他不是她相公,她就无法收场了。

   这很像卫廷能做出来的事。

   她捏紧拳头,迅速在脑海里思索着应对之计,浑然没察觉到黄氏与乡亲们的反应。

   卫廷来到她身侧,轻声问道:“家里怎么这么吵?”

   习惯了卫廷的冷嘲热讽,冷不丁他说话语气如此温柔,还不夹枪带棒的,苏小小不由地懵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一旁的卫廷。

   这下她更懵了。

   卫廷的脸消了肿,露出了原原本本的容貌,面如冠玉,浓眉斜飞入鬓,鼻梁高挺,一双深邃如泊的眼睛,此时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他黑曜石一般的瞳仁里,映着她呆呆愣愣的小胖脸。

   他躺着的时候就很显长,站起来却好像更高,身姿挺拔,如松如竹,粗布麻衣也挡不住一身清贵之气。

   苏老爹没骗她啊……这真的是个比何童生好看一百倍的男人!

   苏小小看呆了。

   这是一个足以令所有女人脸红心跳的男人,适才笑话他丑得见不得人的,这会子恨不能把自己舌头要了。

   卫廷微微一笑,拿出手中的棉衣披在苏小小的身上:“穿堂风大,当心着凉。”

   苏小小不是花痴,可这副身体是,不然当初也不至于看见何童生就走不动路了。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卫廷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体贴了?

   卫廷的目光扫过黄氏与被惊得站起身的陈丰,转头问苏二狗:“二狗,他们是——”

   苏二狗答道:“舅舅、舅母!”

   卫廷客气地说道:“原来是舅舅和舅母,快请坐。”

   陈丰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

   苏二狗上前一步道:“我姐夫!”

   好奇怪的感觉啊,明明他很怕舅舅、舅母的,可姐夫一出来,他顿时感觉自己有底气了!

   陈丰从进门到现在,第一次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黄氏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比天上下了刀子更令人震惊。

   卫廷问道:“舅舅、舅母今日上门所为何事?”

   苏小小:呵,你在屋里没听见吗?

   “我……”黄氏张了张嘴,哑巴了。

   方才还口口声声骂这丫头没人要,转头就冒出个如此俊俏的相公,这可把她的脸打的。

   “相公。”确定某人不是来拆自己台的,苏小小的恶趣味上来了。

   她眨巴着不见半滴眼泪的眸子,委屈巴巴地说,“舅舅、舅母是来拆散我们两个的。”

   黄氏一惊:“我几时来拆散你们了?”

   苏小小继续小脸委屈:“舅母方才不是还在给我说亲吗?说天底下除了二表哥,没有别的男人会真心对我好,我又胖又蠢没人要。”

   卫廷含笑看着她:“谁说的?你一点儿也不胖。”

   苏小小用比小鹿斑比更无辜的眼神看着他:“那我蠢吗?”

   卫廷深吸一口气,笑容不变:“不蠢,很聪明。”

   苏小小握住他修长如玉的手,更咽问道:“相公你会不要我吗?”

   你适可而止!

   卫廷微笑:“我是你相公,当然不会不要你。”

   苏小小扑进他怀里嘤嘤嘤:“相公你最好了!”

   苏二狗浑身一抖,我姐的作劲儿又上来了——

   被强行塞了把狗粮的乡亲们:……麻蛋!饱了!

   陈家两口子的打脸打得啪啪的,想到自己大言不惭地讲了那么多,结果苏家早有了上门女婿,只觉无地自容,一刻也没法儿再待下去。

   苏小小抽出帕子,夹子音哭泣:“相公,舅母说大表哥是秀才,我配不上大表哥,改天你也去考个秀才回来!光耀我们苏家的门楣!”

   “人已经走了。”

   卫廷一秒变回冰山男。

   呃……

   这么快。

   没演够呢。

   苏小小意犹未尽地推着他的胸膛,借力让自己从他怀中起来,顺带摸了把他的胸肌。

   卫廷:“……”

   “全走啦?噫?二狗呢?”

   “去灶屋倒水了。”

   卫廷回了自己屋。

   苏小小迈着小胖腿儿跟上。

   卫廷冷着脸在床边坐下:“你又来做什么?”

   苏小小的一双小胖手背在背后,挑眉说道:“当然是给你检查伤势啦……相公!”

   卫廷冷声道:“别乱叫。”

   还是温柔起来的卫廷可爱,虽然是装的。

   苏小小拍了拍手:“好啦,不逗你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卫廷警惕地看着那双朝自己伸过来的小胖手,沉声道:“我自己来。”

   苏小小直起身子,比了个手势:“你来。”

   卫廷解了半天解不开。

   他尴尬地放下手,撇过脸。

   苏小小好笑地走上前上前解了他衣衫,拆开腹部与左小腿的纱布。

   她上次从基地药房拿的全是最新研发的特效药,不得不说,药效是真的好,伤口已结痂,没有丝毫红肿。

   只不过,他伤得肉可见骨,还是要多卧床修养才是。

   “小腿肿了。”

   他平日里偶尔也会下床,但都有苏二狗扶着,并且他是用的右腿的力。

   刚刚为了给她撑场面,他愣是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出来的。

   苏小小没了逗弄他的心思,正色道:“我给你上点药,疼你就说。”

   卫廷淡道:“这点小伤,不至于。”

   是啊,他身上的旧伤痕老多了,不知道是与人拼过多少命。

   处理完卫廷的伤势,苏小小去了后院。

   三小只呲溜呲溜地走进来,萌萌哒地看着他。

   “满意了?”卫廷懒得理三个小崽子。

   三小只伸出小拳拳。

   爹爹辛苦了,给爹爹捶腿。

   卫廷还算满意地哼了一声:“只此一次,下次我可不会再帮她了……咝——捶到伤口了!!!”

   ------题外话------

   早安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