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草台班子

+A -A

  开饭了。



  现在是上午,距离用餐的时间,还有点早,但早也就早呗,为了特意庆祝“主上”苏醒,早一点开饭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吃饭的地方在后院,也就是郑凡苏醒的房间隔壁。



  一张圆桌,



  坐着七个人。



  正首位置是郑凡,在其左侧,是风四娘,右侧则是那位瞎子。



  这个瞎子,是阿秋笔下的漫画角色,阿秋的父亲是一名公职人员,因公牺牲,具体的情况她没和大家说过,估计也就她的男友梁程知道一点。



  但阿秋在《瞎子》这一部漫画里所塑造的“北”这个角色,却带着一种极为血腥的执法模式,私设公堂,惩罚犯人,丝毫不讲究人道,手段也是极为残忍,属于怎么发泄怎么来。



  但“北”这个人,现实里,却给人一种很平和很开朗的感觉,笑呵呵的,没什么脾气的样子。



  座位的安排,自然也是有讲究的,风四娘和北坐在郑凡两侧,至少能够让饭桌上的氛围不会太僵。



  吸血鬼阿铭和僵尸梁程自然是坐在对面,按照风四娘的想法,他们俩端着饭碗蹲门口吃最好,甩着那冰冷冷的脸给谁瞧呢?



  至于薛三,上不得台面,距离主上太近怕影响主上食欲;



  樊力则是太过于木讷,动不动就想找人聊聊削人棍的心得,在没确定主上是否拥有重口味抗性前,风四娘也不敢让他太靠近主上。



  “来,举杯,欢庆主上苏醒,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有主心骨了!”



  风四娘带头,



  大家也都起身举起了酒杯,



  其余人也都跟上。



  干杯之后,就是吃饭。



  郑凡是饿了,到底是一个有勇气自己“结束”自己的人,在度过一开始的惊愕和迷茫之后,眼下倒是能挺有胃口的对付眼前的饭菜。



  饭桌上,



  樊力拿着一个特大号的饭碗,菜吃得不多,扒饭那叫一个香;



  薛三拿着一个鸡腿,美滋滋地啃着。



  阿铭则是专门对付面前的那一盆羊血旺,梁程则是啃着羊骨。



  北吃得很慢,也很悠哉,是众人里,吃相最文雅的一个。



  借着这个机会,风四娘开始给郑凡介绍这里的情况。



  首先,



  自然是大家的出现。



  那就是半年了,



  半年前的某一天,总共八个人,一起出现在了一处荒漠边缘。



  这里面,自然是有郑凡的。



  但其余人都苏醒着,唯有郑凡还是昏迷的状态。



  大家就扛着昏迷的郑凡,慢慢摸索周边,后来,选择了这处荒漠边缘的小城当作落脚点。



  此刻大家所在的地方,算是一个客栈,但这个客栈兼具着不少娱乐项目,有点像是现代的娱乐会所,吃喝玩乐睡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



  风四娘自然是老本行生意,这些人里,其实也就只有她有经营的头脑。



  在这处客栈里,风四娘手下有十来个姑娘,专门用来接客。



  舞台是拿来表演节目的,薛三负责扮相小丑,或者说说评书讲讲故事,而梁程则是表演一些杂技,胸口碎大石或者喉咙顶长矛什么的。



  阿铭负责酿酒,他酿的酒在这座小城里很有名气。



  瞎子北则是在客栈门口摆了一个算卦摊,能忽悠一个是一个。



  至于樊力,负责砍柴和一杆苦力的事儿。



  所以,这家客栈的生意一直以来还不错,在这个小城里,已经算红火的了。



  接下来,风四娘则开始数落了,她数落说樊力虽然干活多,一个人能顶三个人,但他一个人,能吃五个人的饭量!



  老实木讷的樊力闻言,抬起头,憨憨地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马上又继续低下头扒饭。



  风四娘又开始数落瞎子北早先开始还能骗不少肥羊,大家盘这个铺面做生意的启动资金就是靠瞎子北忽悠来的,但最近几个月,他的客户越来越少了,而他却不着急,整天准时出摊,也不招呼客人也不想着商业转型吸引客户,只是悠哉悠哉地坐在门口晒太阳,然后再在饭点的时候准时进来吃饭。



  瞎子北闻言,有些无奈地笑笑,道:



  “虎头城,也就这么一点地方,也就这么一点人,肥羊也就那么两三只,我也没有办法。”



  风四娘瞪了瞎子北一眼。



  其余人,她倒是没法数落,吸血鬼阿铭酿的酒,销量一直很好,一些往来这里的车马队有时也会特意来这里买酒,薛三的表演和说书也卖力,就是梁程,虽然不愿意,但你要他去表演杂技吸引客人,他也是照做了。



