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腹黑

+A -A

  三小只认(敷)认(衍)真(潦)真(草)地伺候完自家爹爹,小脑袋瓜一甩,跑去灶屋找苏小小了。

   都不带留恋的!

   卫廷嘴角一抽。

   小崽子……

   苏小小这会儿正在灶屋的后门外与小吴氏说话。

   今日苏承要去办程家的事,是以苏小小又将三小只托付给了小吴氏。

   作为回报,她拿了一点吃食给小吴氏。

   小吴氏不要:“你早上给的饼子还没吃完呢。”

   “好吃吗?”苏小小问。

   “好、好吃的。”小吴氏说。

   这不是客套话,是实心的。

   有一次弟妹病了,她陪着婆婆去隔壁村吃席,听说请了个镇上的厨子,那是她吃过的味道最好的饭菜。

   可她觉得,苏胖丫做的饼子不比那个厨子做的差。

   苏小小递给她一个盖着的碗:“这几个压碎了,不好卖,不嫌弃的话,你拿回去给孩子吃。”

   小吴氏还想继续拒绝,被苏小小一瞪,乖乖把碗接过来了。

   她回到自家灶屋后才把碗打开。

   说是碎掉的饼子,其实只是有十分轻微的裂纹而已,集市上这种饼子照旧卖的。

   并且碗里不仅有三个饼子,下面还垫着一大块肥瘦相宜的卤肉。

   家里一个月也吃不上两顿肉,基本上紧着公爹、二弟与牛蛋,婆婆和二弟妹何氏偶尔能分到一筷子,她和女儿却是半年没尝过肉味儿了。

   不对,今早苏胖丫给的饼子有肉馅儿的。

   她一天竟然吃上了两顿肉?!

   ……

   对于小吴氏给苏家看孩子的事儿,刘山家人没说什么,苏家人霸道,会压榨人带孩子不足为奇。

   小吴氏不带,难道让何氏与大吴氏去带?

   左不过小吴氏带了孩子,该干的活儿一样也没落下。

   灶屋。

   三个小豆丁围着灶台,踮起脚尖巴巴儿地朝锅里望。

   奈何人还没灶台高,望了个寂寞。

   “娘。”小虎望着苏小小的砧板说,“小斧(虎),吃。”

   苏小小促狭地拿起一片切好的大葱喂给他。

   小虎张嘴咬了一口,被辣得眉头紧皱、直吐舌头。

   苏小小笑得不行。

   有了小虎以身试葱,大虎、二虎没再对砧板上的东西感兴趣,他们转头看向小桌上篮子里卖剩的酥饼。

   他们今早吃过酥饼了,好吃。

   但现在,他们不想吃这个,因为就在刚刚,三个酥饼全被小虎舔过了。

   “姐!我饿了,有吃的没?”苏二狗走进灶屋。

   大虎抓起小桌上的篮子,递给苏二狗:“舅舅,吃。”

   “你们不吃吗?”苏二狗问。

   大虎、二虎摇头,小虎仍在难吃地吐舌头。

   “哦,那我吃啦!”苏二狗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抓了个酥饼往嘴里塞。

   “咦?味道怎么怪怪的……”

   --

   苏老爹去处理程家的事了,估摸着晚上才回。

   苏小小做了个葱爆腰花,炸了一碗小酥肉,抄了两个青菜,又蒸了几盅鸡蛋羹。

   她之前蒸一大碗,三小只不爱吃,他们喜欢用小盅盅装起来,一人一份。

   苏二狗与卫廷也有份。

   “二狗,端菜了。”

   “来嘞!”

   苏二狗麻溜儿地进了灶屋,把炒好的菜端出去,又给一家子盛了饭。

   苏小小去了卫廷屋。

   “是给你端进来,还是你出去和我们一起吃?”她问道。

   卫廷望了望在堂屋里跑来跑去的三个小崽子,说道:“我出去吃。”

   苏小小来到床边。

   “做什么?”

   “扶你啊,你自己能走吗?别又把左腿走坏了!浪费的可是我的药!”

   卫廷皱了皱眉,大概是想让苏二狗过来,可犹豫一瞬,还是把手递给了苏小小。

   苏小小将他扶去堂屋坐下。

   “姐夫!你伤势好多了吧?”苏二狗问。

   这声姐夫,卫廷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道:“好多了。”

   卫廷坐苏小小对面,苏小小左边是三小只,右边是苏二狗。

   三小只坐下去太矮了,苏小小将椅子反过来靠着桌上,让三小只站在椅子上吃。

   苏二狗拿起碗筷,凑到苏小小耳边小声说:“姐,姐夫是挺好看的吧?我和爹没骗你吧?是不是比何童生好看一百遍?早说了你会喜欢!”

   卫廷不紧不慢地吃着菜。

   苏小小睨了卫廷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声儿来:“你声音还能再大点儿吗?吃饭!”

   “哦。”苏二狗埋头干饭。

   三小只也认认真真干饭,就是他们太小了,吃得满桌满身都是。

   这下,换卫廷去看苏小小了。

   苏小小眼底没有丝毫不耐与厌烦。

   卫廷心下稍安,他夹了一块放在他面前的肉,吃着吃着顿住了。

   “这是什么菜?”

   他问苏小小。

   苏小小看了一眼,说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卫廷想了想,说道:“倒也没有,就是……味道有点儿奇怪。”

   “是猪腰。”苏小小说。

   “咳!咳咳咳!”卫廷呛到了,转头避开饭桌剧烈地呛咳起来。

   咳完了才一脸震惊地看向苏小小,“你再说一次,这是什么?”

   “猪腰啊!”苏小小微微一笑,“我用黄酒去了腥味儿!吃起来是不是又嫩又爽口!”

   卫廷忽然觉得碗里的菜不香了。

   苏小小把菜盘往他面前推了推:“特地为你买的,以形补形,多吃点儿!”

   卫廷拿筷子的手捏得咯咯作响:“我、腰、很、好!”

   苏小小扫了三小只一眼,点点头,若有所思。

   卫廷:“……”

   他不是那个意思!

   --

   入夜后,苏老爹可算是回来了,他奔走了一整日,先是从何家要回了欠条上的十五两银子,再是领着老程的遗孤,上门挨个还上了程家欠下的债。

   最后剩下七两,程家说什么也不要,他偷偷塞进了程家的衣柜里。

   了却了一桩心事,终于能合眼了,当苏小小把晚饭端进他屋时,他已经呼呼睡着了。

   苏小小回了自己屋。

   她一边在脑海里记着账,一边盘算接下来的生意该怎么做。

   上辈子没为钱财发过愁,如今恨不能一个铜板掰成两个来用。

   三小只今晚又来蹭睡,被苏小小狼心似铁地拒绝。

   三小只去和苏二狗睡。

   没睡多久,西屋传来了苏二狗的尖叫:“啊啊啊!尿了!尿了!”

   ------题外话------

   猜出是谁尿床了吗?

   23333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