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第415章惊人的异变

+A -A

  王煊想给它一巴掌,但很可惜不是对手。

   “你在窥探我的秘密。”王煊看着手机奇物。

   它连‘三个隔壁宇宙老王’都说出来了,估计一直在对他摸底,通过他平日的言行,以及养生炉等,了解到很多事。

   手机奇物道:”只是无意中听到而已。”

   “你见过王御圣吧?说一说他的情况。”王煊问道,既然手机奇物窥视到某些秘密了,那就直接问它。

   手机奇物道:”他警惕性很高,当年曾远远的匆匆一瞥,他直接就跑没影了。”

   “看来,他能看到你的本体轮廓,你的长相到底有多凶,让—位绝顶异人刹那远遁。”王煊说道。

   他确定,现在见到的只是表象,养生炉能看到它的部分本来面貌,当时曾吓了一大跳。

   手机奇物道:“他多想了,我压根就没打算接近他,我培养奇才不考虑异人,那个级数早就定型了。”

   “你那是培养吗送走了一代又一代人。”王煊瞥了它一眼,又道:“你说,我会在皇城、圣庙、天神山等地,见到你口中的那位女子吗?”

   “不知道。”手机奇物说完就无声了。

   nshu.

   果然,想对付它的话,提这个女子被留在地狱这件事,最为有效。

   “她会不会变异;觉醒,活出另一种精彩的人生。”王煊问道。

   “你能不能安静点!”手机奇物主动消失。

   巨城中,冷媚—路横推了过去,根本没有怪物能阻挡她的脚步,雪白长裙猎猎飞舞,她扫平了前路。

   当然,满城暴动,四面八方还是有很多怪物的,向这边冲来,食人藤、铁血古树、毒刺花等,都很狰狞。

   “最厉害的怪物,都被冷媚吸引过去了,剩下的由你解决。”王煊看向伏道牛,现在没骑着它。

   “小牛乐意效劳!”伏道牛迈着优雅的步子,皮毛流动混沌物质,四蹄下出现时光碎片,瞠着星河奇景前进。

   “你究竟多少岁了?”王煊问道。

   “小牛年仅一千二百岁出头。”伏道牛说道,一副谦逊的样子,但骨子中的那种自信还是透发出来了。

   “都这么老了,以后你还是自称老牛吧。“王煊说道。

   伏道牛愕然,然后,感觉很不是滋味,这是被嫌弃了这些年来,它自认为突飞猛进,一日干里。

   年仅1200多岁而已,它就已经走到4次破限尽头,非常了不起。

   “孔爷,您高寿多少”它小心谨慎地问道。

   “比你的零头多一些,快三百岁了,慨叹时光无情,岁月不饶人啊。”王煊平静地说道。

   “我……哞!它很想吃草,心中堵得慌,这是假怪物啊。正常来说,不足300载的超凡者,几乎都没成仙呢。

   它一摇脑袋,冲杀向那些铁血古树,魔鬼藤、蒲公英等怪物,大开杀戒,用以掩饰内心的震撼。

   同时,它将挂在特角上的洞府异宝中的阴阳犬、十尾妖狐、牛妖等都放了出去,吩咐他们跟着厮杀。

   巨城中,喊杀震天,这里名为百草城,所有植物都疯了,哭嚎着,鬼叫着。

   有的参天枯树拔地而起,在渗血,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孔,满树摇动下赤红血光,以法则封禁此地。

   还有成片的神草凌空而起,通体金黄,剧烈焚烧,像是数十轮天日是浮,焚烧外来者。

   王煊周围没有—株植物,一路坦途,他附近都被清理干净了,他平静而从容的游览这座巨城。

   “你什么时候能5次破限如果跟不上脚步的话,大概没法带你去地狱深处。我想去看看圣皇城、天神山等地,是否所有怪物都已变异,觉醒了,有了清晰而强大的意识。”在路上,王煊问前方的伏道牛。

   “小牛,不,老牛我很特殊,血脉变异,可承载道韵。对自身的破限之路还是较为敏感的,其实我已经到关键节点,只是不想以刺青宫的御道纹理突破,还请主人赐下最神圣的御道印记。”

   别的不说,伏道牛的眼光还是很敏锐的,自然知道王煊特殊,其御道化的纹理等比其他人更恐怖。

   王煊觉得,自身的御道化符文在一头牛体内蔓延,交织,很是别扭。

   他开口道:“最近几日,我帮你梳理下御道骨,适合你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一定非要复制别人。”

   “行,但一定不能和孔爷的御道化相冲突,不然无法加成,实现不了双倍提升战力。”伏道牛说道。

   百草城虽然特殊,植物发疯后很离谱,但其实只有两位城主,一株幽灵树,一株冥火藤,虽然不弱,但都没有伴生元神圣物,即便联手也不是冷媚的对手。

   冷媚具现化出一杆精神长矛,猛然向身后刺去,幞的一声将幽灵树从蛰伏的虚空中钉穿了出来。

   她猛然—抖金色的长矛,将城主级的幽灵树震碎。

   一团幽冥火妖艳,诡异,恐怖,突兀的撕开时空,从未知之地杀了出来,扑向冷媚。

   发生了异变,徘徊者跑出城去渡劫,居然在觉醒。

   时光天的人自然更为上心,吃惊的同时,立刻派人去了解情况。

   “我感觉,这是很不好的预兆,在外部这片地带,就已经有城主渡劫,地狱深处怎样了那些区域,有更强的城主,是否早已先一步渡劫,全面觉醒了。”

