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明天让你变成流魂街的死狗

+A -A

  

  是自己忽略了。

  自己在居酒屋务工近三个月,室友们噩梦起止时间都卡的这么巧,怎么可能会没人注意。

  老大的大光头锃亮,脸上是深深浅浅的刀疤,此时反而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们这些都是大老粗,做点噩梦之类的没什么。”

  “啊,对对对。”身后的众人纷纷附和。

  “刚刚没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跑个几万里,我都没睡好。”

  “我现在不做个噩梦,睡起来都不舒服。”

  “我本来还感觉我的梦不够恐怖,一直想着梦能不能再吓人点,给自己提提劲。”

  室友们你一言我一语,这是羽生道三见过室友们最“团结”的一次,往日的他们这时候早就拌起了嘴。

  羽生道三轻吐一口浊气,心又泛起了涟漪,无论你在何处驻足,只要你愿意抬起头,人生尽是风景。

  尬聊几句,老大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的靠近道三,低声道:“道三,你上午缺勤的事已经被店长发现了,那老家伙正在怒气冲冲地找你。”

  羽生道三闻言轻轻摇摇头,“我要离开这里了。”然后看着这些熟悉的陌生人们关心的眼神,羽生道三又忍不住说出了实话,“昨天我遇到一位死神,我应该很快会去死神的学校。”

  全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伙惊讶地看着眼前淡定的道三。

  短暂的平静,宿舍发出了雷鸣惊呼声。

  “红多?”

  “我三郎认识的人也要成为死神了吗?”

  “道三赛高!”

  一群人开心的跳了起来,其实他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关系算不上多好,有几个甚至相识三个月,话都没说过一嘴。

  但眼看着身边的人有机会改变命运,他们还是为此雀跃,愿意为羽生道三献上最真挚的嘱咐。

  “吵什么?都不上班的吗?”老板公鸭的嗓子哇啦哇啦,看到羽生道三的那一眼,脖子伸的老长,喉结有婴儿拳头大小,像是长了一颗肿瘤上下滑动。

  “羽生道三,你居然一上午没来,这样的工作态度,我告诉你,居住证你就不用想了!”

  店长情不自禁地想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点赞,3000环啊,说省就省下来了。

  仆役们有的看着店长在捂嘴憋笑,更多的是看向羽生道三,期待他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老家伙。

  可令众人遗憾,道三只是不咸不淡地开口,眼神里不夹杂任何其他的情绪,“不必了店长先生,我这次是来取最后的东西,我准备离开这里。”

  道三没有理会店长,在自己的床铺下,取出两个铁质酒壶。

  这是他在润林安,唯一攒下来的东西。

  刚刚简简单单的走了一回这趟他已经走了三个月的路,羽生道三看透了很多,也看淡了很多。

  对于店长这个万恶的资本家。

  很奇怪。

  此时的羽生道三在自己将要成为死神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恨,哪怕是道三有意识的提醒自己要报复一下这个卑劣的家伙,但还是提不起任何性质。

  面对羽生道三的淡然,这一次反而轮到店长慌了。

  羽生道三的梅子酒,每个月至少为居酒屋额外带来一千环的收益。

  更重要的是,哪怕要价很便宜,但被梅子酒吸引来的客人可一点都不少。

  他害怕羽生道三的突然辞职,更怕羽生道三去了他对手那里。

  想到这些,店长额头生出细微且密集的汗珠,“道三,是居住证的原因吗?呆胶布,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居住证已经处理好了,马上就可以给你。”

  眼见羽生道三还是摇摇头,店长急的汗都出来了,“我每个月再给你100,不,500环工钱。”

  道三白眉一抬,瞥了店长一眼。

  以前的自己想要在这家居酒屋扣出一环都不知道要费多大力气。

  道三依旧摇摇头,他懒得再跟店长说这些。

  见来软的不行,店长也怒了。

  我这个润林安的上等人已经向你道歉,你居然胆敢一点反应都没有?

  此时,店长也有点懊悔,自己之前太依仗羽生道三这个“无价”劳动力了,早一点学到羽生道三的酿酒术,现在哪至于这样?

  看到道三这么过分,店长语气也硬了三分。

  “这钱已经相当多。”见道三依旧油盐不进,店长的声音又冷了三分,“告诉你,我邻居家侄子的外甥的儿子的老婆的妹妹可是死神,你若是敢走,我保证你在润林安活不下去!”

