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婉妍VS峦枫

+A -A

  这时在一旁候着的太医们此时都围上来扶住淳于涟带他下去疗伤,婉妍在一旁关切地问东问西。

   “真是太精彩了!”皇上对婉妍赞不绝口“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不一般呐,这种惊世之才真是百年难得啊。宣爱卿着实是教女有方啊。”

   宣郢心中骄傲极了,方才宣奕给自己丢的脸全被婉妍挣了回来。只是他无论如何想不通婉妍到底是得到了哪位大师的指点才能如此优秀。

   纱帐里的大家闺秀们一个个完全忘记了不一会儿前还恨不得把婉妍撕碎,这会儿已经完全被婉妍灵巧矫健的英姿飒爽深深吸引。心里暗暗惋惜此等秒人是个女人,不能成为自己的思慕对象。

   扶着佩剑站在场边的蘅笠心中闪过一丝笑意。还可以嘛。

   大摇大摆回到选手休息区的婉妍立刻被管济恒和砚巍围住,一个奉茶,一个揉肩。

   “妍姐姐你太帅了!!!太强了!!!”砚巍头一次感到这些形容词如此无力。

   “害,一般一般啦。我都没怎么用力。”婉妍得意地摆了摆手,又活动活动胳膊和脖子,叹了口气:“要不是他对宣奕下那么狠的手,其实我根本不会伤他。宣爷的哥哥也是他那个小王八犊子能打得的。”

   此时淳于威的脸的气绿了,对这个天天不务正业的浪荡子恨得是咬牙切齿。这已经是淳于涟第二次武考了,输给婉妍意味着他的仕途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以后只能靠父亲在京城做个芝麻官,继续浪荡人生了。

   接下来的场次,管济恒和砚巍的麒麟决赋轻轻易易就打败对手。

   麒麟也是七大神兽之一,同样属火,司红莲业火。要知道这红莲业火可比南明离火更厉害。麒麟曾经为数代天璇殿圣尊守卫阿鼻地狱,用红莲业火煅烧恶鬼。红莲业火与天枢国皇家的太阳真火、顶级凶兽九婴的太阴真火并称三大神火。

   这样他们三人就共同晋级到了下一考。

   若说这前两考还存在运气因素,那这第三考可就是真正实力的考量。

   锦衣卫派出34名锦衣卫来作为考生段位的标准。击败几位几位锦衣卫就是几段。

   每个人遇到的前八位锦衣卫都是不一样的,但第九段和第十段都是相同的两个人。也就是锦衣卫最强大的两个人。

   要知道锦衣卫可是代表了全天权国武力的最高水平,又都是皇亲贵胄,每一个人都是天权国的天之骄子。

   抽到第一个比试的是管济恒。他大摇大摆地走上擂台,但当看到台下一字排开的九名锦衣卫,都身着深蓝色锦衣,披着黑色的披风,手扶着身后的佩剑,站得威风凛凛。而站在九人前面一身暗红色锦衣的,正是上届武考的十段,人送外号冷面罗刹的锦衣卫佥事蘅笠,信心不由得就少了。

   对付前面五个人时,管济恒开启了决赋应付自如。到第六个人的时候,管济恒的决力消耗殆尽,已经很难招架。但为了麒麟家的荣耀,管济恒还是拼了命击败了第六个人,还没等第七个人上来就支撑不住倒在了台上,被太医抬了下去。但管济恒第一次武考便取得了六段,已经可以授官,管将军还是很满意的。

   砚巍不管是武力还是决力都更胜管济恒一筹,一直坚持到第八个人才显出吃力,但还是尽全力击败了第八位。第九位是蘅笠的贴身侍卫峦枫,上一届的九段高手。砚巍苦苦支撑一刻钟,还是被击败下台。但15岁就武考九段,还是令皇帝和百官赞叹不已。

   下一个就是婉妍了,婉妍的实力比管济恒可是强上许多,和砚巍不相上下。但也只是绝对实力不相上下,婉妍的鬼点子和花招多如牛毛,砚巍就没有赢过她。

   前两场婉妍都目不转睛研究着对手,发现就算是前八人就算加起来也没有第九人厉害,更不用说一直都未出手的第十人了。想要扛过第九人,就必须在前面尽最大可能节省体力和决力。要把大部分体力和决力都留给第九和第十个人。

   婉妍刚刚上台,看台就是一片掌声。今日婉妍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与震撼。

   婉妍扫视了一下台下自己的对手,一眼认出为首之人就是文考那日自己在翰林院门口碰到的人。

   眯起眼来仔细看,只见那人腰牌上写着五个字:锦衣卫蘅笠。

   原来他就是蘅笠啊。也是,只有这张俊朗得惊人的脸才配得上蘅笠这个名动京城大名鼎鼎的名字。

   就算在如此高压紧张的氛围下,顶级美男爱好者婉妍还是擦着口水忍不住多看了蘅笠几眼。

   前七个对手,婉妍全用一把风剑撑过来。风剑轻盈好控制,杀伤力较普通剑更高,且决力消耗并不太大,是用以节省体力并速战速决的最好方式。只是在对战第七个人时,不再动用决力已是支持不住。

