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经济危机

+A -A

  ‘叮铃、叮铃~’的一串闹铃声中,胡彪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因为昨晚任务返回了之后的各种折腾,到了胡彪真正躺在床上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的3点多了。

   可是才睡下2个多小时之后的6点,胡彪不得不又在刻意定好的闹钟中打算起床了。

   哪怕现在他感觉自己困得厉害,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一觉睡到中午12点之后才起床;又或者说,早上早起的这种事情明天再说。

   可是一想到了自己当前窘迫的经济状况,苦逼的打工人不得不强行的起床。

   虽然说起来,他都属于被系统挑中的牛逼人物了,只要之后在任务中不至于挂掉了,一定是能混的风生水起。

   但那些风声水起的生活,最少也是一个月之后,完成了系统下一个任务的事情了。

   那么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东西,是一个无比残酷的现实:

   他翻遍了自己房间所有的口袋和抽屉,也就是翻找到了11块的零钱,其中还都是一些一块和五毛的硬币。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何凭借这11块家当,撑到一个月之后的任务开始?

   想来想去,胡彪决定了今天还是去工作了快两年的公司看看;说不定与顶头上司说上几句好话,还能保住这一份工作。

   这样的态度变化,是胡彪在自己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发生的一个失去你改变。

   换成了以前的胡彪,为了一点面子那是绝对不肯去找上司认错的,哪怕因此丢掉了自己的工作。

   而经过了一场艰难的任务之后,胡彪现在的反应是:

   人生嘛!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为了生活有的时候服个软其实也不磕碜。

   要是能找老板批准借支上半个月工资,那么就更好了;这样一来,完全可以让自己撑到下一次任务为止。

   届时根本就不用担心,钱方面不够用的问题。

   真要是任务完成了,战利品完全能让自己的钱包鼓起来;不管是里子、还是面子这些东西,自然而的别人会双手奉上。

   而真要是完不成任务,小命不保的自己,到时候相信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按道理说就算要赶去公司上班,其实7点的时候再起床,胡彪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裕。

   可谁叫胡彪这不是欠着房东快2个月的房租么,他可知道房东老头经常一大早就起床四处溜达了。

   真要被人家堵住了要房租,到时候自己拿不出来,那不是尴尬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昨天在睡觉之前胡彪就做好了一大早起床出门的打算,并且是定好了闹钟。

   然后先办法熬过一个月,一切都看下一次的任务结果。

   不得不说,胡彪的计划说不上多好,也没有任何的大毛病。

   只是在起床的那一刻,他发现了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位置,只要稍微一动弹就是酸痛的厉害,就像是被大象踩踏过了一样。

   还是一头成年的大象,反复进行了踩踏的那种。

   对于这样的一点,胡彪稍微想想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无非是昨晚在任务中,自己活动的过于剧烈了一些,结果长期没有运动的小身板,经过一个短暂的休息后有点顶不住了。

   身上如今的酸痛状况,无非就是常见的肌肉拉伤症状。

   而系统在他们返回的时候,不仅复活了战死的网友,还治疗了伤员的伤势;可是这种肌肉拉伤的后遗症,就完全的没有搭理了。

   好在这种小小的后遗症,问题说大也不大,过几天就能缓解的差不多。

   于是,胡彪一边在嘴里发出阵阵‘哎呦~’的叫唤声中,一边给自己套上了一套还算干净的衣服。

   顺便想着一点:

   昨晚参与了任务的网友中,除了少数的几个,那些油腻大叔和肥宅们,一个个的貌似比自己运动量差不了少。

   那么他们今天的情况,应该比起自己好不到哪里去吧?

   一想到了这一点,胡彪的心情立刻就轻松了不少,就连身上的酸痛都明显了好多。

   最终在门口偷偷的探出了一个脑袋,欣喜的发现了房东老头,并没有在一楼的走廊里溜达时,胡彪匆匆的溜出了这一栋9层高,却是不带电梯的老旧握手楼。

   不知道胡彪的运气,到底算是好还是不好。

   因为他的背影才是消失,住在了一楼的房东老头,就是从自己居住的房间里推门走了出来,算是让胡彪暂时的躲过了一劫。

   可因此他也错了一点东西,比如在房东老头手里的收音机中,正播放着一条早间新闻:

   根据羊城相关部门发布的最新消息,昨晚在某公园中三名男性青年,因严重的过量饮酒和长期不规律的生活作息,而发生心肌梗塞死亡。

   据悉,三人都是无职业者,长期从事非法车辆改装和飙车行为。

   其中年龄最大的22岁,最小的才17岁零9个月;相关部门提示: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生活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

