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墨家子vs阴阳子

+A -A

  “朝九晚五!”

   此乃武媚娘为女工所定的做工时间。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乃是普通人最常见的工作时间,然而女工却不行,女工虽然白天做工,也同样需要承担家庭家务工作。

   每天天刚刚亮,女工就已经开始起床,烧火做饭等待家中的男人和孩子吃过之后,匆忙的收拾完家务,就朝着羽绒服作坊而去,开始一天的工作,等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四面钟的钟声响起,女工也准时下班,开始照顾家庭。

   武媚娘之所以决定朝九晚五,除了方便女工照顾家庭,不引起家庭矛盾,还是让女工尽可能的减轻世俗压力,一旦过早的离家或者过晚的归家都会引人非议,朝九晚五可以让女工既可以照顾家庭,又可以安心投入工作。

   武媚娘的苦心没有白费,如此宽松的条件不禁让长安城妇女怦然心动,纷纷加入女工,甚至最兴盛之时,长安城至少有一半的女子都做了女工。

   每当早上九点之前,大批的女工纷纷涌出家门,前往工厂,五点钟之后,大批的女工纷纷归家,这就是女工平凡又不平凡的一天。

   “这就是谶言女主昌所预言的盛况呀!”

   一直在暗中观察武媚娘的阴阳子不由震撼,虽然女主昌的谶言乃是他发出的,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女主昌的盛况。

   大批女工涌现,让长安城的人力资源瞬间倍增,一时之间长安城百业俱兴,蓬勃发展。

   今日乃是女工发月钱的时刻,大多数的女工只要用心干,就能拿到三百文的工钱,一些技艺高超的女工的收入,甚至超过了家中男人的收入。

   女子经济独立,非但对长安城有巨大的贡献,自己的家庭也收入倍增,就连女人的家庭地位也水涨船高,部分精明能干女子甚至开始从男子手中接过家庭财政大权,一时之间女主昌在长安城盛行。

   “女主昌乃是前辈亲自发出的盛世谶言,天下女子能够翻身做主,还要多谢前辈的恩情。”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出现在阴阳子身后。

   “墨家子!”

   阴阳子豁然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来人,他没有想到墨家子竟然直接找到了他,这是他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周围已经没有闲杂人等了,只有墨顿和他,阴阳家和墨家终于正式见面了。

   “后学末进墨顿,拜见阴阳子前辈。”墨顿上前恭敬一礼道。

   “后学末进?”阴阳子不由惨然一笑道:“百家争鸣时代真的是英雄辈出,堂堂墨家子自谦后学末进,那一败涂地的老朽岂不是不学无术了。”

   “前辈过谦了。”墨顿谦逊道。

   阴阳子坦然一笑道:“过谦,现在回想起来老夫这才发现墨小友阴阳之术高明,当阴阳家主动以盛世谶言出击,墨家不退反进,主动应验女主昌,将花木兰推到了明面,而暗中将武媚娘贬斥到一个破败的棉纺作坊。老夫以为你是在保护武媚娘,现在看来是老夫错了,你是在重铸一个当世花木兰。”

   墨顿眉头一扬,道:“前辈此言何解?”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木兰辞以纺织开篇,而武媚娘却偏偏贬斥到棉纺作坊,这难道是一个巧合不成?”阴阳子冷笑道。

   墨顿无奈苦笑道:“阴阳子前辈多想了,武媚娘不过是一个女子,能够让她发挥才能只有棉纺作坊。”

   阴阳子摇头道:“不!远不止如此!你明面上故意示弱将武媚娘贬斥,而实际上则是在暗中算计儒家,一箭双雕,。”

   “暗中算计儒家!”墨顿不由眉头一皱,不解道:“这又是何解?”

   阴阳子伸手一拂道:“武媚娘看似被下方到棉纺作坊,实际上却是暗中替墨家完成儒服墨服之争,廉价棉服一出,中下户人家皆穿墨服,儒家服饰依旧牢牢占据大唐上层,而羽绒服一出,上层女子的服饰立即被墨家所占据,而身穿儒服的只有儒家上层的男子而已,从数量上来算可以说百不余一,迟早会被墨服同化,这场墨家和儒家的服饰之争胜负已定。”

   在阴阳子看来,这场服饰之争并非是墨家战胜了儒家,而是墨家借助阴阳家的盛世谶言,集墨家和阴阳家的气运借助武媚娘之手彻底击败儒家,这一次连阴阳家都被墨家所利用了,这不是一箭双雕是什么?”

   墨顿苦笑道:“如果说墨某并不知道媚娘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前辈相信么?”

   墨顿知道自己并没有做这些布局,然而现实却让他无可辩驳,只能说武媚娘做的太出色了。

   然而阴阳子却点了点头道:“我相信,这就是气运之道的奥妙,盛世谶言一出,武媚娘身兼墨家和阴阳家的气运,她就是做出任何让人震惊之事老夫都不意外。”

   墨顿摇了摇头道:“墨家相信自己手中的墨技,媚娘能有今天,乃是她对墨技的钻研,就算是没有盛世谶言,媚娘迟早有一天也会造出羽绒服。”

   阴阳子昂然道:“要是没有盛世谶言的气运,羽绒服或许会十年后才有可能现实,如今羽绒服横空出世,长安城一半女子成为女工,有了武媚娘的例子,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女子成为女工,成为墨家一员,墨家一跃拥有大唐一半人口的根基,这就是盛世谶言女主昌的威力,而这一次阴阳家的所作所为全都是为墨家做嫁衣。”

   对于这个结果阴阳子心痛不已,如果阴阳子用盛世谶言击败了墨家,阴阳家将会收割墨家千年的气运,而如今墨家反其道行之,实现了盛世谶言,阴阳家受到了反噬,最终为墨家所用。

   墨顿反驳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此乃儒家改变命运的方法,可惜这条道路只为男儿开放,而墨技则是男女皆可,并非是女主昌成就了墨家,而是女主昌只可能在墨家实现,唯有墨技和墨家才能改变女子的命运。”

   阴阳子不禁呃然,细想之下,的确如此,其他百家皆以男儿为主,其他百家也会零星的接收女子为徒,而儒家则是不准女子进学,更别是让女子为官。

   当时他看到墨家女子兴起,一时有感而发,创出了盛世谶言的女主昌,却忘了为何只有墨家才出现女主昌。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从红月开始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柯南里的捡尸人开局变终结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进击的导演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墨唐 https://m.zzdxss.com/mo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