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屋顶的观察者

+A -A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

  虽然时间已是很晚,但对于一家居酒屋来说,工作只能算是刚刚开始。

  也是老天爷赏饭,道三虽然贫穷,穿的衣服上尽是补丁,但他样貌清秀,长得白白净净,黑发黑瞳,梳着狼尾辫,还有一对白色眉毛,最是吸睛。

  羽生道三除酿酒师傅的工作外,也被安排作店面侍者。

  而且为了居住证,羽生道三也乐意主动承担多余的工作。

  但是工作这种东西做多了,很多错误就无法避免,而且在高强度工作下,又要做负责门面上的侍者工作,犯错的机率又要比后厨工作大的多。

  “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要走的太快,弄撒了客人的酒,居住证还想不想要了!”店长指着羽生道三呵斥。

  羽生道三尝试用抹布擦拭着弄脏的地面,强忍着怒火在心里默念,“居住证,居住证。”

  就在今天早上,因为他端菜慢了点,也被店长呵斥。

  “没事的,店长。”客人梳着一头棕色短发,戴着一副方框眼镜,眼睛嘴角都露出温和的微笑,声音也很恬静,会让人不自觉的感到舒服。

  除了道三。

  在这样糟糕的世界,能把笑容挂在嘴边的家伙,道三能感觉到他对生命的漠视。

  “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再干了!”店长眯缝着眼,对羽生道三呵斥,当然不是因为这点小事。

  润林安的居住证是由贵族们签发的,每一张都能卖出至少三千环。

  怎么可能会白给一个穷打工的外地人。

  按照约定,明日就是给这个泥腿子发居住证的日子。

  抱着鸡蛋里挑金骨头的念头,店长依旧指着羽生道三喋喋不休。

  “老板,一份冰糖柠西瓜!”外面传来一个慵懒且有些冷淡的声音。

  “还不快点去处理。”老板瞪了低头的羽生道三一眼,骂了一声“不懂事”。

  羽生道三到后厨将已经摆盘的西瓜包好,用油皮纸包好。

  冰糖柠西瓜,是小林居酒屋的特色之一,将西瓜切成拳头大小的小块,然后裹上特色糖衣,深受小孩子们喜爱。

  一份四个,羽生道三来到店铺门口,在这等候的是一个白头发的小男孩。

  “冬狮郎是你啊!”羽生道三露出微笑,将小纸包递给他,还情不自禁地伸手搓了一下他的白毛。

  或许是因为拥有相似的白眉毛,道三来这里务工之后不久,就和这位外冷内热的小傲娇熟络起来。

  “别摸我的头,八嘎道三。”冬狮郎甩开羽生道三的手,还轻轻踢了道三一下,然后用纸包好了一块西瓜,递给了羽生道三,“我,奶奶,还有尿床桃子,一人一个,剩下的没人吃,就给你好了。”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只是剩下的而已,八嘎道三。”

  ……

  直到月半时分,注意到羽生道三终于要离开居酒屋后,死神们疲惫的精神才略有些振奋。

  “目标已经就位,执行Plan B把他引到实验圈。”白大褂轻声命令同伴。

  “总算下班了。”有队员在这嘀咕,明明拥有这样的力量,竟然每日做着自己光看一天就会感到无聊透顶的工作。

  “闭嘴,不要暴露,依计划勾引他!”

  松本乱菊在这里陪这帮加班狗坐了半天,说实话相当无聊。

  但摸鱼快乐!

  乱菊拎个小酒壶,在这一趴就是一天,她甚至还抽空把自己“延期返回”地违规报告都写好了。

  “什么叫Plan B?”

  这帮搞科研的可真怪怪。

  可随着下边气息的逐渐变化,松本乱菊金色眸子突然一缩,神色逐渐变得迟疑,惊讶。

  这是虚的气息。

  这帮十二番队的家伙,是不是太大胆了!

