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先把这些表做好

+A -A

  ,

  朱慈烺还是不放心接着说道:“我知道其他的官军吃空饷、军饷抽成、养家丁都成为了惯例,但是我不希望你们这么做。”

  小玄子还不懂这些,他只听到吃空饷,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结果听完顿时没有了兴趣。

  而李若琏见朱慈烺对下边的事情这么了解,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他也没有这么干的想法。

  朱慈烺特意安排小玄子:“你给我记着,你主要的工作就是监督后勤物资和军饷的发放,不许干涉军机事物!听到没有!”

  小玄子点点头,朱慈烺接着说道:“我会成立一个后勤司专门处理账务和物资的发放。你们有什么需要都报给后勤,我在京城会想办法给你们筹备。”

  两人都退下之后,朱慈烺开始写防疫手册,这玩意根据后世的经验是通过老鼠到跳蚤在到人这么一个传播路线,可怕就可怕在不仅可以人传人,即使人之间不接触,那老鼠跳蚤也会传染。

  而且不仅仅是老鼠身上有跳蚤,猫啊狗啊这些都有,人身上也会有跳蚤,夏天要是有蚊子的时候更可怕。

  这个时代又没有隔离服,只能依靠那些天然的抗瘟疫人员来杀灭疫区的老鼠,阻止病人出来,而疫区之外地区的老鼠则需要通过投毒等方式来灭杀,虽然不能杀绝,尽最大可能减少老鼠的数量至少能隔断疫情的传播。

  朱慈烺记得后来有个谁写了一本瘟疫论,里面有两个药方好像能治这个病,既然以后有人能做到,那么这个时候也一定有人能做到。

  朱慈烺只希望这样的人自己能找到一个两个,开始准备防疫之后,所有事情都变得困难起来,首先御医跟朱慈烺招募的民间医生一听说去治疗瘟疫,一下子一半人吓得都不敢去,朱慈烺一番威逼利诱之后才算稳定了人心。

  接着就是准备药品,朱慈烺正忙着呢外面小桂子跑进来:“太子殿下,周遇吉来了。”

  朱慈烺等他可是还几天了,原本以为出了什么变故,还担心他最后不来了,朱慈烺都打算以李若琏为骨干招募新兵了,没想到他又来了。

  周遇吉大跨步的进来见到朱慈烺立刻单漆跪地:“末将周遇吉见过太子殿下。”

  朱慈烺打量了一下这个大汉问道:“周将军,你可知道这次让你去干什么?”

  周遇吉抬头看看朱慈烺:“末将不知。”

  朱慈烺并没有叫他起来而是直接问道:“这次任务可谓九死一生,你可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周遇吉吸了一口气,最后高声道:“愿为大明效死!”

  朱慈烺点点头:“周将军请起。”

  “谢太子殿下。”周遇吉站起,朱慈烺坐着看他就得仰起头了,只好摆摆手:“你坐吧,咱们慢慢说。”

  “谢殿下。”坐定之后,朱慈烺递给他防疫手册:“这次调你来是因为山西有瘟疫,此病恐怖无比,必须严格控制,所以要你带人在山西和北直隶之间组成第一道防线,防止病人流窜到北直隶然后进一步扩散。”

  周遇吉结果册子仔细的阅读起来,朱慈烺已经事无巨细的把自己能想到的都写下来了,这个时候就是让周遇吉仔细看看,心里好有个底。

  周遇吉花了一刻钟看完之后皱眉思考了一会问道:“太子殿下,这防线好设,但是为何只在山西北直隶之间设卡?若是疫情流窜到陕西河南该如何是好?”

  朱慈烺耐心的解释道:“山西跟陕西和河南隔着黄河,那边只需要控制黄河水道,流民自然不能过河,但是北直隶跟山西陆路相连,若是不能设卡管理,北直隶一马平川,恐疫情很快就传遍北直隶甚至到达京城。”

  朱慈烺从桌子上拿出自己准备的制度:“这次去山西,勇士营要分成两部分,其一是卡点和运输人员,其二是防疫和医者物资护卫人员。”

  结果朱慈烺递上来的制度,听着朱慈烺的讲解,心里念叨着这传言果然不错,太子爷喜欢制作表格,习惯制定制度,喜欢要数据。

  朱慈烺当然不知道周遇吉的嘀咕继续讲解:“勇士营吸收山西卫所余丁、流民和自愿当兵的百姓,目前初步计划扩编为一万人,士兵直接升任小旗,每百户所十个小旗择优二升为总旗官,总旗官二选一弱者为百户,一人为副千户,百户升千户,汝依旧为全军统帅。”

  周遇吉翻到相应的页数:“那剩下的小旗总旗怎么安置?若是安置的不好会不会有情绪?”

  朱慈烺示意周遇吉在翻一页:“剩下的八十个小旗和十个总旗、一律官升一级,担任防疫和医者及物资的护卫工作。手下就地招募疫区无疫病者担任。”

  周遇吉点点头奇怪的看了一眼朱慈烺:“太子殿下,对于瘟疫我们也不懂,大家都担心得罪了瘟神,要是……”

  朱慈烺摆摆手:“后勤保障你不用担心,只要参与此次疫情的勇士营军士每天给予赏赐一百文,其余新军没人八十文,到时我会安排东宫监军发放物资和奖金,若是不幸染病会发放十两银子的补助,若是不幸死亡孤也会给予一百两银子的烧埋银,此钱会分文不扣的发到士卒手中,你还有什么担心么?”

  周遇吉搓搓手:“太子殿下,按照惯例,这大军开拔都需要拨付一笔开拔银,这山西路途遥远……”

  朱慈烺哼了一声:“惯例?何来的惯例?你们勇士营历来军饷优渥,我皇家从来没有短过你们一分钱粮,本太子更是给予你们如此优厚的赏赐,你还要开拔银?怎么!你当真以为孤离了你勇士营就无人可用了么!”

  周遇吉尴尬的站起拱手下拜:“臣不敢,不是臣非要这个,而是监军的太监说要跟太子要这笔银子,臣无他法只好提起,请太子恕罪。”

  朱慈烺皱眉问道:“哦?监军太监为何人?”

  “为许进忠。”

  朱慈烺哼了一声:“监军太监掌握钱粮,此次出山西,若是狗奴才不干涉就罢了,要是干涉你行事你可跟锦衣卫千户李若琏说,李若琏自然会带许进忠亲临一线监督视察疫情情况。”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统计大明 https://m.zzdxss.com/tongjida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