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失踪

+A -A

  “兵哥寄来的?”

   张元清看完信上的内容,皱起眉头。

   什么叫改变人生?什么叫无法驾驭?

   真是的,话也不说清楚.......他再次把目光投向黑色卡片,反复观察,确认这只是一张平平无奇的卡,非要说不同寻常,就是手感不错,材质似乎很稀有。

   难道是某个顶级会所的至尊卡?36d的小姐姐确实只有我这样的奇男子能驾驭。

   雷一兵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死党, 小名阿兵,比他大两岁,外公外婆还没有购置新房时,两家住在一个胡同里。

   雷一兵力速双a,智力c,从小就很罩他,打架冲在前头, 挨打留下断后, 谁要是嘲笑张元清是没爹的孩子, 雷一兵就会替他出头。

   所以张元清一直喊他兵哥。

   阿兵高中时成绩并不理想, 因此去隔壁的江南省念了大学,打那以后, 分隔两地的他们联系就少了。

   张元清一边把黑卡放进冲锋衣口袋,一边拿起手机给兵哥发送信息调侃:

   “是哪家会所的至尊卡,至少给我地址或者联系方式吧。”

   这条信息发过去,半小时了都没收到回复。

   张元清索性拨通兵哥的电话。

   “嘟嘟”两声后, 电话接通,扬声器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喂!我是雷一兵父亲。”

   “雷叔叔?”张元清一怔,旋即欣喜道:

   “兵哥这周回松海了?你让他接一下电话, 我有事找他。”

   电话那边沉默一下, 继而响起沉痛的嗓音:

   “元子, 我在江南省。阿兵他失踪了.......”

   兵哥失踪了?!张元清呆立当场,隔了几秒,又茫然又急切的问道:

   “怎么回事?”

   兵哥怎么会失踪,他明明还给我寄了东西。

   “大前天失踪的,我和你周姨昨天收到学校的通知,就立刻赶过去了。”雷叔叔情绪低落。

   “报警了吗,治安署的人怎么说?”张元清沉声道。

   雷叔叔沉默了很久,有些犹豫的说道:

   “这件事挺不好说的,阿兵丢的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意思......张元清一愣。

   雷叔叔说道:

   “阿兵是大前天夜里在寝室失踪的,警察调取了宿舍楼道里的监控,发现阿兵一整晚都没出寝室,可第二天一早,人就不见了。

   “同寝室的学生说,睡觉前还看到他的,醒来就没人了,还以为他只是出去了。”

   张元清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难道人会凭空消失吗,这种说辞三岁孩子都不会信。

   张元清压下心里的焦虑,压低声音道:

   “雷叔,兵哥是不是在学校得罪什么人了?”

   他首先想到的是,兵哥在学校得罪了人, 对方在当地拥有一定的权力, 所以监控才会看不出问题,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校方存在包庇行为。

   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但凡上过网的人多多少少都听说过类似的事。

   “校领导说会尽量配合警方,警察们则说让我们回去等消息,他们会调查的.......我和你阿姨一整晚都没睡。”

   雷叔叔语气里夹杂着沮丧和担忧。

   果然是这种回答,该死........张元清深吸一口气,安抚道:

   “您先别急,我外公和表哥都是治安署上班的,这您是知道的。回头我问问他們该怎么处理这种事,要注意哪些东西,您有什么不懂的,要咨询的,也尽管打电话联系我。

   “另外,您一定要问问学校的同学,如果兵哥得罪了什么人,肯定会有同学知道。”

   雷叔叔心里稍宽,道:

   “知道了,元子,你也别担心,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挂断电话,张元清有些坐立难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担忧着兵哥的安危。

   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监控拍不到,那肯定是监控被动了手脚,就是不知道兵哥得罪了什么人。

   但一个大三的学生,又能得罪谁呢?

   等等,大前天失踪的......

   大前天?!

   张元清猛的一惊,快递包裹从江南省到松海,需要2—3天的时间,按照时间推算,兵哥是给我寄完东西的当晚失踪.......

   这是巧合?还是说其中有什么关联。

   想到这里,他本能的去摸口袋里的黑卡,可当他把手伸进口袋时,突然愣住了。

   黑色卡片不见了。

   掉地上了?张元清连忙低头,目光在房间地板快速扫过。

   没有!

