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扮小猪,吃大虎

+A -A

  婉妍的嘴角不可察觉地抬起。就他了。

   红旗一落,婉妍直奔蔡启。蔡启速来也不服宣奕,如今宣婉妍送上来,他求之不得。况且其实这四个膀大腰圆的大男人,打心眼地没把弱不禁风的宣婉妍当回事。

   蔡启猛地出拳先发制人,谁知婉妍仍是负手而立,看着拳头来并不躲避。待他靠近后,突然脚下轻旋向后璇身,瞬间便绕到蔡启出拳的一侧。双手灵巧地钳住蔡启的手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婉妍已经绕到蔡启身后,抓着他的右胳膊从他的胸前揪过来拉至左肩处,力气之大令蔡启竟无法逃脱。紧接着宣婉妍用膝盖猛地顶向蔡启的腰间,蔡启毫无防备地跪在了地上,胳膊发出一声骨骼断裂的巨响。

   “啊!”剧痛令蔡启惨叫出声。

   婉妍一不做二不休,一只脚狠狠踩在蔡启的小腿肚子左右碾踏,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整个人往起拎了拎。瞬间就把蔡启制服地动弹不得。

   婉妍冷哼一声,微微俯身在蔡启耳边,笑颜动人,声音却寒得透骨:“听爷的,以后换个主子吧。”

   还没等蔡启回话,婉妍迅速收了腿,把人向前推去。蔡启趴在地上,已经感觉不到胳膊腿的存在,只觉得上不来气。看他已经没了战斗力,婉妍立刻奔向剩下的人。

   场下的所有人此时无不目瞪狗呆。婉妍的动作行云流水,像是舞蹈一般灵巧动人,但手上脚下的力道却让人倒吸冷气,看得观众都为蔡启感到疼痛。

   场上另外三人打得火热,根本没注意到婉妍方才的举动,一点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

   婉妍直接向三人中间跑去,快接近时双腿发力,整个人向后倒去,顺势就滑进了两人中间后猛地起身,踏上第三个人的腿助力向上腾身,一手抓住一个人的脖子,向里狠狠按去。打得正欢的两个人不明就里地猛撞在一起,头骨碰撞的声音令看台都为之震颤。趁着二人回神的功夫,婉妍向后空翻,紧接着一脚一个,正中小腹,送两人下台。

   背后的人趁着婉妍落地的时候,从背后偷袭过来。婉妍猛地转身接住身后的拳头,也不动作。但那人却是丝毫无法再向前一步。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弱女子钳制住,那人瞬间恼羞成怒,也顾不得许多。猛地发力想撼动婉妍,不想婉妍突然收力,那人整个人向前栽去,就在这时,婉妍迅速向侧面一闪,来到对方没有防守的一侧,朝着腰上最柔软的地方就是一记猛烈横踢,对方惨叫一声直接仰躺倒地。正想挣扎着起身,一只肩膀就被婉妍一脚踩住,俯身一拳照着那人鼻梁打下去,力度之狠让那人直接眼冒金星。眼看着第二拳就要落下,对方赶忙求饶:“二……二小姐!我……认输了。”

   婉妍的拳头收在半空,有些没尽兴地撇撇嘴:“你不要这么怂行吗?挨打是习武的基本功,爷带你练练你还不愿意。”

   只可惜那人已经暂时昏了过去,没听到婉妍的谆谆教诲。

   啧啧啧没意思。从对手身上起来,婉妍潇洒地拍了拍裙摆,拉紧了发带,双手抱拳向看台的方向行礼。

   看台安静了十秒,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实在不是宾客们反应迟钝,而是方才的比试实在太震撼了。不过短短片刻,这位娴静柔弱的大家闺秀就解决了四个对手,使得两人昏迷。速度之快,下手之狠令人胆寒。而她的动作又是如此地干净利索,一气呵成,仿佛战胜四个人不过是探囊取物般轻松。

   第一次如此酣畅淋漓地打架,实在是让人身心愉悦啊。婉妍行了礼,蹦蹦跳跳地下台去了。

   “好啊好啊!”皇上主动再次鼓掌叫好,向宣郢道“我今日早间还听翰林大学士回禀,说今年文考有一份考卷相当出色,谈论律政、兵法令他们都赞服不已。送来一看,正是宣爱卿的爱女所答,我今日回去必定仔细批阅。没想到这小姑娘这武功也如此了得,宣爱卿真是给我天权培养了一个出众的人才啊!”

