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婉妍被迫亲见虐刑 蘅笠借机指导爱徒

+A -A

  “还有些问题,我问你答。”婉妍知道重头戏还在后头“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何渊细想了一番,回答道:“大概半年前,有一个外地商人来找我,说只要我轻审他一个亲戚,就给我五百两银子。我也是一时财迷心窍,想着也没人知晓,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就胡乱审了。

   谁知几天之后,就有人给我写了匿名信,说掌握了我徇私枉法的证据,要不按照他说的做,就去锦衣卫告发我。但如果按照他的做,我还有很多银子可以拿。我想着如果我被揭发了,乌纱帽就保不住了,我家上下十几口就没饭吃了,只得按照那人的要求做。谁知他们一开始不过是让我乱审来排除异己,到后来就要求我通过兵部刺探情报了。”

   “商人?具体是谁您知道吗?”婉妍追着问。

   “他相当得谨慎,半年以来,我没见过他或他手下中任何一个人,都是用书信联系的。具体叫什么他怎可能告诉我。但和他接触了这么久,我大概能猜到他应当是某一个商帮的帮主。”

   “依据呢?”

   “他一个商人可以在幕后操纵着这么多官员的升迁贬谪,若不是商帮,哪里来的这么大财力与能力呢。而且冥冥之中我感觉,他不过也是被人控制的棋子,他背后应该是有更大的推手。但到底是谁我没有一点思绪。”

   “嗯……”婉妍若有所思“那您收集的那些证据都交给谁了。”

   “是我的内弟,住在城南的刘德。”

   “您还有什么别的还没说吗?”婉妍抱着胳膊问道。

   “他如此对我,我怎能为了他还有所隐瞒。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只求速死。”何渊已经没了一丝活着的希望,整个人被抽了魂似的。

   “你知道通敌罪的刑罚是什么吗?”蘅笠喝了一口茶问道。

   “知道。凌迟处死。”何渊苦笑道“也只有凌迟能对我犯下的罪孽稍加弥补了。”

   “有心理准备就好。”蘅笠不紧不慢地起身向门外走去,吩咐刚刚安排完人手回来的峦枫道:“带他去刑场吧,峦枫你亲自执刑。”

   蘅笠话音一落,一旁的锦衣卫就上去给何渊解绑,押送他去刑场。

   婉妍暗暗叹了口气,为了财物抛家负国,真是可笑又可悲。

   “对了,蘅大人。”婉妍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嘚瑟的机会的,得意洋洋地问蘅笠的背影“怎么样,智取是不是比酷刑管用啊?”

   蘅笠走到门口闻言回身,答非所问道:“小宣大人,不一起去刑场督刑吗?”

   “啊?”婉妍愣了一下,直摆手“不用了吧,我相信锦衣卫一定会秉公执法的。”

   凌迟耶!!!!!!连杀鸡宰牛都不敢看的婉妍,想想把人千刀万剐的血腥场面,就浑身发疼腿发抖。

   蘅笠玩味似地冷笑一声,凛冽的双眼对上了婉妍的双眼:“怎么,小宣大人不会是不敢吧。”

   一语中的,被看穿后的婉妍顿时恼羞成怒:“怎么可能!谁不敢了!去就去!”

   蘅笠再次轻笑一声,转身便走。骑虎难下的婉妍只好跟着一起去,一面在心里大骂自己:不敢逞能的时候你做什么大头鬼嘛!

   诏狱的刑场就在审问室隔壁。一入刑场,阴冷之感瞬间渗入骨髓,地面上四处是洗不干净的斑驳血迹,每往里走一步就踩过了不知多少条人命。

   婉妍顿时感觉原来方才的审问室还是挺温馨的。

   蘅笠轻车熟路地走到刑场一侧的的太师椅边,潇洒地扬开披风坐下,抬起一条腿支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一只手向迟迟不肯向前的婉妍勾了勾:“请啊,小宣大人。”

   婉妍笑得比哭还难看:“好……啊……”,刚刚坐下,便有锦衣卫端了两杯茶放在桌上,仿佛他们是来茶楼听戏的。

   很快,何渊就被带了上来,绑在了刑场中央的木架上。峦枫跟在后面走进刑场,先走到刑架边的木桌边,拿手扫了一遍桌上大大小小几十把刀。看似随意地拿起了其中的一把,脚步轻快地走向何渊,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眼神专注而仔细,仿佛是在研究学问,而不是在惨绝人寰地夺人性命。

   何渊也算是有骨气,被割了十来刀都咬着牙没有吭声,实在是疼得人也忍不住,才惨叫出声。

   蘅笠端起了一杯茶,看着刑场向婉妍说道:“峦枫是难得的凌迟高手,在他手里犯人可以被割两千多刀仍尚有余息。”

   婉妍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疑惑道:“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有必要吗?他都已经招认了,只求一死,又何必这般折磨他呢?”

   蘅笠冷笑一声:“他自己看得都比你明白。如果不是如此,何以使得天下欲叛国之徒先思而后行?如果不是如此,那以何告慰在他手下冤死的魂灵?”

