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孽一般的初战(三)

+A -A

  ‘轰~’的一声爆炸声之中,一发0.45公斤重的九一式手榴弹,在空中飞过了200来米的距离后落地爆炸了。

   好死不死的!手里端着那一根超长型,马桶揣子一般刺雷的网友‘快马’,刚好跑到了爆炸点极近的地方。

   结果在爆炸的冲击波和飞溅的弹片下,他像是一个破烂的娃娃一样飞起了数米远。

   人在空中的时候,快马这倒霉的哥们估计就挂了,再也抓不住手里的刺雷,于是杨东篱他们手头这一根最强的重武器,就在落地后向后滚出了老远。

   这样的一幕看在了杨东篱眼里,这位现实社会中的油腻大叔级业务员,当场都快哭出来了。

   因为当初分配任务的时候,这位拿着刺雷的网友‘快马’,自称当年可是‘郭嘉二级运动员’来着,还是练习短跑的那种。

   哪怕十来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快马’身材看起来一点都不够运动。

   但是寻思了一会之后,大家还是一致认同的将端着‘刺雷’冲锋的任务交给他;毕竟怎么说这货当年还有点底子,关键时候也应该能跑的比他们更快。

   事实上,‘快马~’也在实际的行动中用证明了这样一点,他真的腿脚挺快的。

   这不!当大家都在吓坏了的情况下,撒开了脚丫子向后狂奔的时候。

   原本处于队伍中部位置的这货,硬是端着竹篙一样的刺雷一路超过了好些同伴,跑到了撤退队伍的最前面去了。

   然后,然后就被这么一发九一式手榴弹送上了天。

   同时也代表着一点:鬼子的掷弹筒已经优先攻击跑的最快的人员,看样子是打算将他们这些人一个都不放过了。

   打又打不下,逃也逃不掉。

   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杨东篱等人心中除了绝望之外,真没有什么其他的盼头了。

   然而奇迹这种东西,总是在不经意将发生的!

   就当一众网友本能的迈开脚丫子,向着小土丘和小树林方向狂奔,希望能远离这个该死炮楼的时候。

   两个让他们绝对不意向不到的人物,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

   一马当先的那一个家伙,正是那位说好听点是受到了优待,不好听点是‘滚远点、别给我们找麻烦’的见习指挥官胡彪。

   这位原本待在了安全区域的见习指挥官,现在正癫狂一般的迎面冲了过来。

   癫狂!这个形容词一点都没用错。

   这时天空的那一轮月色,巧合的在乌云中偶尔出现了一会,那若隐若现的月色中,胡彪这货的带着一个43码鞋印的脸上,充满了满是扭曲的狰狞表情。

   特别是在月色之下,这货张嘴露出的一嘴白生生牙齿,显得是那样的疯狂,甚至这种疯狗一般的表情有点吓人。

   当然,在此刻的一众网友们看来,这是胡彪充满了战斗勇气的表现。

   不过数秒间,这货就跑到了刺雷了落地的位置,微微俯身捡起了刺雷前段的一头之后,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出现,就信手的拔出了上面的安全销。

   这样一来,当马桶揣子一样的刺雷,前端那些20公分长的钢筋头戳中了目标之后,产生的撞击力就会让内部的撞针,撞击引火药之后成功触发了。

   然后,胡彪就这么端着刺雷与杨东篱等人错身而过,继续一溜烟的向着炮楼冲了过去。

   那模样,像极了传说中挺着长长的骑枪,冲向了风车的唐吉歌德;像是在冲锋号之下,阵地上最后的一个战士,挺着刺刀冲上了百倍的对手。

   样子确实非常的可笑,但又莫名的悲壮。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更多的一些小细节。

   比如说:胡彪这货跑的真快,一点都不比刚才了号称当年是‘郭嘉二级运动员’的‘快马’,速度上要慢上了那么半点。

   以至于在这样的狂奔中,他脚上的一双人字拖都不见了。

   因此在一路踩着地面的树枝、石子这些后,脚掌早就是被划破,让地面上留下了一串带血的脚印,不断的向着炮楼蔓延过去。

   发现了这些小细节的网友们,下意识的就放慢了自己逃亡的脚步。

   一种说不楚、道不明,包含了羞愧、愤怒、无语等的复杂情绪,就此的在他们的心中升腾而起。

   而当胡彪与一个个网友错身而过的时候,另一个远远落在了后面的身影,也是让他们看清了模样。

   也是在看清了之后,他们才明白两人为什么拉开了这么远的距离。

   因为那人正是病号小哥‘刀客’,这么又一个他们心中的累赘。

   与其说‘刀客’是在冲锋,不如说是正在努力挣扎着走向了炮楼,用着一杆梭镖当成了拐棍,一边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深一脚、浅一脚不断的挪动着脚步。

   就算在这样对他来说过于剧烈的活动中,刀客带着眼镜的脸上脸色惨白的吓人,可依然是坚持着一步一步的向前。

   甚至是又一发九一式手榴弹,就在他身边10几米远的地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其推了一个踉跄,差一点这位病号就倒地了。