   有人提出这一假想,顿时让很多道统不安,这个时代的地狱变得神秘了,也似乎愈发危险了。

   王煊坐在伏道牛的背上,正在赶往虫城,在路上他依旧在演绎有与无的变化,这导致冷媚的身影一会儿璀璨夺目,一会儿又稍显暗淡。

   冷媚的真身,原本远在很多万里外的据点中,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在两地不时出现,这让她吃惊而又叹气,这个孔煊确实很变态,仅4次破限竟有这种莫测的能力。

   这要是想对付她,真身都逃不了,能被强行拘禁过去。

   起初,她的真身还只是在原地模糊下去,仅主体意识会远去大部分,和远方的分身融合在一起。

   而随着孔煊不断尝试,越发熟练,他似彻底踏足进某种神秘领域中,能让她的真身彻底从原地消失,去和次身融合为一体。

   不止是她的意识,连她的肉体都出现在很多万里外。

   “差不多了,无与有的变化,算是摸索出来了。”王煊点头,很满意,看到又一次将冷媚真身具现到眼前,他停止了经文的运转。

   冷媚和分身合一,周身空明,流动着道韵开口道:“我刚才在据点中听到有人在谈论,地狱中有城主渡劫,竟然觉醒了。”

   “哦,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地狱有惊变发生。”王煊倒也没有觉得过于意外,因为皇城那里,至强怪物们早就觉醒了。

   他们来到虫城,依旧是冷媚开路,向里杀去,伏道牛则是在后面清理道路。

   城中到处都是毒虫、怪物,蠕蠕而动,飞天遁地,各种虫类都有,普通人若看到,大概受不了,会头皮发麻。

   虫城原本应该三大城主,结果只出现两只神虫迎战,被冷媚一个人干掉了。

   冷媚黛眉微微皱起,道:“最强的那只虫子,该不会去渡劫了吧这是自主行为,还是有人在成就它”

   “大概率是地狱深处有什么怪物走出来了。”王煊开口,告诉了她从呼蟒那里听来的一些消息。

   “什么,圣皇城有大量怪物变异,至强的徘徊者都觉醒了?”

   冷媚即便极其非凡,5次破限时元神中伴生有神秘圣物,但现在也感觉浑身发凉,这地狱变得莫测了,将会无比危险。

   王煊开口:“没什么可怕的,只要自身足够强,什么巨城都能打穿!抓紧时间捕捉道韵,再路经一两座巨城,我该准备5次破限,正式冲关了。”

   太阳落山前,他们离开虫城,极速杀向五仙城,总算在晚霞消失时进入这座巨城,注定要在这里过夜了。

   若是在过去,冷媚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冒险,五仙城凶名太盛了。

   但如今她和孔煊一起入城,很安心,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事实上,此地的最强城主,历史上的那位名人,已经不见,只剩下四位城主迎战。

   这一次,王煊自己动手,检验无与有的变化,尤其是新领悟的‘有的’各种妙处,正式施展出来。

   蓝色月亮下,城外荒野中,无数的游荡者的暴动,而城中孔煊一个人将四大城主全部斩杀干净了。

   事实上,这是彻底的抹除,他清空了五仙城的数位城主,他们不会再现出来了。

   “都打没了,他们永久性消失了。”冷媚安静地站在一边,眼神异样,传说中的地狱成空,有可能会出现。

   她怔怔地看着近前的孔煊,他如果真正5次破限到底会有多强很快,孔煊的声音响起:“去,洗干净。”

   他又脱下那染血的上衣,顿时让冷媚美丽无瑕的面孔微黑,这绝对是故意的,又在使唤她,她投在他身上的柔和目光顿时收了回去,抱起衣服就走。

   “你什么时候5次破限”最后,她还是没忍住主动询问。

   “天亮之后,选个合适的地方。”王煊告知。

   “你提前有感了?只剩一夜时间了。”冷媚惊异,几乎无人可以精准预测自己5次破限那一刻。

   “明天,破关。”王煊点头。

   手机奇物冒出,道:“我以为,你不薅到圣皇城的道韵,不会5次破限。毕竟那里很特殊,5次破限前若是汲取那里的道韵,在天劫中交融,共鸣,还是很有意义的。”

   “不急,6次破限时,我将踏过皇城、圣庙、天神山等所有所谓的绝地,立足真仙禁区中!”王煊平静地说道。

   只是,超凡历史上,从未有过‘6破真仙’的记载。真圣有共识,真仙无6破领域。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 https://m.zzdxss.com/shenkongb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