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舔狗,舔到最后

+A -A

  天快亮的时候,瞎子北找到了郑凡。



  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疲惫。



  两个人坐在院子里,一人一张板凳,中间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四碗白米粥,一碟腌生姜一碟榨菜外加俩咸鸭蛋。



  俩人先一起默契地各自拿起一颗咸鸭蛋,瞎子北是把整个蛋都剥好放入了粥碗里,郑凡则是在蛋的一头敲了个洞,剥开一点点后,用筷子一点一点地把蛋挖出来吃。



  可以说,昨晚一整夜,客栈都是极为忙碌的,这种忙碌,一直持续到现在。



  但哪怕众人已经沉寂半年了,但真正地运转起来时,也依旧是井井有条。



  “主上,这个世界,确实和我们之前所想象的,不同,而且可以说是要有意思得多。”



  “嗯。”



  郑凡知道,这是在给自己做汇报,也不着急,就等着瞎子北慢慢说。



  讯息来自于昨晚的公子哥审讯外加瞎子北和薛三得来的情报,至于樊力,这会儿应该还在蛮族商队里,短时间内,应该回不来。



  瞎子北应该是自己已经做好了总结了,说真的,郑凡还真怕瞎子北真拿过来一张张誊抄好的卷宗来请自己过目。



  这种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汇报的方式,他很喜欢。



  “主上,不要嫌弃我唠叨,我就从点到面,慢慢地说。”



  “好。”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叫虎头城,城池的规模并不大,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卫星城,包括虎头城在内整个燕国的北方和荒漠交接的这块区域,都属于北封郡,也就差不多是省的意思。



  燕国有七郡,除了北封郡以外,还有乐沙、天成、下湖、三石、虎威、银浪这六郡,燕国国都位于天成郡,可以说,天成郡,有点类似于京畿地区。



  而北封郡基本算是燕国的北方前线,在百年前,这里是燕国和蛮族厮杀交锋的区域。



  不过先是因为蛮族自我分裂,王庭衰落不复号召力,没法再统一聚集起来发动大攻势,二则是因为大乾、大楚以及大晋三个国家势力的崛起,使得燕国也不得不把重心向中原转移。



  所以,近百年来,燕国和蛮族部落之间虽然偶有小摩擦发生,但已经没有再出现过规模超过万人以上的大仗了。



  图满城,则是燕国在这荒漠边缘的第一大城,早先年叫屠蛮城,后来因为双方的默契和平,就把城名改了。



  这座城也是北封郡的首府所在,是一座大城,我们所在的虎头城则是依靠图满城所建立的防御体系城池中的一个,不过因为是距离荒漠最近的一座城,所以在和平时期,商贸比较发达。



  当今天下,燕国、晋国、楚国、乾国,是当世四大国,还有其余的一些小国作为四大国的附庸而存在。



  燕国的官制有点复杂,他的政体,其实更像是东西晋时期,是君主和大家族共治天下,皇家则更像是门阀中势力最大的一个,也就是门阀中的盟主。



  而大乾和大晋,则奉行的是科举制,皇帝和士大夫共治天下。



  至于大楚,则是比较古老的贵族体制。”



  “那这样看来,乾国和晋国,是不是比较先进一点?”郑凡问道。



  “主上英明。”



  先送上一句基本用语,瞎子北继续道:



  “按理来说,贵族体制、门阀体制和科举制,应该是一个从落后到先进的过程,但一个国家的发展不光要考虑其自身的因素,还得兼顾历史的进程。



  燕国立国之后,因为曾长期面对荒漠蛮族的威胁,所以为了团结力量,不得不下放了属于君主的权力,到如今,这才形成了如今门阀并立的局面。



  这样子的体制,其实不适合中央集权,尤其是在对外开拓时,往往会束手束脚,就像是三国时期的孙十万。



  也因此,尽管现在燕国已经和蛮族有了长达近百年的和平,尽管燕国拥有着令其他国家无比畏惧的燕国铁骑,却依旧没办法按照我们熟悉的历史格局中那样由北向南进行统一。



  但也正因为燕国的这种体制,使得其在面对乾国和晋国的压迫时,内部会无比团结,因为燕国内的门阀们清楚,一旦让晋国或者乾国灭亡了燕国,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同时,晋国和乾国虽然是科举制,但也因为立国已久,士大夫阶层尾大不掉,成了不逊于门阀的寄生虫阶层,有点类似于明末,其实,也失去了进取心和进取能力了。



