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为什么背叛我

+A -A

  听闻北离九公主大字不识,容貌尽毁之后常年被关在北离王的冷宫中,怎么现在看来,眼前的北离九公主狡猾得很。

   “小墨辰,怎么一直盯着本公主看,难道看上本公主啦?”她发觉墨辰一直打量着她,嘴角微扬,调侃道。

   “公主是摄政王妃,属下不敢宵想。”墨辰眸色渐渐平静,又死鱼眼一般盯着前方,不再说话。

   北离玥翻了个白眼。

   古人就是迂腐,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东拉西扯了一个时辰,她发现只有憨憨段离话比较多,而且不嫌弃她这个话痨。

   君昊稍微比墨辰好一点,但也是问一句说一句,从不主动说话。

   就这样,四个人赶在太阳落下之前,到了九幽山脚底。

   他们并未直接上山,而是在山脚下的一农户家借宿了一晚。

   为了不吓到农户家的大爷大娘,北离玥很不情愿地拿出一条面巾戴在了脸上。

   面巾戴上的那一刻,君昊和段离都有点看懵了。

   因为北离玥受伤的脸,主要伤的部位是脸颊两侧,戴上面巾后,刚好将伤口全部挡住了。

   那一双清澈明朗的凤眸生得极美,浓黑茂密的睫毛轻轻眨着,好像一只只跳舞的小精灵。

   如果公主没有毁容,应该是一位绝色美人。

   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

   段离粗粗叹了一口气。

   北离玥发现他不太对劲,走到他身边,“喂~小憨憨,你叹气干嘛?”

   段离:……

   他何时成了小憨憨?公主这是嫌弃他太笨了吗?

   他一脸不服气说道:“公主,属下为何叫小憨憨,是属下太笨了吗?”

   虽然段离长得有一米八,看上去高大威猛,但他生起气来,真的很像一个三岁的小孩子。

   能想象一米八的汉子,在你面前气呼呼的为自己抱不平的样子吗。

   “哈哈哈……”北离玥看到他那个熊样,实在没忍住,捧腹大笑。

   “小憨憨……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公主,请不要叫属下憨憨。”段离表示,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被公主嘲笑也就罢了,君昊和墨辰那两货,竟然也偷笑了。

   北离玥笑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最后发出咯咯咯的鹅叫声和哼哼哼的猪叫声。

   大爷眼神和耳力都不太好,还以为自己养的鹅和小猪仔跑了出来,还让大娘赶紧将他们抓回去。

   这一举动,引得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北离玥也没想到,墨辰那个垮脸都染上了一抹迷人的笑意。

   只是他的笑声很小,笑容也是转瞬即逝。

   终于,北离玥安静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朝着段离说道:“好啦,不叫你小憨憨了,叫你小离子好不好?”

   段离:……

   小离子!!!

   这名字怎么听着像……小太监的名字。

   在公主心里,我不是笨,就是像太监?他抬头仰望天空,满脸都是蛋蛋的忧桑。

   想拒绝,又不知如何开口。

   算了,指不定下一个名字更难听。小离子就小离子吧。

   良久后,在大爷大娘热情待客之下,四人吃得饱饱的,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

   赶了半日的路,刚沾上床的北离玥,一秒进入了梦乡。

   梦里。

   她又来到了那座万丈悬崖边,此时她已经被战地最信任的人下了迷/药。

   “寒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今日之前,她跟寒川还是战地最令人艳羡的一对倾城佳人,可晚上他们一同出任务时,寒川在她的水壶里下了药。

   然后就被他带到了这座悬崖边。

   她到死都没明白,爱她如命、宠她入骨的男人为何背叛了她。

   被寒川推下悬崖的那一刻,她记得寒川满目狰狞,还露着一丝得逞的邪意。

   为什么?

   “寒川,为什么要背叛我?”

   “为什么要背叛我?”

   “为什么?”

   “……”

   这一夜很漫长,她一次又一次梦到寒川推她入悬崖的那一幕。

   翌日清晨。

   北离玥从睡梦中惊醒,猛然睁开眼,坐直了身子。

   她小声嘀咕了句,“寒川,你为什么背叛我!”

   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从她魂穿至北离玥身上的那一刻,她就确信,寒川真的彻彻底底背叛了她。

   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回去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在床上呆坐了一盏茶的功夫,她才迷迷糊糊翻身下床,梳洗了一番,带上面巾出了门。

   墨辰三人早早候在了门口。

   准确来说,墨辰一晚上都没有睡,趴在她的屋顶暗暗观察了一晚上,而她重复的那一句梦话,一字不落的被墨辰听到了。

   北离玥不知道墨辰监视过她,跟大爷大娘告别之后,就带着三人上了九幽山。

   四人走了将近半个钟头,并未有任何异常,不说毒蛇猛兽,一只毒虫都没有看到。

   刚上山时,她心里就闷闷的,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小心点,越往里越危险,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北离玥警惕地嘱咐道,她的神经紧绷,不敢有一刻放松。

   又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他们遇到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毒蛇。

   北离玥从包袱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颗白色药丸服下,接着又给三人一人一粒。

   “这是解毒丸,虽然没有百毒不侵之效,但一般的毒都没有作用。”

   话落,一条比手臂还粗的毒蛇朝着北离玥扑来。

   当她拔出腰间的匕首时,墨辰就已经‘刷’地一下,将毒蛇的脑袋砍了下来。

   紫色的血液溅得满地都是,北离玥的红裙也染上了不少。

   她撇了撇嘴,“小墨辰,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本公主的衣服都被你弄脏啦,下山后,你亲自帮我洗干净。”

   墨辰:……

   他表示很无语。

   要不是他及时出手,她早就丧命于毒蛇之口。

   “别动,有毒。”北离玥看到段离走到那条毒蛇跟前蹲下,像是要捡什么东西。

   吓得段离赶忙将手缩了回来。

   众人走近一看,毒蛇的腹上散发淡淡的白色光芒,时有时无。

   北离玥又从包袱里掏出一个药瓶,将瓶子中的白色液体淋在了匕首上,然后很熟练地划开了毒蛇的腹部。

   刺鼻恶臭的气味扑面而来。

   “呕~”

   “呕呕~”

   北离玥和段离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尼玛,这吃的啥,怎么这么臭,比屎还臭,恶心死老娘了,呕呕~”

   她一边抱怨,一边轻轻用匕首挑开那坨散发着恶臭的不明物。

   只见一个足球大的东西滚了出来,黑不溜秋的,上面还粘连着许许多多的毛发。

   仔细一看,那白色的光芒就是从这坨毛绒绒的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

   “它……它在动。”段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喊起来。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我就是神!稳住别浪剑来四合院之好好活着灵境行者开局装成造物主影视猎魔人穿越后被迫登基神诡大明
绝色毒妃:高冷残王的心尖宠 https://m.zzdxss.com/juesedufei_gaolingcanwangdexinjianc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