   但是在站稳了之后,病号小哥依然坚定的继续向前。

   在这么一个过程中,胡彪和病号小哥两人,其实都没有与他们这些网友嘴里发出半点的招呼声。

   不管是无情的痛斥,还是打鸡血一般的鼓舞,这些统统的都是没有。

   就这么两人一前一后,飞蛾扑火一般的冲向了变成火力刺猬的炮楼。

   可是偏偏这样的什么也不说,反而对于众人来说远远比起了什么样的痛斥和鼓舞,都要远远的有效。

   在心中一阵莫名的巨大羞愧,脸上无比燥得慌的情况下。

   手里提着鸟枪的假洋鬼子杰森,嘴里恨恨的骂出了一句:“干恁*娘的小鬼子,不就是死么?老子我特么的豁出去了,总不能连一个垃圾的见习指挥官和病号都比不上。

   还有你们这些王八蛋听清楚了,老子不是什么假洋鬼子,老子纯正闽南的爷们,闽南杰森今天死在于此。”

   说罢之后,他转身向着十来米外的胡彪追了上去。

   在追上去的同时,他还没有忘记逐一取下了腰间的几个牛角,开始费力的填装着繁琐的鸟枪。

   不知道是跑动的时候装填困难,还是是有意这么做,想要让开火的威力更大、射程可以更远一些。

   总之在填装的时候,杰森往枪管里装进去了最少正常3倍分量的铁砂和火药。

   而杰森的带头转身,也是让越跑越慢的网友们,一一的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透死小鬼子尼玛!爷爷我跟小鬼子们拼了,晋省清徐城就没有怂包~”

   “都跑嘛呀?记得刚才自己怎么吹牛逼的么,你们还要半点脸么?今天只要小鬼子不弄死小太爷我,我就要弄死他们,津门老爷们顶天立地……”

   这样一句句带着各地俚语和特色的骂声中,一个又一个的身影都逐一转身了。

   最终所有人在莫名的情绪中爆出了自己的老家,然后带着家乡的荣耀,都踉跄的开始了新一次的冲锋。

   一起迎着炮楼上越发猛烈的火力,开始悍不畏死的冲锋。

   对比起了刚才的那一次进攻,现在冲锋的人数几乎少了三分之一,但是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是大了十倍都不止。

   在这样新一次的冲锋中,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悄悄的发生着。

   首先,哪怕没有人明说,其实从胡彪癫狂的逆向发起了冲锋的时候,他们心中对于胡彪这个见习指挥官,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认同感。

   一种叫做敬佩的情绪,在他们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开始升起,并且迅速的越来越强烈。

   毕竟在自己狼狈逃窜的时候,这样一个可以以身作则、带头冲锋的指挥官大人,确实值得他们献上自己的敬意。

   有关于这样的一点,杨东篱很快就是意识到了。

   当时他就想吆喝一嗓子,揭露出一个事情残酷的真相:并非是胡彪这个见习指挥官,以大无畏的勇气带头冲锋试图来激励起大家的勇气。

   更大的可能是,这货的狂犬病晚期症状发作了。

   又或者说,胡彪这孙子根本就是有病。

   然而,真当这么一个真相到了嘴边的时候,他却没有办法真正的吆喝出来;因为这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让才是生气的士气再度低落下来。

   为了这该死的任务,为了自己最终可以活下去,他只能是选择将到了嘴边的话憋回去。

   最终在心中巨大的悲愤中,杨东篱只是死死攥紧了手里的驳壳枪,忍受着胸腔里巨大的起伏和喘息,用最快的速度跟随着冲了上去。

   嘴里同样用着湘省方言,拼命的吆喝出了一句:

   “福南岳阳伢子,那也是霸蛮的了~”

   其次,那一位如今落在了最后依然是坚持冲锋,勇气和精神上都令其他人汗颜的病号小哥。

   一边拄着梭镖前进的时候,其实嘴里一边在骂骂咧咧的低声嘀咕着:

   “老子就是一个瓜怂,好好的在后面待着打酱油不好么?特么,为什么脑壳一冲动之下,结果就跟着这家伙冲锋了?

   现在伤口的线估计又开了,疼死爹了。”

   许是认为大声的喊出来之后,可以减轻一下身上的痛苦,他的嘴里也是跟着喊出了声音来:

   “陕省宝塔市的汉子,今天在这里算逑了~”

   接着甚至唱起了以前父辈们喜欢,自己却是认为土气的一段经典秦腔,那是《长坂坡》中著名的一段:

   “剑光如霜马如飞、单骑冲出长板为……”

   总之,这样十七八种不同口音的骂声,于高亢的秦腔交织在了一起后,像极了在现代位面的80年前的时候。

   那种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的情况之下,一起为了这民族命运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ps:以上的很多地方作者没去过,所以方言的描写不对是正常的,若是相关地区的书友们看到了可以将正确的留言,作者后期可以修改。

   又或者加入书友群,直接将正确的告诉作者。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修仙女配要上天我的博浪人生太情切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统计大明卦师门主只想摆摊北雄姜女贵不可言地球最后一个男人工业霸主
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 https://m.zzdxss.com/shiwuguiqi_kangricongduangepaolouka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