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天下都这样

+A -A

  ,

  朱慈烺停下笔:“哪那么多废话,我又不是逼你回去,回去等死么?既然有生计能糊口就暂且待着吧。”

  说完朱慈烺赏了他一两银子:“赏你的!走吧!”

  王六走后,剩下的人心算是落回肚子里了,这说好的问话又是打又是杀的,看的他们心惊胆颤,要不是一大堆锦衣卫围着,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第四个上来的是一个汉子,岣嵝着身子只会嗯嗯啊啊的回答,跟刘氏的状况差不多也是逃荒出来的,不过一家人还算幸运,都平安到达京城,现在正给白云观料理菜园,算是顶好的营生。

  在流民眼里他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了,至于道观寺庙产业太多,那还不是朱慈烺能管的事情。

  第五个就比较惨了,三个孩子走路上卖了两个,剩下一个也被人贩子拐走了,老婆跟人家跑了,自己独身跑到京城,他是刚刚为数不多的自己拼命吃糕点的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剩下的大同小异,问了十个流民朱慈烺发现自己愿意回原籍的只有三个,有营生能养家糊口的有七个,衣食无着乞讨为生的有三个。

  再看崇祯他此时的表情有些古怪,想了半天才叹口气说道:“朕一直觉得流民一定是迫切想返回家乡的,没想到找了十个人只有三人愿意回乡,如此说来以后流民不必遣返了?”

  朱慈烺摇摇头:“目前数据太少不好分析,孩儿想让锦衣卫按照我的问法多调查些流民,看看更多人的情况。”

  崇祯招招手:“骆养性你过来!”

  骆养性跑过来:“臣在!”

  崇祯沉吟一下:“刚刚太子问的问题你都清楚了吧?”

  骆养性点点头:“臣听清楚了。”

  崇祯刚想吩咐,但是刚才朱慈烺忘了告诉他要问多少,再看朱慈烺,朱慈烺把手里的纸递给崇祯:“父皇,您让骆养性指挥使每地派二十人,每人问五十户流民情况,全部送到东宫即可。”

  崇祯接过纸张:“你听清楚了么?去办吧。”

  接着朱慈烺沉吟一下说道:“父皇接下来咱们看看京郊百姓的生活状况吧?”

  崇祯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问道:“还是去找十户问问么?”

  朱慈烺笑嘻嘻的说道:“这已经快午时了,不如父皇带我亲自去百姓家看看他们生活的样子,在看看普通农家到底吃的是什么东西。”

  崇祯微笑着点点头,朱慈烺好奇这些事情,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这也让他体会到了为人父的温情。

  摸摸朱慈烺的头:“好!咱们就走一走寻常百姓家。”

  朱慈烺谁便挑了一个庄子,崇祯吩咐锦衣卫在外围境界,两人只带十个好手,让他们远远的跟着扮作过路的行人。

  到了村头朱慈烺谁便找了一个燃起炊烟的小院,院子里男人正在收拾篱笆,三个孩子追逐打闹着,见到生人来了,连忙吆喝着躲在男人身后。

  男人站起身来疑惑的望着崇祯父子,崇祯拱拱手:“这位老乡,孩子赶路饿了,想讨碗饭吃,不知方不方便。”

  男人听罢爽朗的一笑:“那有啥!进来坐,只要您不嫌弃俺们饭食粗糙尽管吃就是,翠莲,家里来客人了,多煮两碗饭。”

  女人从厨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又迅速的回去了,男人从屋里搬出一张条凳:“来,你们先坐着。打哪里来?”

  崇祯看看朱慈烺,路上两人把词都对好了:“从南边来,到京城投亲的。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男人哈哈一笑:“哪有啥尊姓大名,村里人都叫我洪阿九。一看您这气度就是读过书的人,那才是尊姓大名。”

  崇祯抱拳:“我叫朱四,这是我儿朱烺。”

  朱慈烺趁机问道:“这位大叔,你家好多农具,你一定种不少地吧?”

  洪阿九哈哈一笑:“是啊!我租了白云观十亩地。”

  朱慈烺难得抢到说话的机会:“那白云观地不少吧,还能租给你,我们那老道士都是自己种地呢。”

  洪阿九嗯了一声,回忆了一下说道:“白云观有田地一两万倾吧,听说宣府、延庆、保定都有他们的地。”

  崇祯惊呼一声:“这么多?”

  洪阿九点点头:“可不是,白云观香火鼎盛,好多人发愿送地,慢慢的就攒下这么多得地了。”

  朱慈烺趁机问道:“那道士不都是神仙了么?神仙不用吃饭,是不是就不收你们地租了?”

  洪阿九被朱慈烺的话逗笑了:“道士可不是神仙,还是要吃五谷杂粮的,不过比起普通地收的租子少半分,灾荒年还能减一两成租子,白云观地租才五成,其他地都是五成五甚至六成呢。”

  朱慈烺装作不懂的问道:“那他拿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都是你的啦,十亩地能收好多好多粮食吧。”

  洪阿九苦笑着:“哪有这种好事,还要交皇粮呢!这两年皇粮越交越多,都快超过三成粮食了,俺们辛苦一年也就得两成不到。好年景掺点野菜还能吃个饱肚要是年景不好就要饿肚子啦。”

  崇祯怒道:“胡说,大明赋税不过三十税一,尔如何说要交三成之多?”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朱慈烺拉拉崇祯的衣角:“爹,您先不要生气,洪阿九这么说自然有他这么说的原因,您不如听听看再说?”

  崇祯脸色缓和一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

  洪阿九哈哈一笑:“无妨,老爷不知道俺们平头百姓的生活也是正常,我给你算算,这正税是三十税一不错,但是这还有辽响、平贼响、乡火耗、抵差钱、抵驿钱、抵役钱、防贼公摊、团练费、补路费、差役粮、县火耗、州府火耗、陆驿钱……”

  朱慈烺记了几样就记不住了,这名目太多,他听得头晕眼花,崇祯也是眼皮直抖:“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恶吏!贪官!”

  洪阿九安慰道:“朱老爷不用生气,天下都这样,咱们天子脚下还算好的呐,你没见天下其他地方都逼得活不下去了,造反了么?这老百姓啊,但凡是有一口吃的,谁愿意去造反……”

  崇祯满脑子都是洪阿九说道“但凡有一口吃的谁造反……”无力的坐在那里:“天下都这样?”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统计大明 https://m.zzdxss.com/tongjida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