  店长这个“近亲”,道三不知道听他说过多少次了。

  来了,来了。

  后边的室友们都快憋不住笑了,最后还是光头老大“看不下去”了,强憋笑劝解,“店长先生,人各有志……”

  店长直接瞥了光头一眼,这人谁来着。

  哦,之前自己看他有个把力气,用居住证忽悠他打白工。

  就是可惜了,自己好像只忽悠了他两个月,也不三个月。

  而且价值远不如道三这个傻小子!

  “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店长直接开骂。

  “啊,是是是。”老大摸着光头,这回被骂竟然还笑出了声。

  真不知道这老狗知道道三要成为死神会是什么表情。

  “选吧,继续在店里干,每个月能给你一百环,否则,明天我让你变成这流魂街的一条死狗。”

  这是今天道三第一次,面对店长,产生了愤怒的情绪。

  不过这一次已经不需要他的解释,外面适时传来了一个中年大叔慵懒的声音。

  “咕咪纳塞,请问,这里有叫羽生道三的先生吗?”

  不是乱菊阿姨的声音。

  黑色短发,吊梢眉角,眼睛像是因为疲惫而半睁不睁,双肩极度放松地往下垂。每走一步,草鞋拖着地面发出细微的摩擦声。

  主要是,这气质羽生道三太熟悉。

  他后来定居的11区,那里安全并且食物充足。

  在11区有房屋那些大叔,整天无所事事,喝完酒,在太阳底下晒太阳的时候,就是这个姿态。

  但区别在于那些懒汉,他腰间带着一柄死霸装,并且他的死霸装外披着一件白色羽织。

  羽生道三认不出来这个装束,但店长认出来了。

  好歹是比邻静灵庭西大门的流魂街一区,甚至,几个月之前,五番队队长大人,也曾是他们店里的常客。

  店长心头巨震,当即跪礼道:“恭迎队长大人。”

  志波一心无所谓的摆摆手,手指在鼻孔里转了三圈,然后一弹,点点头,冲着人群中最瘦小的羽生道三走过来。

  这是死神的队长大人?

  羽生道三看着还在抠鼻屎的大叔,对比昨天一本正经教自己灵压控制方法的乱菊阿姨。

  完全不一样。

  惊讶只在一瞬间,羽生道三还是上前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尊敬。

  志波一心用他刚挖完鼻屎的手,很自然熟络地搂住了羽生道三的肩膀,“不用客气,很厉害嘛,小鬼。”

  有些东西,在副队长眼里与在队长眼里,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感受到羽生道三那凝而不散,并且附带特殊属性的灵压,志波一心的眼角都扬了上来。

  未觉醒斩魄刀之前,灵压附带特殊属性。

  他只在一人那里听过。

  山本元柳斎重国!

  护廷十三番队创始人,一番队总队长,当世最强死神,其佩刀名流刃若火,被称为灼炎系最强的斩魄刀。

  而关于流刃若火,还有一条可能只流传在五大贵族口中的秘辛。

  山本总队长,在尚未获得浅打之前,灵力中便附带灼炎的力量。

  在他还是少年不懂得控制灵压,曾无意识的情况下,甚至烤死一个人。

  之前的志波一心也以为这条古老的传说,只是用来神话山本总队长。

  今天方知这传言可能真实存在。

  眼前这个小鬼的灵压,虽然不像是山本队长那么炽热,但却带有一种奇特的诡异感。

  “我是代替乱菊酱来接你成为死神的,道三,你还有其他什么事需要处理吗?”

  “什么,成为死神?”店长就感觉眼前天昏地暗,眼睑疯狂颤抖,眼球外凸布满了密集的红血丝。

  会死的,一定会死掉的。

  店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想起他做过的种种,如果自己是道三的话,连抄家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

  店长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看见的却是站在门口的志波一心和羽生道三。

  “道三酱加油!”

  “道三酱一定要成为队长大人那样的人物!”

  “干巴爹!”

  羽生道三一只脚踏出门槛,看了看此时恐惧的店长,用一种平静的语气似是和亲友做最后的告别,“店长先生,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给我居住证。”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死神之因果律 http://m.zzdxss.com/sishenzhiyinguo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