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牙缝里有菜叶……

+A -A

  人都是有故事的。

  有些故事平淡,有些故事精彩,有些故事顺理成章,有些故事曲折离奇。

  作为金牛奖影帝的陆亦弘自然也有故事。

  他曾经想当一个歌手!

  他从小就喜欢唱歌,做梦都想成为舞台上呼风唤雨让粉丝尖叫的歌坛天王。

  可惜很遗憾他的嗓子是破锣嗓,而且不管唱什么歌都会跑调,很难有真正唱全的。

  兴许被那些广播上励志演说的灌溉,兴许是被那所谓的梦想不能被现实打败要去追逐之类的畅销书鸡汤所欺骗,总之莫名其妙地膨胀了起来。

  膨胀得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唱得很差。

  然后……

  那年十八,稍微学了点吉他,就毅然跑到燕京这座大城市准备学前辈们那样当一个流浪歌手,幻想着被歌坛伯乐的发掘,然后一举成名。

  当然,他还写了一首现在听起来简直是狗屁不通的《追梦人》沾沾自喜……

  当然幻想都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当了三年流浪歌手,尝尽了各种冷暖与辛酸,最终机会确实是降临了,但是降临到他的同伴身上,至于他……

  那位伯乐倒是打量了他的脸,然后摸了摸下巴,最终问他三百块包一晚来不来。

  他自然是义愤填膺地拒绝了,怎么可能出卖菊花和尊严!

  然后,他就凉了。

  那伯乐留下了一句“你这种人唱歌能出头,除非天下歌手都死光了!”

  废话,哪个歌坛伯乐会被他破锣嗓而且又没啥才华的人打动?

  又不是耳鸣或者是老年痴呆。

  陆亦弘深受打击,最终在认真地听了自己的歌曲以后,砸掉吉他,自怨自艾地给这个狗娘养的现实低头了。

  陆亦弘现在想来,那几年自己确实是一个失败者,而且是失败到底的失败者。

  万幸,他虽然没才华,没天赋,但是他有脸。

  尽管,他很不想。

  但最终他还是走上靠脸吃饭了……

  好吧,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月亮慢慢爬上夜空,给这片大散起一阵银装,同时月光透进窗户照在了陆远身上,令陆远显得格外神圣,仿佛沐浴着异样光华。

  陆远弹起了前奏,然后认真地唱起了歌。

  李青和魏胖子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陆远,此刻的陆远与昨晚上在大街上乱嗨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此刻的陆远很认真,唱得也够给力,再配上那天生的就浑厚的嗓音,令两人实在如同见鬼。

  这一个弹着吉他的青年特么是那个陆蛮子?

  是那个抽烟,喝酒,蛮横无理的陆蛮子?

  开什么国际玩笑!

  好吧,总之他们对陆远的印象就是一俗得不能再俗,坏得几乎流浓的之类的人物。

  甚至在陆远面前,他们都觉得自己这样的人颇算高尚的了。

  但是,当陆远拿起吉他,一副文艺青年般做派以后,陆远整个人的气质又开始变了。

  吉他很熟练,唱得也很熟练。

  陆远本来只是想唱完这首歌而已,但是唱着唱着,陆远就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那该死的初恋啊!

  说实话陆远从来都不是文艺青年,充其量就是一二逼青年而已。

  就算《老男孩》这首歌,也是陆远为了在女神面前表现,装装文艺而学的。

  然而,大学生涯总是那么的短暂,而现实又是那么残酷,追女神的路途漫长而遥远,至少陆远是中道崩落了。

  人总是年轻过,总是爱过。

  陆远自然也年轻过,陆远也爱过,也曾经辗转难眠过。

  因为有这一份经历,所以陆远沉浸了这首老男孩中,从刚开始只是随便熟练地弹弹变成了对往昔的回忆与感慨。

  这么一感慨,所以感情就来了。

  王矜雪看着月光下的陆远。

  诺大的大厅内,王矜雪开始有些恍惚,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少年人对梦想,对前途的憧憬,经历着一步步的坎特倒下,然后唏嘘,怅然……

  这确实是一首有情怀的歌。

  陆远也确实是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

  或许,自己将会亲眼见到到陆远一枚闪耀的明星冉冉升起?

