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疑神疑鬼

+A -A

   依然还是那弧月御剑术。

   这四名弟子被派出来看守山门,连内门弟子都不算,实力能有多强。

   只不过是引气境而已,当然挡不住姜城。

   剑影一闪而过,四人脖颈喷血,倒了下去。

   干净而利落。

   “好了,继续出发,前头带路!”

   “得嘞!”

   梁长老也见怪不怪了。

   他甚至觉得,这样一路杀进去,还挺豪迈的。

   将来,外界流传的版本就会是‘我和掌门合力攻下极月宗’,‘我和门主并肩作战杀出一条血路’,‘我和姜城共同击杀极月宗数十长老’……

   梁达之名,将传遍清澜府九山十七洞,光耀数辈人。

   这么一想,也还挺美的哈!

   想到这里,他的身子都轻盈了许多。

   “掌门,这边,这条路更近!”

   两人就那么毫不掩饰也毫不避让的杀了进去,因为太过突然,极月宗压根没有任何防备。

   一天前才刚刚得胜而归,谁能想到今天就被攻打了。

   沿途也就一些最高不过聚元境的弟子,甚至都不用姜城出手。

   梁长老为了之后能多分点战利品,现在杀起杂鱼来,那叫一个卖力。

   百丈剑芒就像是开了无双割草模式一样,见人就砍。

   姜城乐得清闲,跟在后面看他表演。

   此时,外围那些闲散修士都快炸开锅了。

   “疯了疯了!”

   “这两人不要命了吧?”

   “不管他们要不要命,极月宗这次损失还真不小,死了不少人了。”

   “事情闹大了……”

   当齐高鸿闻讯带着一众长老火速杀至之时,梁长老的人头都已经刷到135个了。

   “梁达,你好大的胆子!”

   “竟敢屠戮我门人,还是低阶外门弟子,你有没有一点分魂境该有的风范?”

   “将他碎尸万段!”

   齐高鸿眼珠子都红了,其他长老的牙齿都快咬碎了。

   这些弟子修为虽然不高,但却是门派的未来。

   就这样被杀了一百多个,任谁都会心痛,何况这是冲进自家疯狂打脸。

   谁能受得了?

   梁达现在底气十足,根本就不把他们当回事。

   “不光是这些弟子,就连你们都会死!”

   他擦了擦染血的长剑,一脸倨傲。

   “不过是早晚的分别而已。”

   “又何必着急呢?”

   靠,这梁长老装起逼来,也挺熟练的嘛。

   姜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这反常的底气,倒是让齐高鸿等人意外了。

   一时间,反倒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目光落在了姜城身上。

   “你是谁?”

   梁达再次跳了出来。

   “就你们这些臭鱼烂虾,也配和我们掌门直接对话?”

   “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的新掌门姜城将会屠灭你们满门!”

   说完,他又跳了回来,藏在了姜城身后。

   这家伙,姜城真是无力吐槽了。

   哦,你来装逼,我来扛主力?

   真是个老阴货啊!

   “新掌门?”

   齐高鸿眼瞳一缩,视线如钉子般射在了姜城身上。

   “就是你杀死了我宗七名长老?”

   “没错,就是我。”

   姜城大喇喇站了出来。

   “那七名长老我杀得很爽,你要是有意见可以提,但是我肯定不会改。”

   装逼之路,城哥势必要独领风骚,岂能被区区一个梁长老抢了宝座。

   “你!”

   齐高鸿气得脸都快从红色变成白色了。

   “你是受谁指使的,说出你身后的势力吧!端木世家我知道,那边并没有你这号人!”

   他一眼就看穿了姜城只有分魂四重。

   这实力不可能办到那种事。

   但就算这个人是疯子,梁达总不会陪着一起犯傻。

   这些年和飞仙门经常有摩擦,梁长老这个人他是研究过的,贪生怕死跑路算是他最拿手的绝技。

   这种人突然化身为勇士,难道这姜城实力不是表面境界那么简单?

   “没有啊,和你们作对,只是我个人的兴趣。”

   姜城嘿嘿一笑:“我只有分魂四重,你都不敢出手吗?”

   他越这么说,齐高鸿反而越慎重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尤其藏在后面的梁长老又忍不住冒头喊了一嗓子。

   “掌门别和他们这群蝼蚁废话了,灭了他们!”

   姜城有点不爽了:“你在教我做事?”

   你是掌门还我是掌门?

   你这逼装过头了啊,非要跟我抢逼王宝座吗?

   “不敢不敢……”

   梁达连忙又缩了回去。

   心里暗骂,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这时,对面的齐高鸿也终于有了决定。

   他朝御剑堂的堂主赵初阳使了个眼色。

   “试试他的实力!”

   他很怀疑姜城实力不止分魂四重,自己又不敢试探,万一一试就被秒了呢?

   赵初阳作为御剑堂的堂主,实力仅次于他这个掌门,达到了分魂八重。

   如果他迅速落败,那就说明姜城实际是灵台境。

   那样的话,今天就要忍下这口气了,先做逃亡打算了。

   赵初阳幽怨地看了他一眼,恨不得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

   齐高鸿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

   这时候,谁敢试啊。

   但掌门之令,又不能不尊,除非他要当场叛门。

   最终,只能硬着头皮,一步一挪的来到了场中。

   在其他长老一片同情的眼神中,拔出了剑。

   “你敢进犯我极月宗……就,就要想到代价。”

   他说话都有点不连贯了。

   “你这是在挑衅我了?”

   其实现在姜城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主动挑衅了,反正系统说了,极月宗这里可以随便浪。

   但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吓得赵初阳冷汗直冒。

   他生怕激起姜城的杀心,竟是改了口。

   “没,没有,我只是想要和姜掌门讨教两招,最好是点到为止……”

   姜城不满了,点到为止自己不就死不了了?

   “别啊,点到为止多没意思,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两派是生死仇敌了?”

   说完,他不耐烦的祭出灵剑杀了上去。

   一看那剑,齐高鸿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那不是姚秋临长老的佩剑么?

   居然也落在了他手里,难怪昨天他和另外两名长老的命牌也破碎了。

   这小子,是个杀星啊!

   看来要做好逃走的打算,呆会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时要快点,免得被追上。

   他还在那想着后事呢,场中血光一闪,一道身影倒了下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http://m.zzdxss.com/kaijujiangliyiyitiao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