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鉴定结果(二更)

+A -A

  西晋小郡主正在院子里玩五虎,突然下人禀报秦苏来了。

   西晋小郡主眸子一亮,忙让人将苏小小叫了过来。

   苏小小是和卫廷一块儿来的。

   只不过卫廷在前院碰到了西晋皇女,二人谈公事去了。

   “秦苏!”西晋小郡主见到苏小小很开心。

   苏小小笑了笑:“明日要去行宫了,我来看看小郡主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给五虎送点鸟食。”

   快被rua秃的五虎立马鸟躯一震,表示自己还可以被rua个一百次!

   西晋小郡主抱着五虎道:“没什么要帮忙的,母亲都让人收拾妥当了,行宫好玩吗?”

   苏小小摇摇头:“我也没去过。”

   西晋小郡主记起来了,护国公流落民间,秦苏也是在民间长大的。

   她倒是没因此而瞧不上秦苏,她母亲教导过她,英雄不问出处。

   何况秦苏在乡下长大,也没影响秦苏比别人厉害呀。

   苏小小指着西晋小郡主怀中的蓝色小鹦鹉道:“小郡主,五虎好像想出去玩。”

   五虎一愣。

   它想出去玩吗?

   它明明只想磕鸟食啊!

   这年头的二五仔越来越不好当了!

   五虎扑哧了一下翅膀。

   “五虎你想去哪儿?”西晋小郡主问。

   苏小小望了望北燕使臣的院子。

   五虎振翅飞了过去。

   北燕使臣也在收拾行李,一部分已经提前运过去了。

   她们到的时机恰恰好,赫连邺刚吃完饭出去了,下人们收拾完碗筷从他房中出来。

   “喂!你怎么来了?在我舅舅屋门口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

   赵康宁的娇喝声出现在苏小小身后。

   苏小小其实并不知这间屋子是谁的,正想问来着,某人提前给了她答案,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要不怎么说她能靠薅赵康宁的羊毛走上人生巅峰呢?

   苏小小不动声色地顺了个酒杯,侧过身来,露出了被自己挡住的西晋小郡主。

   看到西晋小郡主的一霎,赵康宁的脸色瞬间变得柔和,连声音也温柔了起来:“小郡主,你也在呢,你是来找我的吗?”

   西晋小郡主摇摇头:“没有啊,我是来找五虎的,咦?五虎上哪儿去?”

   五虎见某个没良心的主人已经得手,扑哧着翅膀飞回小郡主怀里。

   西晋小郡主开心地rua它鸟头:“五虎,下次别乱跑,知道吗?”

   苏小小道:“小郡主,既然找到五虎了,我们回去吧。”

   东西到手,没必要再多待。

   赵康宁自打上次斗琴输给苏小小之后,便将苏小小记恨上了,眼下本不欲让苏小小轻易离开,可偏偏苏小小是和西晋小郡主一道过来的。

   她兴师问罪都得投鼠忌器。

   最终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人离开。

   “看够热闹了?”

   她冷声开口。

   走廊的拐角处,一名年轻男子迈步走了过来。

   他的衣着打扮与寻常公子无异,不同的是,他的眼神格外有些阴冷。

   他望着苏小小逐渐远去的背影,问道:“她就是让公主与北燕使团吃了大亏的人?卫廷的新婚妻子?”

   赵康宁冷声道:“就是她!”

   “比不上公主万一。”年轻男子说。

   赵康宁讥讽道:“那为何卫廷看不上我,执意娶了她?”

   年轻男子叹道:“两国关系紧张,卫家与赫连家又是死敌……”

   赵康宁打断他的话:“秦家与卫家又何尝不是死敌?为什么她能做到,我不能?”

   不待年轻男子安慰她,赵康宁再次开口,“你的蛊一点用都没有,卫廷到现在也没被迷惑心智!”

   年轻男子冷哼道:“那是司空云不会下蛊,公主请放心,明日我会与公主同去行宫,一定让公主得偿所愿!”

   苏小小告别西晋小郡主,卫廷也结束了与西晋皇女的交谈,二人回了卫家。

   苏小小进了耳房,双眼一闭,进入了药房。

   杯子上有赫连邺的唾液,苏小小用它与卫廷的头发进行了基因比对。

   苏小小拿到了检测结果:“原来如此。”

   苏小小走出耳房,卫廷坐在椅子上看书等她。

   “你刚刚没偷看吧?”苏小小挑眉问。

   卫廷给了她一个不想说话的小眼神。

   苏小小其实一直不大清楚自己进药房在外人看来是什么样,她曾当着景弈与他手下的面进去过一次,可能是她没乱动,也可能时间太短,他们并未发现异常。

   但她总觉得这种事,还是谨慎些的好。

   卫廷知道她有奇奇怪怪的手段和秘密,只不过,他没有偷窥的习惯,除了查案。

   苏小小知道自己多心了,轻咳一声在他身边坐下:“结果出来了,赫连邺与你并无亲缘关系,他不是你祖父的亲儿子。至于他是不是大长公主的,就不得而知了。我手里没大长公主的任何身体组织。”

   其实,是不是大长公主的都不重要了,只要和卫家没关系就够了。

   苏小小明显感觉到卫廷神色一松,她说道:“这么看来的话,赫连邺是被人利用了。”

   被谁利用的,不言而喻。

   她想找个大冤种,恰巧赫连邺又是父不疼、母不详的私生子,完美符合她心目中的人选。

   当然了,只符合条件还不够,怎样给赫连邺洗脑、让赫连邺相信就是她的本事与能耐了。

   “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呐。”

   苏小小越想越觉得此人可怕,谋算人心的能力几乎无人能及。

   “不过,我有一件事想不明白,北燕与大周本就不睦,就算赫连邺不是武安君‘遗弃的儿子’,赫连邺也不会对武安君与卫家心慈手软。她这算不算多此一举?”

   卫廷想了想,心中有了答案:“她真正要骗的人……是我祖父。”

   赫连邺不是武安君的对手,可倘若赫连邺去找武安君兴师问罪,说自己就是当年险些被他扼杀腹中的长子呢?

   武安君自然不会轻信,但只要存了哪怕一丝怀疑,与赫连邺交手时都可能分心与迟疑。

   这就给了赫连邺杀死武安君的机会。

   另外,有了这层仇恨在里头,赫连邺在对付卫家人时的确变得无所不用其极。

   苏小小道:“这次去行宫要小心。”

   继续求个月票,我去写三更。

   (本章完)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https://m.zzdxss.com/jiangjun_furenhannizhongtianl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