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总会做噩梦的整

+A -A

  

  自己又双叒叕要被吃了。

  羽生道三睁开双眼,眼神无奈之中还有一丝随意。

  这是一间金碧辉煌的宫殿,宫殿内挤满的是上流社会的贵族。

  有东方大国的王侯将相,有西方国家的贵族公主。

  他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多余的眼神和肢体交流,就像是一个个僵硬的木偶,如同被提线般的或贴面舞蹈,或推杯换盏。

  可当羽生道三睁开眼的那一瞬,所有客人的眼球一转,圆润如玻璃珠一样,眼白翻到正面。

  整个宫殿所有的“视线”汇聚了过来。

  宫殿里的人如同鬼影一般越挤越多,慢慢地塞满了宫殿,每个人都手上都多了一副刀叉或是一套碗筷。

  餐具之间不经意的碰撞,发出轻微的金属器碰撞的声音。

  众人开始乌泱泱地往羽生道三身边挤,一股浓郁的香气传进羽生道三的鼻子。

  开饭了。

  羽生道三头一抬,看到的却是他平躺在了餐桌上,整个身体被解剖开,由内到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这股肉香连羽生道三都沉醉其中忍不住干上一碗。

  羽生道三尝试着想要动,但他的双手却像是被无形的绳索束缚住。

  食客们留着口水,眼里充斥着各种欲望,把羽生道三压在了身下。

  “不是吧,又来?”

  羽生道三无语吐槽,这还不如昨天晚上,梦里好歹是多了一个死神拽里拽气的死神。

  而在梦境外,一股无人能察觉的灰色雾气从平躺着的羽生道三身体释放,如同波浪一样向外扩散,而在羽生道三身边的休息的室友们,一个个的表情也变得更加扭曲。

  梦境里,羽生道三身上同样有灰雾像是波动一样向外扩散。

  而当灰雾接触食客们的时候,他们没有丝毫的抵抗,由皮至骨没有任何阻拦地化为灰飞,然后整个宫殿开始崩塌,世界也随之颠倒。

  “嗯?”

  羽生道三轻哼一声,淡定地睁开眼。

  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道三扭头看过去,他的室友们,或眉头紧锁,或身体轻微痉挛。

  而随着羽生道三的醒来,他们也伴随着睁开惊恐的眼睛。

  “吁,幸好醒的早,要不又被吃了。”一个赤着膀子的大汉,惊魂未定的抚摸着自己的光头。

  身边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刚刚醒转,嘴角挂着口水,双眼呆滞无神,“我梦到自己在一个白茫茫的世界,跑呀跑,跑呀跑,怎么也醒不来。”

  “话说你为什么要跑,直接在梦里睡觉不好吗?”

  “道三,你做了什么样的梦?”有人问向身边的道三。

  “我?”羽生道三用微笑掩饰自己的小尴尬,“还是那样,被绑在餐桌上被分食。”

  休息室逐渐变得吵闹,男人们的胜负心开始作祟,话题也逐渐由噩梦,转化为谁的梦更吓人。

  羽生道三没有参与这莫名其妙的话题,而是站在窗前眺望远处。

  这里是尸魂界流魂街西一区润林安,是流魂街里最富庶,也是安全性最好的第一区。

  但是身为外区流魂的他们,在这里立足,付出的代价是每日至少十五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中午他们会有一个小时的午休,不是因为店长的仁慈。

  因为早上五点出班,晚上十一点休息,没有中午的分批休息,这些普通的灵魂根本撑不住。

  不过,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羽生道三只要再辛苦一个月,按照之前约定,他就可以获得润林安的居住证。

  到时候换个工作,或者要求获得薪水,再努力个几年,他就能在润林安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草房,成为流魂一区的合法住民。

  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这个午睡成了折磨,不,应该说所有睡眠类休息都变成了煎熬。

  只要他们这群廉价劳动力睡着,就会出现噩梦,而且必定是那种让他们痛苦不堪,神经衰弱的噩梦。

  游魂也会做噩梦?

