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是的,我是原创者

+A -A

  装逼是一个很神圣的事情。

  陆远会的钢琴曲说实话很少。

  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首,而且是当初为了追女神时候学的。

  他曾经幻想着自己某一天能够当一个非常优雅而又神圣的王子,倾倒万千少女,然后女神暗送秋波投怀送抱。

  可惜,钢琴曲是学会了,而且来来回回弹起那几首曲子还真有那么一点点专业的味道。

  但是……

  女神却离开了。

  陆远穷。

  陆远很老实,不会花言巧语,和女神说一句话都会紧张。

  这两个致命的弱点让陆远在追女神的路上吃够了冷漠。

  至少穿越前的陆远就是这么一个人。

  所以,穿越后陆远觉得自己必须要蜕变,必须要当一个会花言巧语的男人。

  蜕变是需要时间的。

  这个陆远知道,所以他不强求自己瞬间就变成一个金光四射的男人。

  但是,生活总需要一些仪式感。

  或者说神圣感。

  来到这个似曾相识但又完全不同的世界亦是如此。

  譬如,第一次弹钢琴。

  卫生间里散发着兰花草的香味,抹一点不知名的洗手液,非常认真地擦拭完手中的污垢以后,陆远在王矜雪饶有兴趣的目光下走向一楼的台上。

  “抱歉,能让我来一首吗?”

  咖啡厅的环境很美,一对对情侣,一个个西装革履一看就很有钱的优雅人氏抬头看着陆远。

  楼下的钢琴曲戛然而止。

  少女看着陆远。

  很奇怪地看着。

  从来都没有人在她演奏到一半的时候让她停下。

  这让她很不舒服。

  “这是一架非常好的钢琴,一般人不能碰,抱歉。”少女脸上倒是没有露出任何不满,而是礼貌地看着陆远。

  “是嘛,那……”陆远吃了个软钉子。

  “让他试试。”王矜雪也跟着走下楼,看着少女。

  “你,你是……”少女看着王矜雪一愣,认出了王矜雪,少女很激动。

  “让他试试。”王矜雪继续补充了一句。

  “好的。”少女连忙点点头走下了琴台。

  陆远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微微吐了口气。

  说心里话,他有些怯场。

  如此大庭广众弹钢琴他还是第一次。

  但是,不管再难,再怯场也要去做的。

  毕竟……

  他觉得这是自己蜕变的第一步。

  有了第一步,以后的路就会好走了。

  陆远再度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照了照旁边的镜子,当确定一切都还可以的时候,他坐了下来。

  他又闭上眼睛。

  他在找感觉。

  王矜雪看着陆远的背影,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弧度。

  她觉得陆远钻进自己的坑里了。

  陆远先前的话在她看来是大话。

  从小到大她王矜雪都是一个天才。

  同时她的钢琴造诣很高。

  那首《尼尔河少女》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钢琴曲,她创作这首钢琴曲也是寻访了诸多钢琴名家,一次次更改,一次次千锤百炼,一次次地加进新元素……

  终于,这才创作成功的。

  这花费了她很多心血。

  很不容易。

  所以,陆远接下来只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弹一首比《尼尔河少女》更为优美的原创歌曲。

  一个是在钢琴造诣上比她更高,能让她承认他。

  这样陆远才算在这场不算战场的战场上赢得胜利。

  但是很明显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犹如登天一样难。

  王矜雪嘴角微微划出一丝弧度。

  她现在很好奇陆远接下来会怎么收场,毕竟在座的所有人对钢琴都有一定的欣赏水平的。

  想用三脚猫的手法忽悠是忽悠不成功的。

  大厅很空荡,似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陆远知道自己已经被自己逼上梁山,他别无选择了。

  所以,他只能弹。

  陆远睁开眼睛,用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琴键与音符。

  “叮”

  钢琴的声音非常优美,至少陆远从来都没有弹过如此好的钢琴。

  价格应该不会太便宜吧。

  王矜雪看着陆远弹奏的第一个按钮以后,她略微摇摇头。

  很不专业,而且音位也没有找准,一个动作,一个细节,就有太多太多的瑕疵在里面了。

  看来这个陆远要丢脸了。

  王矜雪突然有些索然无味。

  之前的那种调侃新鲜感似乎在这一刻全部不见了。

  原来,只是一个草包。

  王矜雪转过头。

  可是……

  “叮叮叮……”