  楚国的贵族们则是只知道醉生梦死,自家后院还有一大片的荒芜之地没有开发,所以,除非别国主动摩擦,否则很少对外开战。



  四国之间,有近五十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了,彼此进入了一种四国鼎立的时代。”



  “哦,这样啊。”



  “另外,主上,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在薛三偷来的县衙文件可以得到一条有趣的讯息,那就是在西方,也有现存的大帝国,双方之间的交往还算密切,经常有西方的使团穿过荒漠进入燕国,再由燕国转去其他国家。可见这个世界古代的东西方的交流比我们以前世界历史上要频繁得多。”



  这是地理知识普及,等瞎子北说完后,郑凡第一碗粥也吃好。



  等郑凡端起第二碗粥时,瞎子北则开始汇报另一个方面,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



  “这个世界,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有修士,有魔法,有斗气,也有武者,可以说,种类相当丰富了。



  那位王公子,哦,他叫王福奇,是北封郡王家的旁系弟子,这一次来虎头城,是特意来游历的,说是想领会一下荒漠风情,王家在北封郡国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吧。



  西方主修魔法斗气,东方则是修真和武者,都以九品来分层次,九为末,一为尊。



  大概,昨晚主上你们所杀的那个护卫,连九品都算不上,或者说是将要到达九品,也就是能使用出一点点内力出来的样子。



  昨日我所见的那位巡城校尉的夫人告诉我,她丈夫,距离入九品武夫境还差半步,但捶死一个瞎子,却也依旧能轻松得如同踩死一只蚂蚁。



  这个王家也是以武传家,王福奇确实是比普通人身份地位尊崇多了,但到底是个旁系子弟,护卫也是个不入品的角色。



  哦,对了,先前在客栈门口主上所见的那匹奇异坐骑,应该是貔兽。



  相传,燕国始皇帝的坐骑是一头貔貅,创建燕国之后,燕国历代皇室就依靠那头貔貅血脉进行了繁衍培育,弄出了一大堆的杂交品种,但哪怕是最低级的杂交品种貔兽也是非有身份地位之人不可有。



  从京城外放出去的京官大概会被配一匹,可能一些精锐的骑兵队伍里会比较多吧。”



  其实,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个世界,也就只局限于自己眼前的一亩三分地罢了,有时候甚至连年号都记不清楚,只是重复着吃着上顿想下顿。



  先前客栈营业了半年,但对这种力量体系是一无所知,就足以可见,平民阶级的天空,真的太狭窄了。



  “这些东西,都不算新鲜了。”郑凡夹了点咸菜进碗里,将剩下的一点粥一并吃下去,然后放下了碗筷。



  伸了懒腰后,对坐在自己面前的瞎子北继续道:



  “魔法、斗气、武者、修真这类的,都是早就被人写烂画烂的东西了。但就像是从电视里看战争动荡区域的新闻看腻了和你亲身来到动荡区域的感觉是截然不同一样,现在的我,还真有些兴奋。”



  瞎子北闻言,点点头,表示同意,他也很兴奋,他的同僚们,也都是一样的兴奋。



  当下,才刚刚吃完一碗粥的瞎子北在换另外一碗粥时开口道:



  “主上,现在在我们面前的,有两个事情,一是探寻回去的路。”



  “一可以去掉了。”郑凡毫不犹豫地说道。



  虽然心里有对这个陌生世界的恐慌,但郑凡还真没想过要回去,他是通过安乐死才来到这个世界的,且在先前的世界里,他没有亲戚了,还被病痛折磨了好几年,离开的时候已然无牵无挂,也就不存在再找回家的路这一说法了。



