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被酒色所伤竟如此憔悴

+A -A

  

  “啊咧咧儿,志波队长,十番队的代表还没有到呢?”

  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做出用右手遮住日光的望远动作,眯眯眼看向远方。

  “卡哇伊啊银酱,有没有兴趣来十番队做副队长?”

  一个猥琐大叔对自己星星眼,连银都有些发毛,睁开了明亮的银色瞳孔,“抱歉呢,一心队长,蓝染队长对我很好。”

  一心像是拿糖果骗小孩子的坏大叔,说话的时候还用舌头舔舔嘴唇,“一心队长也会对你很好,正好可以让乱菊去五番队体验一下生活嘛,你们不是同期吗?”

  银眯眯眼笑的像一个小狐狸,“达咩呦。”

  “志波一心,请你不要浪费一位伟大科学家的宝贵时间。”

  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阴沉着脸,用他独有的腔调,九十度转过头,看向一心。

  涅茧利的周围空出一片禁区,没有人愿意接近他。

  “放心吧,涅队长,他可是值得信赖的男子汉。”一心果断竖起大拇指,一口白牙闪闪发光,给道三发了一张好人卡。

  但暗自里,一心还是眼皮狂跳感觉要遭。

  道三有多靠谱,松本那家伙就有多不靠谱。

  想起那天被关了一周禁闭的乱菊苦苦哀求,还有那铿锵有力的誓言。

  一心就感觉自己是疯了。

  他傻的有那么一瞬间,居然选择相信乱菊的鬼话。

  “一心队长,再有半个小时,如果十番队代表还不就位,那我只能判十番队负了。”本次战斗的裁判,一番队副队长雀部长次郎,一锤定音。

  一心无奈只能寄希望于不靠谱的乱菊酱,这次能靠谱那么一丢丢。

  “嗖”的一声,迟来的二番队队长碎蜂白羽织一飘,脚尖轻轻一点,站在队长的一列,姗姗来迟。

  压力更大了。

  一心一扫,暗道不妙,此时队长,副队长来了一大片。

  一番队副队长雀部长次郎。

  二番队队长碎蜂。

  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

  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

  六番队第一副队长冈弥代一文字。

  七番队队长京乐春水。

  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

  不止他们,各番队成员,乃至四十六室,贵族,百来号人,都有代表在场。

  如此多的大人物,关注着这一场注定要记载在尸魂界历史上的战斗。

  结果,因为自己番队队员的缺席,导致没打起来!

  一心无语凝噎,搞不好自己就要被钉在尸魂界的耻辱柱上。

  【某某年,关系到尸魂界走向的一场战斗,因十番队代表缺席告负,时任十番队队长的是志波一心】

  达咩!

  一心疯狂摇头。

  关键是和他没什么也关系啊。

  这TM是什么人间疾苦?

  不过这一回,倒没让一心痛苦多久。

  乱菊酱终于是靠谱了一次。

  在场的无一不是高手,未等道三两人的身影就位,众人便抬起头。

  “不错的瞬步。”京乐春水淡淡一笑,可能是担心笑的太猥琐,吓到身边的碎蜂,他还用手按住了脑袋上的斗笠。

  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羽生道三身上,这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少年,队长们没有丝毫印象。

  只有两个人目光在乱菊身上。

  一个是仿佛担心眯着眼看不清乱菊全貌,而睁开漂亮银色瞳孔的市丸银,另一个是是眼睛里冒火的志波一心。

  白了银一眼,乱菊来到了志波一心的身边,做小女孩姿态,甜甜地叫了一声,“队长。”

  一心睁看死鱼眼瞥了身边的乱菊一眼。

  换掉。

  自己一定要培养道三,五年,不,三年内挤掉松本这个家伙,成为十番队副队长。

  一心强忍着不冲乱菊这混蛋脑门爆卍解的冲动,强扭过头看向擂台上的道三。

  作为裁判的雀部长次郎站在令人的身前,高声宣布,“下面将由十二番队代表涅音梦对战十番队代表源十三郎,一方投降或者失去战斗能力,则分出胜负。”

  源十三郎?

  道三一愣,乱菊阿姨没说啊。

  但他没有漏出破绽,瞬步一施展,来到战场。

  涅音梦是一个梳着短发,充满阳光的稚嫩少女,穿着白袜,脚踩着木屐,面容姣好如月光,大大的眼睛似乎蕴含着无穷的故事,“嘎吱嘎吱”一步一步地走在了道三的对面。

  乖巧温柔,温文尔雅,让人顿生亲近之心。

  之前的乱菊已经和道三说过眠七号的事。

  但真正面对音梦的时候,道三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这若美玉无瑕的少女竟然是一个人造魂魄。

  音梦面对道三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非常有礼貌的鞠躬,而道三也在回礼。

  场外……

  当一番队雀部副队长叫出对战双方名字的时候,乱菊“咚”地一下,用力敲脑袋。

  道三当然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参战,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给忘了。

  还有啊,虽然特意挑了一个身高符合的队员,自己居然忘了给道三化妆。

  但还好他乱菊萨玛有先见之明,喝酒的时候,提前给道三上了最近现世流行的“战损妆”,要不然这肯定露馅!

  这一波啊,是梅子酒立大功。

  不过。

  自己记性居然变得这么差了,乱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的银,“我被酒色所伤,竟如此憔悴,自今日起,戒色!”

  我没太看懂,但我大受震撼。

  一心眼睛充满杀机的看了乱菊半天。

  你不应该是急忙向我道歉吗?

  看着人家市丸银“嘿嘿”傻笑算什么?

  什么?

  乱菊喜欢银?

  不可能,乱菊只喜欢酒。

  银喜欢乱菊?

  不可能,除非他从不睁眼睛看人,否则怎么能看上这酒鬼。

  一心一点都不恨乱菊,真的。

  他最恨的还是山本那个老头子。

  当初,老头子向志波家发起请求的时候,足足有七个番队缺队长。

  老家伙偏偏指定自己来十番队。

  真拿他当炮灰。

  痛,太痛了。

  脸又沧桑了许多,一心扭过头强迫自己不去看这些操心的家伙,早晚换了这个副队长。

  ‘早晚换了这个队长。’

  想想道三叫自己“阿姨”就来气。

  乱菊很委屈,自己还不是被队长那些垃圾文件折磨的都衰老了?

  可恶!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擦出火花,冷哼一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死神之因果律 http://m.zzdxss.com/sishenzhiyinguo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