  至于陆亦弘则是闭上眼睛鼻子有些酸涩,旁人或许觉得这首歌只是好听点,有感情点,但是他却觉得这首歌刺进了他的心中,让他想起了往昔的自己。

  都是奋斗,都是绝望,都是失望,但又是那么坚持,又是那么努力。

  然后……

  又无奈放弃。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来过……”

  高潮部分陆远唱得非常声嘶力竭。

  他竟然站起来抱着吉他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一副好嗓子,一首好歌,一段故事,完全不像之前《隐形翅膀》那样的破音,唱功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一首歌却还是完整地展现了出来。

  这一刻,王矜雪屏住了呼吸,似乎生怕自己的呼吸打扰到陆远的声音。

  陆亦弘的手微微有些哆嗦,有些激动,甚至眼圈泛起了红意。

  魏胖子与李青依旧是那一副见了鬼难以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样。

  我特么的,陆蛮子,你这是要上天啊!

  今后咱还能好好地当一帮乌合之众吗?

  ………………………………

  再好的歌,再长的歌也有终结的时候。

  一曲终了。

  随后陆远呼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将吉他放好,顺便抬头四十五度仰望了一下窗户。

  夜色缭绕,月光正好,正值良辰美景天意浓。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陆远非常满意。

  宣泄完情绪的同时,又带着那么一点点才华横溢的闷骚感与装逼感。

  装得很爽,将一个才华横溢的文艺青年演绎得极为畅快淋漓。

  如果不是有人看着的话,他甚至想为自己竖个大拇指点个赞。

  重生前他就琢磨着这一段装逼情景好多次……

  但是重生前《老男孩》实在是被唱烂了,各种人才多不胜数,而且陆远那时候的嗓子也普普通通没啥味道就算唱也唱不什么东西。所以这种装逼情景也只能想想,造成不了半毛钱震动与惊讶……

  但是现在不一样。

  至少陆亦弘,王矜雪,以及二货哥俩魏胖子与李青都深深被自己给折服了。

  当然,没有掌声,一片寂静。

  似乎大家都沉醉于这首歌的余韵之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陆远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甚至嘴角微微一笑,等待着如潮般的赞美声响起。

  当然,如果大家表扬的时候,他会谦虚一下说类似:“没什么,正常操作正常操作”“没什么的”“我也没那么厉害的。”“谦虚,谦虚我一直都是谦虚的人,低调……”之类将装逼再度升级的膨胀话。

  当然,脸上表情也不能太得意,至少要温文儒雅,平和得如同做什么小事一般。

  这样才完美。

  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阿远……那个……”魏胖子吞了口唾沫。

  “什么?”

  “你早上是不是忘记刷牙了?”

  “??”

  “那个……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你想说什么?”

  “我似乎看到你牙齿缝里有菜叶……很……额,嘿嘿的。”

  “……”

  月光依旧是那么的璀璨,依旧是那么的美丽。

  想象之中的惊叹,表扬的话并没有说出来。

  陆远紧闭嘴巴,转过头,然后脸色顿时涨成了青一阵紫一阵,盯着一脸茫然的魏胖子。

  他闭上了眼睛。

  此刻陆远所有情绪都化为了一句非常有礼貌的话。

  如果不是素质的话,他想说一句……

  我去年买了个表。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佬重生后,全京城瑟瑟发抖!偷偷养只小金乌艾泽拉斯阴影轨迹逃荒:我种田拯救了全世界校花的贴身高手没人比我更懂魔物侯门医妃有点毒鸿天神尊重生之似水流年开局装成造物主
我真没想出名啊 https://m.zzdxss.com/wozhenmeixiangchumi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