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梦想与现实的差距

+A -A

  话说!在最初行动起来的时候,一众网友们还是怀着火热的激情,打算完美的执行好刚刚制定的计划。

   然后带着打小就有的一个梦想,干死那些鬼子和伪军了。

   可惜的是,很快之后残酷的现实就是抽了他们一巴掌,这一巴掌时如此的用力,连都快被抽肿了的那种。

   在那一个不高的小土丘上,5人组成的火力支援小组中:

   ‘啪~’的一声轻响里,小组长原罪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左脸上,等到将巴掌放到了眼前一看后,这货能清楚的看到手心上有着一小滩明显的血迹。

   同时,感受着身上多处位置的又痲又痒时。

   这货听到了趴在了不远的位置上,那一个叫做希灵的副组长,嘴里正恨恨的低骂出了一句:

   “咋整的?这天气最少都十月份了吧?怎么还有这么多该死的蚊子和小虫子~”

   最初的时候,火力支援小组这些5个人,觉得一切都是相当的不错。

   在其他人干活的时候,他们只需要安静的趴在草丛里就好。

   耳边传来的是各种的充满生机虫鸣,还有温柔夜风吹动草丛时,野草随风晃动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

   另外,还有漂亮的萤火虫在眼前飞舞,醉人的野花香在鼻尖萦绕。

   除了感觉身上有那么一点冷,剩下的完全是矫情的现代人们,一直嚷嚷着要追求的一点: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存有木有?

   一时间,他们感觉连自己的灵魂似乎都宁静了好些。

   问题是这样趴着的时间稍微一长,原罪等人就不这么想了。

   换成:怎么这么冷的天气里,该死的蚊子还那么多?我去!刚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像是一路爬到我裤子里了,大哥那里可真不能咬~

   而相对来说,已经都是受到了优待的火力支援小组,都是这么一个状况了。

   那么当前需要出卖劳动力,忙活各种工作的其他小组,实际情况上自然是更加的艰难了一些。

   施工小组方面:

   匈奴法师看着眼前的施工进度,嘴里那叫一个苦涩的厉害。

   要知道!针对于这么一条壕沟,他在心中可是经过了一个精细的设计,具体的效果图在他的脑壳里,那叫一个又漂亮又实用。

   可设计再好,施工人员不给力有什么用?

   参与施工的这些网友,有一个算一个不知道多少年没干过农活,又或者是属于从打小了开始,根本就没有干过农活的家伙们。

   他们手里拿着一点都不专业的工具,往往在艰难的忙活中,才是蹲在那里忙活了几分钟,就觉得全身都是很累,手掌更是痛的厉害。

   举手要求着换人,让他们可以休息一下。

   当然,他们都知道壕沟若是能多往前挖上一米,那么冲锋时的危险距离,就能减少那么一小截。

   也许就是那么关键的一两米距离,就能让他们少死一个人,可以加入到随后的战斗中去了。

   带着这样的一份认知,这些家伙们发挥出了远超平时的坚韧,是咬着牙、苦着脸不断接力,这么坚持的施工了下去。

   到了最后,甚至连指挥施工的匈奴法师都蹲在了地上,用双手挖着泥土了。

   一边艰难的挖掘着,一边在心中还反复的默念着一句:‘苦不苦、想想我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

   讲真!施工小组的精神确实值得称道,甚至可以说上是让人感动。

   当然这有着一个前提,如果不去计较他们那种令人发指低效挖掘效率的话;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挖掘进度只能用龟速来形容。

   后勤保障小组方面:

   比起了施工小组,他们负责的工作多少还是顺利一些的,最少那3个收集柴火人员,他们的工作还算比较顺利。

   许是小树林离着炮楼比较近,担心着鬼子威胁的乡亲们,已经是很久没有来砍柴了。

   因此小树林中满地都是干燥的枯枝,让他们很快就收集起了不少堪用的柴火。

   另外野梨的收集也很快,不大的一会之后,一条被扎住了裤腿的大裤头里,就装满了个头不大,但是表皮黄灿灿的野梨。

   就连一根如同撑船用的竹篙一般,又细又长的木杆也逐渐成型之中,等会就可以被替换掉刺雷的旧木杆,增加使用人员的安全性。

   可惜的是,生火的事情就非常的不顺利了。

   最初信心满满的网友飞隼,最初是准备使用钻木取火的方式,点燃一个小火堆。

   为此他根据相关视频的说明,找到了一些柔软的干燥结实的白杨树枝,用大刀加工成了钻板,一根坚硬的树枝作为了钻头。

   甚至考虑到了钻木取火,这种事情貌似比较费手的一点。

   他还取下了取下了裤子上的松紧带,做成了一个能快速转动钻头的弓。

   结果了?飞隼的一顿操作猛如虎,最终除了一双手臂的酸麻不堪,手掌上的几个血泡,木头上连一点火星和黑烟都没有出现。

   无语了很久之后,想着自己之前嘴里说出的牛逼许诺。

   咬着牙的飞隼走向了树林左侧的边缘,那里是如今忙活的众人,都在有意无意中避开的禁地:

   因为那是三具小黄毛无头尸体所在的地方,没有人打算去帮他们掩埋一下,包括了幸存的小黄毛‘追风’,也根本没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说实话,其实飞隼也不想去那个鬼地方,关键在于火必须给升起来。

   所以,他们身上裤兜里的打火机,是必须拿到手了才行。

   问题是飞隼这货,还是高估了他自己的忍耐和接受能力。

   当他走进到了尸体附近的时候,这个快四十岁、却连鸡都没杀过的的老爷们,鼻腔间闻着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看着那凄惨的场景。

   最终在离着还有5米多远的地方,‘哇~’的一下就是吐了出来。

   好家伙!这次的呕吐那叫一个凶猛,飞隼在眼泪鼻涕横流的同时,连鼻涕泡都出来了……

   ******

   半夜3点20分,“哎~”的一声长长叹息声之中,从杨东篱嘴里悠长而无奈的吐了出来,语气中满是莫名的萧瑟和落寞。

   那模样就像是忙活了一年的养猪大户,在库存生猪就快出栏的时候,却是遭受了一场让他血亏的猪瘟一般。

   没办法!他这么一圈的莅临指导工作下来,看到的东西是那么的不顺利。

   主要是现实和理想之间的落差太大了,正经一个班的pla战士,在当前这种相对松软的土地上,一个小时都能挖出一条简易的战壕了。

   但是15个网友花费了一个小时,狗刨一般刨出的壕沟,顶天了就是3米长。

   为了达到这么一个目的,负责指挥的匈奴法师,一双手的手指都刨出血了。

   看着那一双血淋淋的双手,杨东篱到了嘴边的吐槽声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其实杨东篱在之前的介绍中,还隐瞒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像是他在卖混凝土预制构件的过程中,还考了《岩土工程师》、《结构工程师》、《一级注册建筑师》等证书。

   以上的这三个证书,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到手。

   所以说,对于土木工程的构件,杨东篱也算是一个专业人士。

   可是就算这样,他自问若是将自己与匈奴法师的任务换一下,让自己来指挥施工的话,估计会是同样的一个结果。

   这样一来,他哪里又能吐槽的出去。

   甚至到了现在,连预计中的那一个火堆都没升起来,反而是飞隼那个刚才信心满满的家伙,如今连黄疸水都快吐出来了。

   就连被优待的火力支援组,因为不断拍打着蚊子,还有大范围活动着麻痒的身体,都有了一些搞不好会被暴露的可能。

   最终只能在杨东篱的提议下早早撤离了下来,搂着汉阳造懒洋洋的坐在了树下。

   努力的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之后,杨东篱发出了最新的提议:

   “算了!要不大家赶紧吃点野梨,接着好好休息一个小时,4点25分的时候大家再集合,4点30分正式发动攻击?”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提议,众人自然纷纷说好。

   他们纷纷拿起了野梨后,随便的用手掌抹了一把,就是往嘴里塞了起来。

   该说不说的,这些快熟透的野梨甘甜多汁、味道相当的不错;起码是五十斤的野梨,很快就被众人吃了一个干净。

   然后累坏的众人,顾不得地上的泥土和虫蚁,一个个倒下后就是闭上了眼睛,试图在不多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里,尽可能的恢复好着自己体力。

   很快之后,连串的呼噜声就是响起,伴随着的还有磨牙齿、讲梦话、放屁等伴奏声。

   再也没有人矫情的嚷嚷,自己晚上有些失眠、认床等臭毛病了。

   遗憾的是,杨东篱就算努力表现的更加优秀一些,但这毕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忙乱间连守夜的人都忘记安排了。

   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一群人并没有因为睡的太死,而错过了行动时间。

   鼾声连绵响起的最多20分钟之后,杨东篱忽然在‘哎呦~’一声中一跃而起,向着不远的树丛就跑了过去。

   这种突发的状况如同瘟疫一样,很快就是传染了开来。

   一个又一个的网友惊醒了过来,然后纷纷提着裤子十万火急的向着各种树后跑去。

   那啥!在这么清冷的大晚上时间里,一众网友原本就有点被冻坏了的肚子,又吃了一堆冰冷的野梨,现在算是集体的开始罢工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修仙女配要上天我的博浪人生太情切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统计大明卦师门主只想摆摊北雄姜女贵不可言地球最后一个男人工业霸主
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 https://m.zzdxss.com/shiwuguiqi_kangricongduangepaolouka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