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A -A

  声音不大,却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下一个,可是象征着天权国武功最高水平的蘅笠啊。

   当然这个在场的所有人要除了蘅笠。他知道她绝对不会没努力过就放弃。所以当他走上来时,云淡风轻的脸上没有一丝丝的吃惊或者轻敌。

   看着蘅笠扶着剑走上台来,纱帐后的女宾席瞬间火热了起来。小姐们的脸不约而同地红了起来,小心思也活跃了起来。

   皎如玉树临风前,公子蘅笠独艳绝。

   这可是,京城所有少女的梦啊!

   当然也即将是婉妍的梦。噩梦……

   蘅笠走上擂台,走过中线还在一步步往前走。蘅笠身上强大而凛冽的气场顿时让婉妍感到压力十足。

   婉妍有点慌了,赶忙往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地问道。

   “不不……不是还没开始?”

   不是吧大哥!我们无冤无仇的,你就这么想快点搞掉我吗?

   蘅笠像是没听见一般,目视着前方,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只是往前走。

   婉妍已经退无可退,只好硬着头皮站住。

   要是比试还没开始,就被对手的气场逼出界去,我还要脸不要脸哇!!!

   “你你你!干嘛!”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婉妍却浑身都是戒备,鼓足勇气气势汹汹地问道,时刻准备着鱼死网破。

   蘅笠还是没有听见婉妍说话一般沉默着,停下脚步立在婉妍面前不远处,缓缓抬起一只手。

   “别打我!还没开始呢!”蘅笠的手伸到一半,婉妍就快速双手交叉护在了脸前。

   突然……世界……就静了。

   没等来一顿暴揍的婉妍小心翼翼透过两只胳膊的缝隙往外看。只见蘅笠摊开的一只手上,放着一根银簪子。婉妍对着峦枫扔出去那只。

   “啊哈哈……哈哈。”婉妍尴尬地笑了几声,瞬间觉得更尴尬了。

   我好怂啊……婉妍自己心里都在感慨。

   从蘅笠手心小心翼翼地拿过簪子,婉妍一边束发,一边冲着蘅笠转身就走的背影道谢:“蘅大人,谢谢您!”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

   婉妍不禁好奇,锦衣卫难道有多说话就要扣月饷的规矩?

   她今日打到第十个锦衣卫,一共得到了五句话。这五句话还都是峦枫说的……而且还有一句是哑语!

   啧啧啧当锦衣卫的果然都不是一般人啊……他们是怎么克制住想说话的想说话的欲望呢?

   顶级话唠婉妍纳闷极了。

   蘅笠走到中线另一侧,转身停下。

   婉妍收起了心绪,认真备战。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胜算,但也必得撒手一搏。不拼一下就放弃,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红旗落下。因为根本不知道蘅笠的实力,婉妍决定先不出手,看对方如何出招。

   蘅笠仍是一只手扶着身后的佩剑,缓缓抬起了另一只手,轻轻向婉妍的方向推去。

   婉妍有点疑惑,这是啥?气功?隔山打牛?

   下一秒婉妍就知道了。

   这是个何等逆天的人,没有开决赋,单纯催动决力,巨大的压迫力就能推着婉妍向外去。

   好歹也是白泽传人,被人这样简单直白地用决力推着走,还毫无还手之力,也太丢人了叭……

   婉妍立刻扎开弓步,双手交叉顶试图顶住这股力道。但这次,决力已不够塑风盾了。

   婉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弓步也已经下到最低了,可脚就是不听使唤地一寸一寸向后溜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顶住啊啊!婉妍心里在呐喊,连眼神都在用力。

   “噗。”强大的压力下,婉妍被逼出一口鲜血。

   而不远处的蘅笠,面不改色心不跳看着如此狼狈的女孩,一点要收力的趋势都没有。另一只手还稳稳扶在身后的佩剑上,轻松地像推开一只小蚂蚁。潇洒自如之态和狼狈不堪的婉妍大相径庭。

   不是吧!这人有毛病吗?强成这个样子有意思吗?婉妍心中有一千万个疑问。

   再一次退到了边线,可这一次对手还在中线另一侧,簪子也用不上了。

   今天的我,还真是和边线有缘哇。婉妍心中自嘲。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就这样输了!