   因为比谁都更知道女儿根本没有接受任何指导,所以宣郢比所有人都更惊讶,还在震惊中回不来神。只得机械地谦逊道:“陛下谬赞了!这丫头不过学了些花拳绣腿,怎得就敢在陛下面前卖弄。”

   下台后的宣婉妍向考生休息的地方走去。

   “妍儿你太棒了!”管济恒和砚巍赶忙迎了上来祝贺。

   “呦,这哥哥不行,妹妹倒是有两把刷子嘛。”宣婉妍还没开口,身后的淳于涟装作没看见她走进来一般,阴阳怪气地开口。

   宣婉妍看到这个败类就满腹怒火,但面上却是羞赧之态:“淳于公子谬赞婉妍了,不过是小孩子玩耍的功夫,怎能和淳于公子相提并论。”

   淳于涟久闻宣婉妍美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个惊世美人,心中早已动了坏心。

   “宣二小姐就盼着下一场可以抽到本公子,本公子素来怜香惜玉,二小姐如此天人之姿,本公子下手就不会重。”

   宣婉妍贝齿轻咬,奶奶的,你宣爷我也是你能调戏的。

   “嘿你还想得挺美!你最好抽到我,本少爷还可以教你几招!”管济恒最见不得人调戏宣婉妍。

   “管公子请息怒。”宣婉妍轻轻拦住管济恒,口气那叫一个温柔似水:“能和淳于公子比试,婉妍求之不得,还请淳于公子多多关照了。”

   小王八犊子,你给宣爷我等着!宣爷不打掉你几颗牙,爷就不是你宣爷!

   砚巍和管济恒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这样的婉妍也太恐怖了!!

   八场初试很快就结束,一共八个人晋级下一场。八名选手一齐上台去抽签。

   因为婉妍是其中唯一的女孩,大家都绅士地请她先先抽。

   木盘中有七个背面向上的木牌,婉妍伸出手挨个摸了一遍。实在感觉不出哪一个是淳于涟,只得随便抽出一个。

   翻开一看,宣婉妍差一点就乐得仰天大笑了。

   木牌上刻着的,不正是淳于涟三个字嘛。

   这冤家的路啊,确实是窄哇。

   宣婉妍向众人亮了亮木牌,便下台去了。

   淳于涟此时也是很兴奋,能遇到一个又弱又美如天仙的对手,又能赢得比赛,又能享受比赛,何乐而不为之。

   “哎呀宣大人。”淳于威向宣郢笑道:“咱们两家还真是缘分匪浅啊。”

   淳于威此时已经完全放心。白泽虽然贵为七大神兽,被尊称为四神真君,也是世间唯一可以司风的决赋,但战斗力并不高。能够跻身七大神兽,全都源于白泽是全大陆最聪明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宣郢没有考武考,却还可以平步青云,登顶百官之首的原因。

   而自家的朱雀神鸟,在八大神兽中的战斗力可是数一数二。搞掉一只只长了脑子的白泽还不是轻轻松松。

   宣郢此时的震惊已经恢复,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些许得意之感。

   “是啊,还望淳于公子能手下留情,不要太和我那个没轻没重的丫头多计较才是。”

   宣婉妍能赢下第一场,宣郢的面子已经回来了,对女儿没什么大要求了。他本来也没想指望女儿能为官做宰。

   别受伤就行,无上圣尊保佑啊。宣郢心中暗暗祈祷。

   婉妍和淳于涟就是第一场。两人从擂台的两端走上来,台下顿时沸腾了。要知道决赋可是每个拥有决力的人最大的隐私,对各大世家来说更是重大机密。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在几十年来的太平盛世里,七大圣兽,八大神兽几乎从未在除了武考外的任何时刻现身。今日的比试可以同时见到朱雀、白泽、麒麟三大神兽,台下人的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一上来,淳于涟就迫不及待地开启了自己的决赋。

   淳于涟摊开自己的左手,运行体内决力,掌心涌起一阵暗红色的光芒,随即一只巨大的红身金冠的鸟从淳于涟身后腾空而起,周身笼罩着暗红的火焰,仰天长啸,发出震动天际的嘶鸣,在校场上空耀武扬威地盘旋两圈。霎时红光笼罩着校场。

   这便是八大神兽之一的朱雀神鸟,成火象,南明离火伴生。

   “哇塞!我见到了真的朱雀耶!好棒哦好厉害哦”宣婉妍满脸天真地仰望着淳于涟身后的朱雀拍着小手,甚至激动地蹦了几下。

   淳于涟的冷笑了一声:“二小姐也请开决赋吧。我们速战速决,让陛下和大人们早些回去休息。”

   “好啊好啊,那婉妍献丑了。”宣婉妍的天真甜美笑容融化了台下不知多少人的心。

   今天也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白泽。

   ------题外话------

   这是俺第一次更文,有任何情节混乱,违反常识一类错误,请大家多多指正。太感谢啦!(≧▽≦)/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太情切 https://m.zzdxss.com/taiqingq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