  刚刚再次醉酒的松本乱菊,双颊上的酡红都去了三分,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现任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就任队长之职不到十年。

  但这位从蛆虫之巢走出来的队长已经展现了足够的疯狂。

  中央四十六室,为了弥补几十年浦原喜助等人叛逃所损失的战力,在背后支持涅茧利做了相当多毫无人道的科学实验,包括近期最受十三番队诟病的“义魂丸”军团实验。

  但哪怕松本乱菊已经把涅茧利的底线放的很低了,也想不到他居然甘愿与虚同流合污。

  松本乱菊像是一只好奇的猫,在淡淡的月光下,美丽的橘发将她本来的眸子映成金色,眼睛眨巴眨巴,静等着事态的发展。

  尽管从气息上感觉不过是一只杂毛小虚,松本乱菊还是谨慎的将手按在了刀上。

  ……

  在半夜结束工作后,道三像往常一样,又花费了一个小时,打扫了居酒屋之后才踏上返回宿舍的小径。

  他来到这个死者的世界,应该有十几年了,但和其他亡魂不同,关于前世的记忆,他是非常的模糊。

  只记得前世他生活在是一个充满高楼大厦的地方,还有羽生道三的前世非常喜欢漫画。

  其余都记不清了,但其中有一本叫《死神》的漫画他还有一点点印象,只有几个人名。

  黑骑一护,朽木露琪亚,还有……

  记忆太过模糊不清,只记得这些人名。

  或许这也不过是一场奇奇怪怪的梦吧。

  “应该没有几天了,得到润林安居住证,就到一些高薪的居酒屋打工,攒够一间小草房的钱。”

  一个普通灵魂的人生就是这样。

  回去的太早,室友们会被自己拖累做噩梦,额外的加班也是因为这一点。

  好歹让大家休息一下。

  道三沿着熟悉的街道摸索向前,一不留神薄底的草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

  亡魂的国度可没什么垃圾。

  道三低下头,看到的是一个不足掌心大小的圆片。

  说时迟,那时快,道三双眼像是冒着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圆片握在掌心,而后做贼似的左看右看。

  这是尸魂界的唯一货币。

  一个普通灵魂只维持基础生存的话,一日只需三环。

  道三虽然用尽全力去攒钱,但他食量太大,好不容易来到吃喝管够的润林安,这次的工作还没有薪资。

  羽生道三像是像是闻到鱼腥的猫,眼里除了这黄澄澄别无二物。

  “那边还有!”

  道三的瞳孔都倒映出金币的虚影,以令死神们都惊讶地速度将另一枚环塞进了怀里。

  “前边还有。”羽生道三往远处望去,没隔几步都有一枚。

  羽生道三像是捡坚果的小仓鼠,沿着小径,羽生道三捡了一路,足有十几环。

  羽生道三又一抬头,前边居然还有一小堆钱,哪怕不仔细看都有几十环。

  道三伸出袖口疯狂擦拭嘴角口水,又脚缓缓地抬了起来,但整个人一溜烟地往反方向跑。

  这小儿科的诈骗手段,还想骗我。

  ……

  “噗……哈哈哈,这就是你们的plan B?填油战术?那A是什么。”乱菊笑的眼角梨花带雨,一只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疯狂拍打身边白大褂的肩膀。

  白大褂本来紧张的脸突然错愕。

  身边一个身穿死霸装的普通队士还有点小怯懦地补刀,“十席,稍后能把我损失的两千环报给我吗?”

  “闭嘴!而且你当我是瞎了吗?只有区区十几环而已!”

  白大褂呵斥一声,阴鸷的眼睛露出凶光,“强行降临实验体一百五十三号,拦下羽生道三!”

  身边的队士开始合力吟唱。

  而在被注视的羽生道三,也感觉到周围空间出现了特殊波动。

  羽生道三扭过头,伸出手感受着周围的涟漪,紧跟着一股令人生厌的气息涌上了他的心头。

  “好像有点不妙啊!”羽生道三眼皮一挑一挑。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死神之因果律 http://m.zzdxss.com/sishenzhiyinguo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