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该死的起床气

+A -A

  慕倾城:……

   听着北离玥的一番话,慕倾城内心触动了一下。从未有人真心跟他说过这么多话,也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旁的人,知晓他的本性,知晓他有杀人之心,都躲得远远的,可这个丑女人,竟要求与他好好相处。

   “你到底是谁?”他看了一眼手中包扎得结结实实的红色布条,直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北离九公主。

   一个时辰前,他接到风寒传来的密函,密函上所诉关于北离玥之事,与之前丝毫不差,但眼前这个女人,处处透着诡异。

   或者可以说,她是北离九公主,却跟北离九公主不是同一个人。

   被慕倾城冷不丁一问,北离玥顿住了脚步。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不可能啊。

   她是魂穿到了北离玥身上,这件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不可能知道。

   为了打消他的疑虑,她推着轮椅继续朝前走,并云淡风轻地回道:“我是堂堂北离九公主,北离玥,还能是谁?你不会被我气傻了吧,傻了也没关系,本公主不嫌弃你。”

   慕倾城没再说话。

   一刻钟后,两人回到了军营。

   北离玥想也没想,就将慕倾城推往自己的军帐。

   “站住。”

   “咋了,一惊一乍的。”

   “本王自己来。”

   “好吧好吧,你自己来,我先回去睡觉了。”

   说实话,慕倾城加上轮椅,很重很重,北离玥的手都快酸死了,现在她并不想与他多纠缠,只想回到床榻上,舒舒服服睡个美觉。

   ……

   翌日一大早,北离玥就被门外的训练声吵醒了。

   她愤懑地将脑袋藏进床褥里,想再补一个回笼觉,可外面的呐喊声,轰隆隆吵得头疼。

   “什么鬼,吵死老娘啦,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

   她猛地坐直身子,蹬了两脚褥子,气狠狠翻下了床,连头发懒得梳,冲出了军帐,怒吼了一声,“吵死了。”

   正在训练的士兵齐刷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又齐刷刷看着站在军帐前,顶着一头凌乱炸毛的鸡窝头的丑女人。

   北离玥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军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们起早贪黑训练是为了保卫一个国家的和平。

   该死的起床气。

   她深深鞠了个躬,尬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冒犯了,你们继续,继续。”说完,一溜烟钻进了军帐。

   众人只当看了一个神经病发疯,又继续训练。

   慕倾城眼中闪过一抹冰寒,如此目无军中法纪,她是第一人。但看到她下一秒认错的样子,又觉得有一丝无奈。

   奇奇怪怪,‘能屈能伸’,他真的捉摸不透这个女人。

   “风林,她昨日有何异常?”

   咻!

   风林窜了出来,将昨日北离玥与她的三个侍卫说的那番话,以及在军帐里讨论关于去九幽山之后的安排,一字不落地复述给了慕倾城。

   约法三章!

   只有我家夫君一人!

   不想做一个婚内出轨的人!

   慕倾城嘴角微微上扬,好似听到这番话心里很舒畅。

   一旁的无影看到自家主子笑了,瞪圆了眼珠。

   刚才风林说了啥?

   主子竟然笑了,笑了。

   而且并非冷笑,是一抹温柔的笑。

   只不过这一抹浅浅的笑容,转瞬即逝,慕倾城的眸色中又染上一分不安。

   军帐内,北离玥梳洗好之后,依旧换了一袭红裙,便过来找无影了。

   “无影,昨日给你的药材单子,准备的怎么样。”她直接绕过慕倾城,站在无影身侧小声问道。

   无影见她离自己这么近,不禁打了个寒颤。

   “回王妃,都准备妥当,在王爷的军帐内。”

   “哦,好,那我过去看下。”北离玥径直去了慕倾城的军帐。

   慕倾城抬眸睨了一眼那抹鲜红的背影。

   去本王的军帐,不应向本王请示一下吗?没有规矩!

   跟北离玥讲规矩,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她大摇大摆走进慕倾城的军帐,绕着军帐溜达了一圈,在角落的木箱中发现了无影准备好的药材。

   翻找了半天,只拿了天山雪莲、九霄鬼藤和其他几味普通药材,拿过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军帐。

   匆匆忙忙吃完早膳,趁着时间还早,她开始为自己配制解药。

   北离玥脸上的毒为驻颜散,名曰驻颜,实则是毁容,只需涂抹一点点,就能渗入人的肌肤,使肌肤表面一层的皮慢慢溃烂,然后长出脓包。

   脓包繁衍期间,奇痒无比。

   之前脸上之所以还残留着血丝,是因为脸上又长出了新的脓包,如果再不及时解毒,怕是整张脸皮都要脱落。

   她将配好的药材磨成了药粉,还特意加入了一味天山雪莲。目的是为了去除毒素后,让肌肤细如凝脂,更胜从前。

   “阿怜,给本公主打盆水来。”

   “是,公主。”

   药粉磨好之后,放一点在水中,每日清洗一次。

   毒素慢慢清除,脓包也会渐渐瘪下去,十日之后,等表面一层黑皮脱落,就可以恢复原本的容貌了。

   她试着清洗了一遍,发现脸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那便说明此解药没有任何问题。

   洗好之后,她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打了个包袱背在身上就出了军帐。

   “墨辰、君昊、段离,咱们出发。”

   咻咻咻!

   三人瞬间出现在她的身侧。

   北离玥没有轻功,更无内力,看到这三人闪现到自己眼前,不禁拍了拍手掌。

   “走吧,咱去找王爷道个别,毕竟咱们这次出门得差不多半个月。”

   “王妃,主子知道你要出门,特意在军营门口等着。”风霄突然蹿出来,半跪在北离玥面前。

   “我去……”北离玥拍了拍心门。

   怎么稍微武功高强的人都神出鬼没的,出来不吱个声也就算了,咻地一下从天而降,想吓死老娘啊!

   不知道有句话叫,人吓人,吓死人吗?

   “老哥,你是哪位啊?下次出来之前,能否先打个招呼,本公主的半条命都快被你吓没了。”

   风霄:???

   先打个招呼?

   咱暗卫训练时,可没有教这些。要的就是出其不意,要的就是敌人发现不了自己的踪影。

   “回王妃,属下风霄,属下现在带你去见王爷。”

   “好吧好吧,起来吧。”北离玥无奈地挥了挥手,跟着风霄到了军营门口。

   慕倾城端坐在轮椅上,依旧是一袭玄衫,戴着丑不拉几的面具。

   不过,他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事物,可旁人却看不穿猜不透他。

   他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帝皇气息,哪怕是站在他面前,哪怕他现在无法催动内力,都令人感到害怕,不敢靠近半分。

   可北离玥是谁,一根老油条,压根不将慕倾城放在眼里。

   她笑呵呵地上前,摆着小手打招呼:“王爷,早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从红月开始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柯南里的捡尸人开局变终结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进击的导演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绝色毒妃:高冷残王的心尖宠 https://m.zzdxss.com/juesedufei_gaolingcanwangdexinjianc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