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跪!!

+A -A

  有些东西眼见不一定为真。

   就如眼前这棵橘树。

   陈九眼中闪过一丝金光,神色中多出了一分诧异。

   他伸出手来,按在了那橘树上,眼中所见那橘树表面有淡淡的文气覆盖的,将那橘树种的妖气尽数封存。

   “文封妖气?”

   陈九心中一凛,他看向了言府内宅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他说自己怎么毫无感觉,原来是有人用文气封住了妖力,若非正巧遇到,陈九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怀中的狐九有些疑惑,它瞧着这棵橘树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啊。

   不就是棵树吗?

   “先生?”一旁的小厮出声唤道。

   这位先生打入园开始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如今又对着一棵树变换神色,着实怪异。

   这位宾客莫非是有什么癔症?

   陈九回过神来,看向小厮,解释道:“一时出神,小兄弟莫怪。”

   小厮见他恢复了正常,便说道:“这橘子如今是酸的,吃不得。”

   陈九飒然一笑,摇头道:“我只是看看,没想摘他。”

   “那就好。”小厮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陈九嘀咕到:“这橘树有些特别。”

   小厮点头道:“不瞒先生,老爷可是吩咐过,这树上的橘子摘不得,谁要是敢手痒,下场至少都是得被赶出府去。

   去年就有个丫鬟嘴馋,被老爷知晓后,没留半点情面,就赶出了言府,自那往后,也没人敢摘了。”

   “这样吗……”

   陈九心念微动,大概是猜到了些许。

   他只是觉得诧异,这世上竟还真有书中的故事。

   ……

   陈九离开了园子,朝着前院走去。

   看守着园子的小厮望着那抱着红狐离去的儒衣先生。

   他微微皱起眉头,口中呢喃道:“怎么没见过这人……”

   也是老爷的故交?

   这般年轻,看着也不像啊。

   莫非是老爷新收的学生?

   小厮也只能想到这些,他摇了摇不再多想,挑起了水忙自己的事。

   秋风之下,那橘树的叶子晃荡,沙沙作响,为园中的小厮遮挡烈阳,平添了几分凉意。

   陈九回头望了一眼那园子中的橘树,嘀咕道:“只要是两情相悦,便可白头到老吗……”

   他微微摇头,这话只能说也许,谁又敢笃定呢。

   狐九眨了眨眼,大概猜到些许,便问道:“先生,那棵果树是妖怪吗?”

   “不错。”陈九点头道:“而且还得了几分机缘,嗯…或许这份机缘也是求来的。”

   若是不出意外,还是一尊在凡世化形的妖物,因为并非完全化形,而保留了妖躯,便是这棵橘树。

   凡世的妖怪与重山大有不同,化形也不相同。

   野兽化形会保留些许特征,而这草木化形,本该是妖躯化人,但在凡世中,却仅是化成了人形,但却保留了妖躯,就如这颗橘子树一般。

   狐九眼前一亮,问道:“那岂不是说,果子熟了更好吃!”

   陈九伸出手来……

   小狐狸快先生一步,捂住了小脑袋,闭眼道:“错了。”

   陈九哭笑不得地收回了手。

   只能摇头直叹。

   正往前院走着,却见那院内站着一位首负面具的日巡游。

   腰间挎着长刀,着一身白衣劲装,旁若无人。

   日巡游立于堂中,目光始终都聚集在言府的大门,像是在警惕着什么。

   院中宾客相谈甚欢,凡人却是瞧不见日巡游的存在,在他们眼中那里不过是空无一物。

   日巡游忽然感受到注视的目光,侧目与之对视,这才见到了那抱着红狐的儒衣先生。

   日巡游手握刀柄,盯着那红狐,冷声道:“妖?”

   狐九感觉到那股凌厉的杀意,往先生的怀中缩了缩,有些害怕,“先生……”

   “安心,没事的。”

   陈九安抚了一声,迈步朝那日巡游走去。

   日巡游顿了一下,感受那儒衣先生身上溢出的玄黄法力,握着刀柄的手也松了几分。

   陈九不动声色,坐在了一旁,就坐在那日巡游的身边。

   日巡游挑眉道:“你是何人!?”

   “陈某不过一介游人。”陈九答了一声,问道:“你为巡游,目视坊间确是应尽职责,但不分青红皂白便露杀意,未免有些过了吧。”

   日巡游毫不客气的回到:“你应是修行之人,却与妖物左右,难道不是有失仙道?”

   陈九面色平和,说道:“你们天顺府的阴差都这么威风?”

   “也不全是,只是你恰巧遇上了我。”

   日巡游手握在刀柄处,面具覆盖之下,瞧不见其中神色,但那溢出的煞气却是真真实实。

   陈九感受到那杀意,有些不悦,说道:“多数时候陈某都是心平气和的,但你若是非要这么嚣张跋扈的站在我面前讲话,陈某也不介意动动手指。”

   日巡游嗤笑一声,说道:“不要以为有点道行便可无法无天,这儿是天顺府,乃是天子脚下,你若不怕死大可试试。”

   “这可是你说的。”陈九笑着望着他。

   日巡游见此人面挂笑色,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惧意,他抽出长刀,警惕着此人。

   陈九抬起指来,口含敕令。

   “跪!”

   此话像是随口而出,但在那敕令之下,日巡游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跪了下来。

   “砰!”

   日巡游面色一变,他极力反抗那股莫名压力,尽管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再站起来。

   他被死死的压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

   手中长刀落地,日巡游睁目望着那儒衣先生,斥声道:“妖法!!”

   “陈某出山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像你这般嚣张跋扈的,到底是没眼力,还是本就如此?”

   陈九依旧是心平气和的说着,看不出半点怒色,接着说道:“你说陈某无法无天,难道不是你在作威作福吗?陈某是犯何事?你便要现露杀意?”

   日巡游挣扎着,狰狞道:“只要是妖,皆不可留!”

   陈九叹了一声,这般没道理的事,竟又让他给遇上了。

   躲在陈九怀中的小狐狸有些胆怯。

   “先生……”狐九张了张口,埋在先生怀中,轻声问道:“妖怪就不能来这里吗?”

   它不解,更有些害怕。

   陈九闻言一怔,张了张口却又说不出话来。

   却见他抬手一按。

   “轰!”

   “啊!”

   一股更重的压力压在日巡游身上,他的口中传出惨叫。

   所跪石板应声破裂,碎成粉末!

   忽然破裂的石板使得院中安静了下来,宾客们全都朝那破碎的石板看去,皆是不解。

   陈九看了一眼那日巡游的惨状。

   先生的道理颇多。

   但今天却懒得再讲道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从红月开始轮回乐园之天启深蓝柯南里的捡尸人开局变终结者漫威里的德鲁伊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进击的导演十块钱挑战求生节目被直播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一切从鹿妖开始 https://m.zzdxss.com/yiqiecongluyaoka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