   婉妍身体还在强撑着,眼神开始四处观察,寻找机会。

   通过催动决力释放出的压力,不能面状攻击,攻击的只是自己挡住压力的胳膊。这样不论婉妍向前后左右那里躲,都必然要先松力。在松力那一刻就是婉妍被压力击出擂台的时刻。

   婉妍后脚一横,用尽全力撑住,给左脚一秒的时间动了一下。

   没错,下半身没有压力。

   婉妍深呼吸两次,胳膊仍旧死死撑住,弓步缓缓往下拉开。

   当蘅笠意识到婉妍要干什么的时候,柔若无骨的婉妍已经灵巧地贴地劈叉。降低高度的同时,上半身飞速向右倒去,侧翻避开了压力攻击后迅速起身。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避开了蘅笠的攻击。

   蘅笠发现目标逃脱,一点也不惊讶也不着急,收回释放的决力,块状地向飞奔而来的婉妍攻击。

   拿意志力吊着最后一口气的婉妍拼尽全力灵巧地躲避,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近身蘅笠了。

   只要近身了,就不会被决力压制了。

   婉妍迅速拔剑,向蘅笠刺去。蘅笠终于是拿起了永远都扶着佩剑的手,拿下了佩剑。

   我逼他拿剑了!!!!婉妍心中激动得喜极而泣。

   也只是逼他拿剑了,蘅笠拿着没出鞘的剑轻松地左右抵挡,甚至没有拔剑。

   和蘅笠近身打斗的滋味太难受了!蘅笠好像能看穿婉妍在想什么,总能知道她下一个动作是什么,轻松地就可以挡住。为此,婉妍特意可以收敛起出剑前的小动作,出剑干净利落,可蘅笠还是可以轻松猜到她要做什么。

   这种感觉就像是和镜子里的自己打架,根本伤不到对方分毫。

   这家伙的决赋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婉妍心中纳罕。

   而峦枫都没有抓到丁点儿婉妍剑法的漏洞,可在蘅笠手下,婉妍简直是漏洞百出。蘅笠虽然看着只是轻易地招架,实则每一招都下手极重,招招克敌制胜。

   婉妍紧紧盯着蘅笠,试图从他身上找出漏洞,可这个人的剑法真的可以说是无机可乘。还与自己的剑法十分相似,不过比自己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婉妍努力咬着牙,尽量不让嘴里含着的血流出来。

   终于,在婉妍飞身向蘅笠右侧刺去时,蘅笠向右后闪去,左肩有了防守空当。

   婉妍一眼发现,急速刺去,怎料蘅笠迅速璇身,来到婉妍的左侧,反应之快让婉妍根本反应不来。

   蘅笠手上的剑灵巧地旋转一圈,剑柄对着婉妍,狠狠击在了婉妍的左肩。

   巨大的冲击力让婉妍迅速向后倒去,婉妍用脚后跟狠狠顶住地面,也出去了四五米。

   刚刚站住,婉妍就感觉自己腿软得像棉花,还没反应过来左腿就没了知觉,“扑通”一声单腿跪在了地上。婉妍拿右腿支撑着,把剑插在地上扶着才能勉强不让自己倒下,身体软得就像一张宣纸。

   “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场边的管济恒虽然自己都没恢复好,但此刻已是怒火冲天,忍不住敲打桌子怒视着蘅笠:“这人心是石头生的吧!对着妍儿还能下手这么狠!”

   砚巍同样紧盯着擂台,双拳捏的紧紧,担忧之色溢于言表:“按妍姐姐的性格,如果蘅笠给她放水,她会气死的。”

   而且虽然伤得婉妍没有还手的余地,但蘅笠确实没有下狠手,不然婉妍早就重伤倒地了。

   台上的女孩,嘴角流着鲜血,头发凌乱,浑身上下没了一丝决力,也没了体力。若是其他人,哪怕没有她那样的美貌,这样的姿态也会让人爱怜不已。

   可是全场没有一个人怜惜她。因为哪怕已经成了这样,婉妍仍旧哑光紧咬,眼中仍是熊熊烈火。

   台下了观众,不少年过半百,在现实的磨砺下,早没了几十年前那一腔热血。可今日,看这个如扶风弱柳般的女孩,一次次明知不可为而硬要为之,不战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为其坚毅而动容。

   “如果是为了证明你自己,现在已经可以了。”蘅笠的手轻轻一转,收了剑。一向如匕首般的声音,分明多了一份柔软。

   一向叽叽喳喳的婉妍没有回答,第不知多少次凝聚全身的气力,按在剑柄上的手肉眼可见地用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

   可终于还是,站起来了。

   努力扬起嘴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抖得不那么厉害:“我不是…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我只是……不想认输。再……来!”

   向别人证明自己,是无数人都追求的,却也是最无用的。

   我是怎样的人,无需证明,自在人心。我想要的,只是在每一次挑战中都拼尽全力。我可以输,但我绝对不会在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就认输。

   “好,再来。”蘅笠朗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婉妍已经眼花,她看见蘅笠的嘴角微微抬起不经意的弧度。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太情切 https://m.zzdxss.com/taiqingq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