   婉妍心里也承认蘅笠说得有理,只是看到如此手段,实在是心惊肉跳,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血虫爬过,吸食着她的骨血。

   “宣婉妍,如果你连直面生死的勇气都没有,只有夸夸其谈的嘴和满是妇人之仁的智慧,我劝你尽快离开官场。”蘅笠用茶盖滤着杯中的茶叶,声音凛冽而严厉。

   “你所在位置的职责,就是通过剥夺少数人的生命来换取更多人的一生太平。如果你对少数人满怀仁慈,就是对大多数人的残忍。你要是不能明白这个道理,就不要坐在这个位置上祸害百姓。”

   直白而严厉的话语瞬间击中婉妍的内心,虽然难听,但婉妍实在无法反驳。

   “我知道了。”婉妍咬了咬嘴唇,坐直了身体,捧起了茶杯,定睛看着场中血色的景象。婉妍已经很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来,可肠胃中翻山倒海得近乎无法忍受,婉妍只能努力运气使自己不至于干呕出来。

   婉妍心中暗暗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吃午饭,不然真不知如何撑得住。

   一个时辰后,何渊已经面目全非,气若游丝。婉妍的眼睛已经渐渐适应这等残忍之事,但仍觉得心惊肉跳,手中的杯子就快被攥碎了。

   婉妍用余光偷看蘅笠,只见蘅笠神色如常,仿佛眼前所见,不过是寻常之事。

   婉妍心中纳罕,这般冷血残忍之人,到底是他生来凉薄,还是早已见惯了生死。

   又过了一个多个时辰,何渊彻底没了气息,峦枫这才收了刀,来向蘅笠复命。

   蘅笠微微颔首,向婉妍说道:“今日辛苦小宣大人了。”

   婉妍终于挨到了结束,小脸已经憋成了青色。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人间修罗场,跑出去晒晒太阳。婉妍紧咬着牙向蘅笠勉强笑笑,话都说不出来,转身便要告辞。

   “小宣大人。”蘅笠忽然又开口叫住了婉妍。

   婉妍心中哀嚎:这爷爷又要干嘛!!!!但还是乖乖转身,等着蘅笠吩咐。

   “您第一次来锦衣卫,又接连忙碌好几个时辰错过了饭点。不吃顿便饭就走吗?”蘅笠偏着头,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饭?呕!

   听到吃饭,婉妍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就往外走,想快点找个地方吐一吐。

   身后的蘅笠看着婉妍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出了诏狱的大门,婉妍抱着门口的石狮子不顾形象地干呕起来,暗暗庆幸幸好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婉妍几乎是扶着墙走出了锦衣卫。

   婉妍晚上回到家,沐浴更衣完,一桌饭已经准备好了。宣郢从不和家人一起吃饭,都是让下人单独准备,送去书房的。而史夫人一天里出屋门的次数屈指可数,从婉妍有记忆开始,就没和母亲一起吃过饭。

   不过还好还有姐姐宣婉姝和宣奕,三个人一起吃饭也不觉得冷清。

   婉妍到饭厅时,姐姐和宣奕都已经坐下了。

   “宣婉妍你要是再慢一点,小爷我就被你饿死啦!”一看到婉妍,宣奕就嗷嗷喊叫。

   婉妍难得得没有和他吵架,没精打采地晃到姐姐旁边的位置,坐下就把头放在了桌上。

   “妍儿,你怎么了?”宣婉姝心疼地摸了摸婉妍的头“是不是第一日行官差累到了?”

   “身体倒是不累,我——心累了。”婉妍抬起头,钻进姐姐的怀抱找寻安慰。一向张牙舞爪的婉妍,此刻就像只被水淋透的小病猫。

   婉姝心疼极了,轻轻拍着婉妍,安慰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就同姐姐讲讲。姐姐虽然不能替你扛着,但也能帮你出出主意,分分忧嘛。”

   对奇缺母爱的婉妍和宣奕来说,温柔又善良的姐姐,就像他们的母亲一般,给了他们最温暖又无私的爱。

   婉妍摇摇头,实在不忍心把今日可怕的见闻分享给自己最亲近的人:“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算了,真没什么事。”

   宣奕已经端起碗来大快朵颐,满嘴都是肉地劝婉妍:“要我说啊,没什么烦恼是吃一顿饭不能解决的,如果还不行呢,就再睡一觉。”

   吃?呕!

   婉妍连嘲笑宣奕的力气都没有了,拿起筷子却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

   婉姝给婉妍盛了一碗汤,又夹了不少菜,耐心地劝道:“知道你今日辛苦,我特意命小厨房做的全部都是你素日最爱吃的菜。不管是什么烦心事,好歹把饭吃了,才有力气解决嘛。”

   婉妍看着满桌的佳肴,却总是想起刑场中那血肉模糊,鲜血遍地的场景,肠胃中再次翻山倒海。只得迅速扔下了筷子,跑离了餐桌,边跑边大声说:“我实在不饿,姐姐你同宣奕吃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太情切 https://m.zzdxss.com/taiqingq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