  在几秒钟过后,事情似乎开始了转折。

  陆远开始弹了起来,起初有些紧张,生怕自己弹坏了这曲子,但随后陆远却是找到了某种弹奏感觉。

  他的音乐老师曾说他是一个有天赋的人。

  不管是吉他还是钢琴,他都能很容易上手。

  就是有两点很可惜,第一点是学音乐的动机很不纯,第二点年纪有点大了,注定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音乐是要虔诚对待的。

  陆远很认同老师的话。

  所以他很虔诚。

  很虔诚地想装好这么一个逼。

  现在的陆远反而很感激老师,也感谢那个离自己而去的女神。

  想起女神,陆远就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如果没有女神的话,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如果没有现在的自己的话……

  好吧……

  这个世界没有假设。

  那一年,花儿很美。

  那一年,阳光明媚。

  那一年,情窦初开。

  那一年……

  太多太多的回忆如水一般汹涌而来。

  陆远突然再度闭上了眼睛。

  这钢琴曲他实在是太熟练了,熟练得让他可以完全凭借着钢琴弹奏。

  几米远外曾经弹钢琴的少女突然愣住了。

  她清楚地看到陆远闭上了眼睛。

  王矜雪停下脚步,转过身。

  王矜雪有些不可思议。

  这首钢琴曲她真的没听过,但是从音符上来听,这首曲子绝对不可能是一首随便乱弹的钢琴曲。

  陆远的背影很挺拔,看起来颇有些倔强之意。

  这是一个倔强的青年人。

  起初,他的弹奏手法相当生涩,想当不熟练,甚至还有些颤音,但是随着时间久了,他竟慢慢开始熟练了起来,最后竟然有些行云流水了。

  弹奏的速度也开始快了起来。

  窗外的阳光很美丽。

  咖啡厅内的灯光很温柔。

  陆远的笑容很灿烂。

  有时候感觉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当陆远深入这种感觉以后,陆远发现自己脑海中真的没有其他念头了。

  没有紧张,没有自卑,没有叹息,难受……

  什么都没有,只有曲子,只有旋律,还有那一颗要蜕变的,很倔强的心脏。

  速度越来越快了,快到陆远自己都有些奇怪。

  咖啡厅内议论声停了下来。

  几个少女拿出手机,录制着钢琴台上的陆远。

  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陆远,略有沉迷。

  角落里,一个老者时而点头,时而感慨,时而闭眼……

  虽然……

  大家的动作行为都不同,但是大家都安静地听着。

  似乎,都在欣赏着。

  前所未有,从未听过的旋律在众人耳畔环绕。

  难道,我错了吗?

  王矜雪突然微微一凝。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

  他,真的懂钢琴?

  会弹钢琴的人,为什么能说不懂呢?

  钢琴曲一波一波地响起,从开头,到中间,然后逐渐到了尾声。

  所有人都不想这首曲子这么快结束。

  他们还想听。

  王矜雪也一样。

  但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终归是要结束的。

  当最后一个音符戛然而止的时候,陆远站起来睁开眼睛看着王矜雪。

  他有些累,好久没有弹钢琴了,没想到这次状态竟出乎意料地好。

  “我会弹钢琴。”陆远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很简单。

  没有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

  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王矜雪盯着陆远,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致爱丽丝!”

  “作者?”

  “如果你们没有听过这首曲子的话,那么这首曲子的作者名叫陆远,陆地的陆,远方的远……我们踏着脚下的陆地慢慢走向远方……”陆远很深沉,很行云流水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憋了好久的装逼话。

  说完后看着所有人的眼神。

  他看着所有人眼中似有涟漪,似若所思,似陷入痴呆。

  他觉得很满意!

  他觉得自己装逼成功了!

  装得畅快淋漓!

  这就很舒服。

  如果你觉得剽窃……

  你找证据报警抓我啊!

  无耻?

  文化人的世界,能叫无耻吗?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佬重生后,全京城瑟瑟发抖!偷偷养只小金乌艾泽拉斯阴影轨迹逃荒:我种田拯救了全世界校花的贴身高手没人比我更懂魔物侯门医妃有点毒鸿天神尊重生之似水流年开局装成造物主
我真没想出名啊 https://m.zzdxss.com/wozhenmeixiangchumi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