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是白天干这种事呢

+A -A

  讹了一座免费的酒库,梁凉心情大好,一路哼了起来。

   “来啊,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月晴晴:“......”表嫂歌单真猎奇!

   回到老宅时,胤洛正跟月小娥凑在一起看婚纱图片!

   看到她,胤洛拍拍自己的大腿,“过来坐。”

   梁凉:“......”招小狗呢?

   梁小狗从善如流,过去一屁股坐在胤洛腿上。

   “今天玩什么好玩的了,看你好像很开心!”

   “嘻嘻,表哥你不知道,表嫂可厉害了!”跟进来的月晴晴绘声绘色的把今天的经历给胤洛和月小娥说了一遍。

   月小娥也被逗笑了:“那些人,就是玩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什么生命之水,其实喝的马尿都不知道呢!”

   胤洛莞尔,把脑袋搁在梁凉肩膀上:“想要什么样的婚纱?明天让人来量尺寸了。”

   梁凉翻着胤洛放到她手上的图册,上面动辄千万的婚纱,穿过一次就得束之高阁,也不知道有钱人怎么想的,虽然她现在也是其中一份子,可花一千万往身上搭个架子?

   她兴致缺缺,将图册放到一边,往后靠在胤洛身上。

   她抬手摩挲着男人的下巴。

   “婚纱我有预定哦。已经在做了!”

   “嗯?”

   这女人,自从同意办婚礼,就提出了要一手操办全部的流程,胤洛对此无不可,都顺着她,但是这婚纱,怎么也得自己掏钱了吧,毕竟一生一次,意义非凡!

   “哪家工作室的?”

   “又三年的!”

   胤洛:“?”

   梁凉咯咯的笑了起来。

   胤洛使劲搂了一下她的腰:“快说!”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以前住的地方附近有个缝补衣服的阿姨,手艺可好了,我给她开了间工作室,就叫又三年,她帮我做婚纱!”

   “街头补衣服的阿姨?做婚纱?”

   “你看不起阿姨?”

   “不敢!我相信夫人的眼光!”

   别说,又三年成立了也没几天,但是客源已经爆满了,全是阿姨之前的老顾客,梁凉又把各个街道的缝补阿姨们都招到了又三年,每人都带着自己的客源进来,工作室居然开始小盈利了!

   “啊,对了,忘了跟你说!”梁凉讨好的看着胤洛,“我跟香格里拉说好了,以后胤氏的活动晚宴都去那办。”

   “然后?”胤洛总觉得这当中有坑。

   “嗯~~然后他们免费承包了我们婚礼的场地、宾客休息室、还有菜单!”

   胤洛:“......”

   所以天价的婚礼,如今被梁凉三下五除二,一分钱没花,还能收到不菲的礼金?

   “夫人甚是能干,为夫奖励奖励你!”

   说着翻身压住梁凉,就要吻下去!

   “哎,有人!”

   “嗯,哪里有人?”

   梁凉才注意到,客厅此时就剩他们俩了,月小娥和月晴晴早就退了出去。

   “那也不能在客厅!”

   “夫人说的是!”

   胤洛横抱起梁凉,飞快跑上楼,一路颠簸引得梁凉不禁惊叫起来。

   “啊,你慢点!”

   两人倒在床上时,梁凉不禁纳闷:为什么他们每次都大白天的干这种事?

   “因为晚上看不清!”

   胤洛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回答。

   梁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指尖插入胤洛的发间,看着外表如此坚硬的男人,发丝却如此柔软暖和。

   怎么办,难道真的是做着做着就爱了?她对着这个男人开始产生了道不清说不明的情愫!

   两人相识至今有一个月么?

   算了,爱了就爱了,能爱的时候放肆去爱吧,这是她的路!整这么多悲春伤秋的顶个毛用!

   她翻身压上,细细的亲吻胤洛眉间、脸颊、嘴唇,含住他的喉结,轻轻咬了一口。满意的听到男人一声难掩的低哼!

   她撑起身子,凝视着男人眼睛。

   果然,白天看的清楚!

   “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胤洛愣了一下,回望着她,眼底眸色加深!

   “不会!永远都不会记得你!”

   他发狠的将人拉来下,吻上她的唇,似乎要将人生吞入腹!让她再也说不出一个死字来!

   “唔~~”

   梁凉心底的湖水荡漾开来,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

   胤洛就像一只罪恶的手,将她压入水中,呼吸都几欲被夺取之时,又过来渡给她气息。

   酣畅淋漓之后,梁凉觉得要跟胤先生算算旧账了。

   “听说你经常和庞青若一起喝酒?”

   胤洛好笑的看着她。

   梁凉:“”

   胤洛凑过去吻她,咬着她的下唇呢喃:

   “那酒喝多了?这么酸呢!”

   梁凉双手捧住他的脸,将他推开了些:“老实点!不要骚扰长官查案,告诉你,坦白从宽,抗拒让你跪酒瓶子碎片!”

   “嗯?那酒瓶子带回来其实是给我准备的么?”

   “是啊,就问你跟庞青若有没有吧?”

   “没有,我连她微信都没有,不信你查。”说着直接把手机递了过来,“喝酒么,有过几次吧。”

   眼见着梁凉眼睛眯了起来,眼刀子都要砍死他了。莫名的心情大好!

   “哈哈哈,夫人别急,酒是喝过,不过别人组的局,好几人一起的!跟她也没有什么交流!”

   “真的?”

   胤洛正了神色:“真的!”

   梁凉认真的看着他,难得的郑重其事起来。

   “胤洛,你以后喜欢上谁了?想要跟她在一起了,告诉我,不要让我做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梁凉暗想,她应该是世上最大度的总裁夫人了吧,不想胤洛脸色沉了下来。

   他冷笑一声,“怎么,想让我对你说同样的话?等你喜欢上谁了,告诉我,我就会放你离开?”

   他扣住梁凉,将人拉近自己,指尖轻抚着她的脸颊,“梁凉,如果你只有一年,那这一年都是我的,如果你有一生,一生也是我的,如果有来世,那么如果你不想,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你!”

   梁凉撞进男人暗沉的眸色当中,自己就像误入丛林的小兽一样,层层叠叠的屏障早已将她困住了,哪里也去不了!

   “好!”

   她放弃了挣扎,自愿待在陷阱中,任由猎人的处置!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从红月开始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柯南里的捡尸人开局变终结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进击的导演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先婚后爱:胤总独宠福运娇妻 https://m.zzdxss.com/xianhunhouai_yinzongduchongfuyunjiaoq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