   他趴到地上往床底看,床底铺着一层灰,以及一些硬币、笔、纽扣等杂物,但没有黑卡。

   那张卡片不见了,而他记得很清楚,东西被他放进口袋里了。

   怎么就凭空消失了?

   联想到兵哥的神秘失踪、内容奇怪的信件,以及诡异消失的黑色卡片,张元清心里莫名的惊恐和茫然。

   “黑卡会不会和兵哥失踪有关?或者是重要线索?”

   深吸一口气,张元清决定用自己的“旧疾”重启一下记忆。

   他先往玻璃杯里倒了凉水,从床头柜拿出药瓶,拧开,然后脱掉鞋子躺在床上。

   做完这一切,他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于脑海里观想父亲的脸。

   旧疾主动触发的条件是静下心来想象一个画面,最好是曾经见过,但又记不太清楚的。

   这样会激发大脑活力,慢慢预热,最后脑力沸腾。

   时隔多年,父亲的脸早已模糊不清,正是最完美的对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父亲的脸渐渐从模糊到清晰,最后纤毫毕现,而张元清的心脏剧烈跳动过,宛如超负荷的引擎。

   这一刻,时间仿佛倒流,一小时前的画面,如同影视剧般,一帧帧的闪过。

   他看到自己拆开快递包裹,看完信件,把黑色卡片放进了冲锋衣口袋,接下来是给兵哥发信息。

   到这里,接下来的半小时,他坐在桌边一动不动,刷了十几分钟的短视频,在游戏群里和lsp们互发了几张涩图。

   保存了几张优质的图片。

   然后看了几分钟的小说,因为总想着卡片的事,就给兵哥打了电话。

   打完电话后,关键时刻到了,他急的在房间里到处乱走,这里是最容易掉卡片的时间点。

   记忆画面里,他看见自己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踱步,然后伸手去摸黑色卡片,发现卡片没了。

   张元清霍然睁眼,满脸惊恐。

   没了?!

   黑卡就这样没了,凭空消失。

   兵哥特么的到底给我寄了什么东西.......一瞬间,他有些头皮发麻。

   来不及多想,耳边响起混乱的噪音,像是无数人的声音叠加在一起,脑海里破碎的画面犹如喷发的火山,一股脑儿的涌上。

   张元清鼻子有温热的液体流过,脑袋仿佛被打入钢钉。

   他脸色扭曲的爬向床头,哆哆嗦嗦的倒出五粒蓝色小药丸塞进嘴里,再哆哆嗦嗦的拿起水杯,仰头把药丸和水一起吞进肚子。

   片刻后,张元清脸色发白的坐在床头喘息。

   到这里,他基本可以确定,兵哥的失踪和黑卡存在一定的联系。

   “兵哥是在给我寄出黑卡后失踪的,而那张黑卡存在诡异,显然不是普通东西.......”

   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他可能遭受了什么威胁,迫不得己转移物品。

   “可他为什么不交给当地治安署,反而寄给了我。”

   难道我一个鸡都没杀过,也没睡过的大学生,比警署的警员还靠谱?

   张元清陡然间想到“监控和寝室人员没有察觉出异常”这个细节。

   而能做到这个程度的,必然得拥有一定的权势。

   兵哥没有把黑卡上交当地治安署,是因为......治安署也不可信?

   或者说,那个导致他消失的人或势力,影响力覆盖到了当地治安署。

   “他把黑卡寄给我,是因为知道外公是退休警长,表哥是治安队长,在松海市有着相当深厚的人脉,江南省那边的人,无法影响到我?”

   得把这事告诉表哥。

   “叮咚~”

   这时,他听见了门铃声,从玄关传来的门铃声。

   外婆的脚步声旋即响起,穿过客厅来到玄关,拧开了门把手。

   “你们找谁?”

   “你好,我们是康阳区治安署调查员,请问张元清在家吗。”

   门外的人回应道。

   .......

   ps:求老爷们收藏,晚上还有一章。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灵境行者 http://m.zzdxss.com/lingjingxing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