   早上的7点58分,在这么一个离着还有2分钟就要迟到的时候,胡彪一口干掉了嘴里最后的一口馒头。

   顺手抹了一把嘴巴之后,走进了工作的单位,一家叫做‘茂城银辉装饰’的小公司。

   话说!胡彪其实不用这么晚才赶到公司的,从他居住的出租房外走上3分钟,就有一个公交车站台,有一趟车直通公司门口。

   那一趟2块钱的8路公家车,走走停停下车程也就是差不多20分钟而已。

   可问题是胡彪才走出门,就发现了肚子饿的厉害了,似乎半夜吃过的3包泡面,还有不少的火腿肠和榨菜,这么快就消化的一干二净。

   想着可能是之前饿太久了的原因,胡彪顺便在路边的小店里买了5块钱的肉包子。

   换成平时,胡彪最多两个包子就能填饱肚子,可谁叫今天饿的特别的厉害了。

   不曾想到的是,胡彪都没有走到公交车站台,5块钱的肉包子就被胡彪在一分多钟的时间里消灭了干净。

   基本上,一个肉包子两三口间,就能被轻松的解决掉。

   而干掉了平时两份以上的早餐后,胡彪感觉自己的肚子里不要说半饱,反而像是开胃了一般,在面粉和肉馅的香味诱惑下饿的更加的厉害了。

   迟疑了半分钟之后,胡彪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用剩下的钱去买更实惠的馒头,怎么滴也要让造反的肚子老实下来。

   至于去公司的这一路,就这么走着去呗。

   就这样,胡彪半路上去了一趟菜市场,找到了一家‘北方馒头店’。

   这里在他的记忆中,这家馒头店主要是对北方地区在茂城的打工北方人,出售作为主食的馒头;只要一块钱一个,但是份量能顶最少三个肉包子。

   最终,胡彪在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6个大馒头全部被消灭掉了。

   而吃下了6个大馒头后,胡彪依然没有如何的吃饱。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经过一路的行走和热身,身上的酸麻不适感已经是大大的减轻,完全不需要预计中的几天时间。

   结合着自己突然暴涨的食量,胡彪隐隐感到这就是那什么‘次级金刚狼残缺血脉’的后遗症了。

   用牛大神的‘能量守恒’理论来分析,应该是更强的身体恢复力之下,当然是需要能多的食物作为能量进行补充嘛!

   这代表着今后自己的恢复能力,也是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可是以当前自己糟糕的经济条件来说,实在说不上这种血脉能力,对自己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胡彪面无表情的从公司中走了出来。

   手里搂着的一个箱子里,有着他之前放在公司的私人物品:两个放在了电脑屏幕前,据说可以防辐射的仙人球。

   仅仅是这样的一个造型,就能说明一个关键问题:

   是的、没错!胡彪没有保住他的工作,更别提从财务预支半个月工资了。

   甚至,在辞退时的财务结算时,大波浪的女财务阿莲在接到了老板的电话后,开始在这里扣一点,那里扣一点了之后,胡彪最终只拿到了213块。

   像是其他的什么n加1的辞退补偿,那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并且阿莲,还转达了老板的一句狠话:

   老子在茂城的关系硬的狠,不服气的话死扑街你就去找相关部去告,能告赢就算我没有本事。

   换成了之前,胡彪肯定是会去告的。

   但是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事情之后,胡彪在大波浪女财务诧异的眼神中,淡定的拿着私人物品离开了。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放狠话、去吵、去闹,那不过是无能的狂怒罢了。

   只要一个月之后他胡彪没死,自然是有能力让公司老板,还有顶头上司们付出相应的代价来……

   随后的时间里,胡彪默默的站在了公司门口,想着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很快之后,他的眼神眼睛不在迷茫,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坚定的目标;当然是继续去‘北方馒头店’买上20个馒头,彻底的吃饱了再说呗。

   于是在茂城8点多还不算恶毒的阳光下,胡彪搂着一个纸箱大步的行走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事去银行的大波浪女财务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总觉得平日间这个没有正眼看过的吊毛,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修仙女配要上天我的博浪人生太情切这个武圣超有素质统计大明卦师门主只想摆摊北雄姜女贵不可言地球最后一个男人工业霸主
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 https://m.zzdxss.com/shiwuguiqi_kangricongduangepaolouka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