  不知道。

  而在这一群倒霉鬼里。

  羽生道三他自己是其中的另类。

  道三幽幽看向远处。

  甚至,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可能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

  一开始他其实没什么感觉,但时间一久,羽生道三发现了不对劲。

  只要是道三睡着的时候,周围有睡着的室友就会陷入恐怖的噩梦循环中,而且是那种每个人发自心底恐惧的噩梦。

  羽生道三每次都是第一个醒来。

  并且如果他在噩梦中沉沦,周围人也都会陷入噩梦的循环,只能等待被别人叫醒。

  自己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摇摇头,不去让自己想这些。

  羽生道三站在后窗前,看外面的风景。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远处那片空荡荡的房区。

  据说,当有外人接近那片区域,结界就会触发并升起墙壁。

  在那神秘的结界中,居住的是这个死之国度的主宰者,其名为死神,拥有着这个死之国度最极致的武力,权力,财力。

  摇摇头,羽生道三自嘲一笑。

  这些距离自己太遥远了,想那么多干嘛。

  现在还是先解决居住证的事吧,自己的风景在遥远的未来,不在现在。

  回过头,羽生道三又看向一个个吵的面红耳赤,但依旧心有余悸的室友。

  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但是,很抱歉,他很需要这份工作,非常非常需要。

  “羽生道三,该你上工了!”

  “嗨咦!”

  羽生道三撸起袖子,工作很辛苦,哪怕是中午休息,他们一般也没精力摘下围裙。

  “羽生道三,去把地拖了。”

  “道三,5桌上菜。”

  “羽生道三,酒坛那边该进入下一步工序了。”

  羽生道三有一手特色青梅酒,是居酒屋的酿酒师傅,不过没用,领不到工钱。

  为了居住证,他需要,也愿意付出更多的免费劳动。

  工作很辛苦。

  但是在这个充斥着饥饿死亡的世界里,光活着,就需要用尽全力。

  ……

  青天白日,在居酒屋的对面房顶,一群身着黑色死霸装的死神,张开结界,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面前的居酒屋。

  “羽生道三,出生于南流魂街四十九区,后定居在西流魂街十一区,三月前来到瑞林安,成为这家小林居酒屋的酿酒师傅,因此获得在瑞林安的滞留权。”

  “昨日夜晚,瑞林安,东一街道,一百二十三名流魂陷入可怕梦境,于此同时,此处出现了极其诡异的灵压。”

  “经十二番队调查,确定异常源头为羽生道三。”

  “现正在评估诡异灵压出现的原因。”

  十番队副队长代理,松本乱菊一头橘发披着脸,因为宿醉而双颊酡红,身边的站着的十二番队的九名队员。

  松本乱菊外勤讨伐虚的任务用了一天,然后硬赖在外面摸鱼两天,没想到晚上又撞到了这种有意思事。

  松本乱菊睁着醉意朦胧的双眼,呼吸间是淡淡的梅子甜气,轻轻的一声酒鸣,让她的胸前掀起一阵波涛汹涌。

  羽生道三昏睡的时候,松本乱菊能感到一点点细微的灵压波动,但是单纯的灵压能影响这么大的异变?

  闻所未闻。

  “那位疯狂的科学家也需要用这种老掉牙的观察法吗?”

  涅茧利刚刚上任不到十年的十二番队队长,行事非常乖戾,一些邪恶实验,已经引起静灵庭内不少人的愤怒。

  白大褂瞥了松本乱菊一眼,“昨夜事件发生时,太刀川五席曾尝试过精神介入。”

  十二番队,太刀川篱,持有鬼道系的斩魄刀——静审,是护廷十三番队第一审讯官。

  但精神

  对付一个孩子,竟然用这种办法恶毒的办法,涅茧利的名声还真不是白来的。

  “然后呢。”松本乱菊的态度像猫一样突然变化,换掉了玩世不恭的性格,一脸正色。

  那名白大褂队士眼睛略微外凸,声音微颤,“五席现已经被送进了四番队医院,她的精神似乎出了问题,至今昏迷不醒。”

  一个未经过锻炼的小鬼,引得一位十三番队的席官昏迷?

  笑话。

  似乎是怕松本乱菊对十二番队起了轻视之心,白大褂还强忍着不满,对这个外行人强行补充,目光流露出兴奋,“尸魂界历史,未有过类似记载,这是相当宝贵的实验材料!”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死神之因果律 http://m.zzdxss.com/sishenzhiyinguo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