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墨……辰……

+A -A

  众人看到她奇奇怪怪的手势,一脸懵逼。

   “此去多久?”慕倾城磁性清冷的声音响起,北离玥听着笑弯了眉。

   这男人只要好好说话,还是很有魅力的。

   “大约半个月吧,不过也不一定。”

   此去九幽山,到底会碰到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传闻,九幽山有进无出,北离玥心中很是忐忑。

   但是要给慕倾城解蛊,九幽山非去不可。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如此执着于给这个男人解蛊治病,或许是因为爱吧,也或许是因为他长得实在太俊美了,不惜看到他被蛊毒折磨,不惜看到他坐在轮椅上,沧桑半生。

   如此绝色无双、倨傲脱俗的男人,就应该站在巅峰,令人膜拜,令人为之颤抖。

   慕倾城袖袍一挥,风林便将一匹红鬃骏马牵了过来。

   “你会骑马?”慕倾城眸中带有一抹疑色,他所知道的北离玥是不会骑马的,甚至连马都没有牵过。

   可,这个丑女人自己要求要一匹好马,想来骑术不错。

   北离玥傲娇的耸了耸肩,“你猜。”

   众人:……

   这世上,北离玥是第一个敢让南慕国摄政王猜的人!

   慕倾城没有接话,面无神色静静看着她。

   北离玥扫视着身旁的人,发现大家都齐刷刷投来看猴一般目光。

   大型社死现场,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她尬笑了声,“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了。”

   说完,北离玥走向那匹红鬃骏马,顺了顺它的毛,还俯在它的耳朵边小声嘀咕了句,“我亲爱的马儿,以后你就是本公主的坐骑了,乖乖哒~”

   也不知是马儿听懂了她的话,还是怎的,红鬃马竟发出了一声长鸣。

   “咴……”

   众人讶异的看向她,觉得不可思议。

   她扭头看了一眼无影,“这马儿有名字没?”

   “它叫追月,是……是王爷的战马。”

   是慕倾城那货的战马?

   北离玥迷惑地目光看着慕倾城,“喂~王爷,你的马我不要,给我换一匹。”

   “咴……”追月又长鸣了一声。

   她被追月的叫声吸引了,又顺了顺它的毛:“追月,你的意思是不想我换啊?”

   “咴……”

   不只是众人错愕,连慕倾城的眸中都有一丝不解。他跟追月交流时,也没见追月对自己有多热情,可为何见了这丑女人,如此兴奋?

   “本王已有三年未骑马,它既然愿意跟着你,便送你了。”

   看到追月如此热情不舍,北离玥也不好辜负追月的一片心意,拍了拍它的脑袋瓜,“追月,跟着姐混,保证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马儿。”

   “咴……”

   “王爷,多谢割爱。”北离玥提起裙摆,**一挥,率性洒脱地跨上了马。

   身后的墨辰、君昊和段离,也跟着上了马。

   “追月,出发。”北离玥两腿一夹,挥动缰绳,策马飞奔。

   慕倾城墨眸淡然,如水一般,盯着远去的红色背影,直至消失在长路尽头,才收回目光。

   这个女人,带来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她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

   赶了一个多时辰的路,北离玥让大家放慢了步伐,骑着马儿慢慢悠悠晃荡着。

   “你们都是南慕国的人吗?”北离玥是个话痨,一路上不说话,那得把她憋死。

   “是啊,属下的家就在军营附近的一个小村,十五岁入军营,已经有五年了。”段离很热情地接过她的话。

   北离玥看了他一眼,只要看到他那张憨厚真诚的脸,便忍不住想笑。

   “噗嗤~”

   “公主,笑什么?属下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段离懵逼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没有任何东西。

   “有点帅。”

   “帅?是什么东西?”

   北离玥一脸黑线,“夸你长得好看。”

   她扭头看向君昊:“那你呢?小昊昊,你也是南慕人?”

   小昊昊?

   给一个大男人取名小昊昊,实在是难听,丢面。

   君昊眉头紧蹙,投出无奈的目光,“公主,属下叫君昊,不叫小昊昊。”

   呵呵。

   不过是起个外号而已,况且小昊昊多好听啊。

   “你是本公主的人,本公主赐名你不喜欢?”

   “属下不敢。”

   “这才对嘛,本公主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属下不是南慕人,而是苍兰人,三年前因一场意外,家人全都惨死,属下被人所救,带到了南慕,此后便留在了南慕,入了军营。”说起这段往事,君昊温柔的眸色中掠过一抹戾气,转瞬即逝。

   北离玥浅叹了一声。

   原来她家小昊昊的身世如此悲惨,孤身一人流落异国,真是可怜呐。

   “小昊昊,对不起,让你想起了伤心事。以后,本公主就是你的亲人了。”她伸出小手在君昊的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多谢公主关心。”三年来,他日日都想回到苍兰,可那个地方他现在还回不去。

   君昊心里暗想:终有一天,那些本属于他的东西,必须全部夺回来。

   北离玥安慰完小昊昊,又策马到墨辰身侧。她发现墨辰不仅跟慕倾城一样高冷,还是一个闷葫芦,惜字如金。

   “墨辰,一路上你一句话都没说,会憋坏的。”

   他没有说话,深邃无光的眸盯着前方,好像这世间的任何事物都跟他无关。

   “墨辰,小辰辰,小墨墨,你说句话啊。”

   “小……墨……辰……”她故意将这三个音拉得很长。

   终于,墨辰有了一些反应。

   “公主。”

   虽然他只说了两个字,虽然语气很冰冷,但让他开口说话真不容易,北离玥只当逗他开口是一桩乐趣,打发一路上的无聊时光。

   “哎呀,原来你喜欢本公主叫你小墨辰嘛。”她讥笑了一声。

   “这个外号跟你这一米九的大个虽然不是很搭,但是……既然你喜欢,那本公主以后便叫你小……墨……辰……吧。”

   “小……墨……辰……”

   “小……墨……辰……”

   “小……墨……辰……”

   墨辰:……

   他别过头睨了她一眼,北离国的九公主莫非是傻子?

   北离玥捕捉到他的目光,与他四目相对,发现他的那双寒冰眼里尽是‘你是个傻子吧’的意味。

   本仙女哪里傻了,明明冰雪聪明!

   “小墨辰,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本公主,本公主可一点都不傻,嘿嘿……”

   墨辰眸中染上一抹狐疑,这女人怎知道他心中所想?

   难道她都是装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长夜余火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兵了?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次元法典明克街13号开局装成造物主不科学御兽我在龙族当老师柯南里的捡尸人
绝色毒妃:高冷残王的心尖宠 https://m.zzdxss.com/juesedufei_gaolingcanwangdexinjianc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