  至于自己,里里外外的,都是她在操弄,而她手底下的那一批姑娘,更是旱涝保收的财源。



  当然了,风四娘也是不开心的,这大概是在她的所有系列里,所开过的最磕碜的一家妓院了,手底下的姑娘,娇嫩的没有,会琴棋书画的也没有,大部分年纪和她差不多大,有的,她甚至得喊人家姐姐。



  没办法,虎头城靠近荒漠,苦寒之地,这里的人消费水平有限,很多都是往来的马队特意过来泄个火,也不需要窑姐们懂什么吹拉弹唱,能让自己哆嗦出来就行了。



  对于风四娘来说,这就相当于是让米其林大厨跑去路边摊做烧烤……职业幸福感简直低得令人发指。



  不过,



  听到这里时,



  已经填下不少食物的郑凡不得不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有一件事,



  让他极为疑惑,



  环视整个桌子,



  吸血鬼阿铭、瞎子北、樊力、薛三、梁程,再加上这风四娘,按理说,都应该是魔头一般的人物,怎么现在一个个地都窝在这个小城里做起了普通人的营生?



  这似乎,和他们的人设以及画风,极为不符啊。



  所以,郑凡开口问道:



  “这半年来,你们都是在这里,赚钱生活么?”



  闻言,



  樊力停止了扒饭,



  薛三咬住了鸡腿,



  阿铭放下了筷子,



  梁程皱眉看着骨头,



  风四娘也止住了絮絮叨叨的话头,



  最后,



  是瞎子北发出了一声苦笑,



  道:



  “主上,自第一天,我们醒来后,就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那就是,我们都,变成了普通人。”



  “…………”郑凡。



  普通……普通人?



  这个回答,这个现实,让郑凡是完全始料未及。



  不过,冷静下来想一想后,忽然又觉得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吸血鬼阿铭都在吃毛血旺了,僵尸梁程都在啃骨头了,一堆魔头,居然一起蜗居在这边地小城里头赚钱养家糊口……



  如果不是失去了力量,他们怎么可能会接受这种生活?



  就算是体验生活,也不可能体验半年吧?



  倒是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在听到他们说自己变成普通人后,郑凡心里的压力,其实是小了不少。



  没了牙的老虎,虽然依旧能一巴掌抽死自己,但至少比原来没那么可怕了不是?



  而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喊自己“主上”,有种认自己为主的意思,但真要自己一上来就驾驭这帮全盛时期的魔头,自己可能还真没那么胆量。



  似乎这个话题有点揭人伤疤了,饭桌上的氛围一下子下降了不少。



  郑凡深吸一口气,然后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风四娘,有件事,他其实早就想问了,但一直憋到现在。



  “魔丸,在哪里?”



  《魔丸》,是郑凡自己漫画中的主角,一个凶焰滔天的男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横怨念。



  说句不好听的,论起人物塑造,论起恐怖氛围,论起剧情刺激,工作室里的其他人,是真的比不过自己的,也可以说,《魔丸》这部漫画,是工作室所有出品漫画中,最极端的一个。



  连带着魔丸这个角色,也是这七个魔王之中,最恐怖的一个。



  但不管怎么说,魔丸,毕竟是自己亲自画出来的。



  在座的这六个人,虽然自己也在之前那三年时间里,给他们的故事都续了几画,但毕竟是别人的故事,别人的角色。



  只有魔丸,是自己的。



  创作者对于自己的作品,很多时候都有种类似看孩子的即视感,说魔丸是郑凡的儿子,这话,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魔丸在这里,郑凡心里能安稳很多。



  就比如古代的将军打仗,你手底下没有自己的嫡系,能稳当么?



  然而,



  这个问题却让风四娘有些尴尬,似乎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边上,坐在那里的阿铭则是站起身,离开座位后进了房间,很快,抱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将盒子往郑凡身前桌子上一放,阿铭很冷冰冰地道:



  “他,在里面。”



  “嗯?”



  郑凡有些诧异地伸手,将这盒子打开。



  原本,郑凡还以为是魔丸出了什么意外,里面装的是他的头颅,因为他是婴儿,虽然这盒子小了点,但装他一个脑袋似乎也够了。



  但等打开盒子后,



  发现盒子里只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这是……魔丸?”



  风四娘有些嫉妒地扫了一眼盒子里的石头,道:



  “主上,他说他没有肉身,不需要吃饭,不需要喝水,所以,不需要工作,就把自己封印在这块石头里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魔临 https://m.zzdxss.com/mo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