  瞎子北似乎对郑凡的回应丝毫不觉得意外,但选择权在郑凡,他该说的,还是得说,当下继续道:



  “第二件事,就是按照主上先前吩咐的计划,我们需要扩充自己的力量。”



  现在,大家所拥有的是一家客栈,也只是一家客栈。



  在之前的半年时间里,客栈的发展从建立到现在,其实一直都处于一个停滞状态。



  因为在这个规模下,赚的钱,也算是够体面的生活,打点一下相关的衙门和帮派,也能得到一定的庇护,处于一个很安全的位置。”



  并不是说风四娘等人没能力把客栈经营得更高,而是没这个必要,作为这个世界的偷渡客,他们没有靠山,也没有根基,把客栈做到这一步,算是可以了,再扩大下去,估计就要被狼盯上了。



  当然,现在之所以不再担心,一是因为郑凡的苏醒确定了路线,二则是,他们自己,已经有变狼的趋势了。



  “首先,我们要做的,是钱和影响力。”瞎子北慢条斯理地说着,“这是初始阶段,在这个初始阶段里,钱和影响力,是分开来的。



  因为在这个时候,有钱却没有影响力的话,实在是太过危险。”



  “说说具体的吧。”郑凡提醒道。



  他是清楚,这七个魔王里,瞎子北应该更像是智囊一样的存在。



  “先由小到大,我们现在既然在虎头城里,那么,我就将我们下一步的规划做到以虎头城为核心。



  我们就先做到在虎头城里营造出属于我们的势力。在造反这个前提条件还不成熟的前提下,我们的势力发展,只能走阴暗面,这也是我们这群人所擅长的事情。



  先控制虎头城里的几个小帮派,然后逐渐成为虎头城里最大的一支帮派势力,招揽一群可以拿来跑腿办事的手下,至少,不用像昨晚那样,任何的事情都得我们自己去亲力亲为。同时,还需要和虎头城里的官面势力进一步地提升关系。这是虎头城攻略的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我们可以组建自己在荒漠里的马匪队伍,打劫,保护费,原始积累的同时,最好能够做到和虎头城内的官面势力进行同流合污,有一个分赃的渠道。



  第三阶段,则是通过先前的原始积累以及在那个过程中所打通的和其他大势力背景的关系,组建属于我们的商队,将自己洗白。



  这三个阶段都成功后,虎头城攻略,也就成功了。至少,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的虎头城里,站稳了脚跟,接下来的发展,就需要重新再做规划了。”



  末了,



  瞎子北又加了一句:



  “请主上斧正。”



  郑凡摇摇头,很实诚地道:“我没其他的意见,我觉得你的规划做得很好,饭要一口一口吃,嗯,是这个道理。”



  “主上英明。”



  “…………”郑凡。



  这马屁拍得,太生硬了啊。



  “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你直接和我说,虽然我…………”



  “属下需要的,是来自主上的信任!”



  “唔…………我很信任你!”



  郑凡很严肃地说道。



  瞎子北摇摇头,道:“不,主上你没有。”



  “我真的真的很信任你!”



  “不,主上你没有。”



  “你很聪明,我相信你!”



  “不,主上你还没有。”



  “我真的是信任你的!”



  “不,主上,你还是没有。”



  “我……我信任你的!!!”



  “还是…………没有。”



  “事情交给你来安排,我是很放心的。”



  “不,主上,你并没有。”



  “求求你了,我信任你的啊!”



  郑凡喊得嗓子都要哑了,



  下一刻,



  榨菜碟里,三根榨菜自己飘浮起来,落入瞎子北手中的粥碗里。



  瞎子北笑了,



  就着咸菜扒拉了一口粥,



  很满足地道:



  “属下多谢主上的信任。”



  “嗯。”



  郑凡礼貌性地点点头,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和这个有些奇怪的瞎子保持一点距离。



  瞎子北放下了粥碗,拿起袖口里的帕子擦了擦嘴,轻声道:



  “我舔完了,你们继续。”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魔临 https://m.zzdxss.com/mo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