   “下一个。”婉妍击败了第七个人叫第八个人上台时,声音已经明显地颤抖。

   对战第八个人已经让婉妍感到十分吃力,看家本领全都用了一个遍,整整纠缠了快一个时辰之多。在第八个人倒下的时候,婉妍已经是满头大汗,身上留了几处伤了。

   场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祝贺婉妍达到惊人的八段。所有人都以为,体力完全不支的婉妍应该会止步于此。

   “下……一个。”婉妍努力立直了疲累无比的身体,声音颤抖却坚定。

   “这丫头的毅力,真非常人能比啊。”皇上注视着擂台上的婉妍,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峦枫大摇大摆走上了擂台,锦衣之下是一张稚嫩的面孔。这是一个还不到十九岁的少年。

   “你已经八段了,放弃吧。你打不过我的。”少年口气虽然桀骜,但其实也是关心。

   婉妍抬手拉紧了头上的发带,努力运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抖:“那也先打再说。”

   峦枫叹了口气,你这个样子让我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嘛。

   红旗一落,峦枫先发制人,拔剑向婉妍奔来。这峦枫和他主子蘅笠一样,从未将决赋示人。

   婉妍的决力已然不够凝聚风剑,只得拿起佩剑接招。

   真不愧是蘅笠的侍卫,峦枫的剑法相当了得。不仅出剑利落,速度奇快,还没有一个漏洞可寻。峦枫步步紧逼,每出一剑就向前一步。

   婉妍用尽全力也只能勉强招架住,被逼迫得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根本没有一点进攻的机会。

   眼见着距离边线只有十步之遥了,可婉妍在峦枫的逼迫下除了后退,一点别的办法都没有。

   峦枫本来是想找到婉妍剑法的漏洞,直接取得胜利的,可没想到这小丫头的剑法也是相当了得,在自己如此强势的攻势下,仍是一丝不乱。只得一步步把她逼出边线

   而且这剑法……实在是太眼熟了。

   眼看着自己就要出界,婉妍别无他法,只得试图开启决赋稍作抵挡,起码换个走向,也不至于即刻输掉。

   可决赋还没开启,就被一股极其雄厚的决力压制住。

   “我劝你别和我拼决力。“峦枫沉声开口。

   婉妍心中暗惊。虽说自己决力已经消耗殆尽,可自己的决赋毕竟是八神兽之一,他怎么会连决赋都不开启,就压制住自己呢?自己的决力已经是同龄人中的凤毛麟角,而这少年也不过长自己三四岁,其决力之深厚决非三四年后的婉妍所能达到的。

   此时的婉妍已经退无可退,后鞋跟差一丝丝就踩上了边线。

   越是紧急的时刻,婉妍反而越冷静。大脑内飞速旋转着,试图找出自己还有什么没使出来。

   眼见着婉妍就要过界,峦枫心中暗暗婉惜:这真是天赋异禀的小姑娘,可惜了……

   就在这走神的一秒钟,一根银簪撕破空气,冲着峦枫的眼睛就飞来。速度之快让人猝不及防。峦枫立刻收剑,扎起弓步向后倒去,成功躲开了银簪。

   可下一秒,一把剑就抵在了自己脖间。几乎是同时,婉妍抬腿轻轻一踢,弓步没扎稳、脖子上面还有剑拦着的峦枫,只得向后倒在了线外。

   看台上不知道第多少次爆发雷鸣般的掌声,一位九段高手诞生了!!!

   “绝处逢生,实在高明啊。”皇上再次感慨道。

   此时的婉妍,没了银簪约束的乌黑长发倾泻满肩头,呼吸相当不平稳。最后的体力和决力都消耗殆尽了,此时连站着对婉妍都是一种挑战。

   这样的娇小女孩让人看着便心生爱怜。不过此时没有人怜惜她,只有满满的赞叹。

   “你耍赖!”峦枫从地上跳起来就怪婉妍。

   “耍赖?”即使是累的站都站不住,婉妍还是不会放过每一个斗嘴的机会“考试说了不能丢簪子吗?”

   “你!你这个……”

   “峦枫。”峦枫还欲再说,台下一个充满磁性和威严的声音叫住了他“下来。”

   婉妍向后看去,原来是蘅笠。

   真的很奇怪,明明说话者没有任何情绪,而且这声音也是男声中顶级好听的了。可只要是听到这凛然的声音,就令人忍不住胆寒。

   如果不是因为这声线中满满都是危险的寒冷,婉妍几乎要以为这是小师傅的声音了。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峦枫突然就乖了,对着婉妍“哼”了一声,就转身小碎步朝台下走去。

   “喂。”婉妍冲着几乎在摇尾巴的峦枫冷笑一声“你是属狗的吗?”

   峦枫不敢多言,转头对着婉妍做了个口型:你管不着~

   此时看台已经在为婉妍欢呼了,武考九段,未来必然仕途无限。

   婉妍整了整略显凌乱的衣服,擦了擦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理了理散落的头发,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

   “下一个。”

   声音不大,却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下一个,可是象征着天权国武功最高水平的蘅笠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太情切 https://m.zzdxss.com/taiqingq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