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那个,我怕浪费,所以

+A -A

  横店的街上是喧嚣的。

  人有时候很贱。

  安晓自然不会承认这个字。

  但她还是离开了屋子。

  当然当她踏出屋子的时候,她恨得直跺脚。

  阳光依旧很明媚。

  她恨。

  恨自己不争气。

  现在一个随随便便的普通人都能欺负她!

  这算什么?

  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她接受不了。

  可是……

  她终归还是屈服了现实。

  她不信陆远这个陌生人,但是她信王矜雪。

  至少,王矜雪不会骗她。

  至少,那首《致爱丽丝》不会骗她。

  也许人生本是一场赌博,赌赢了就赚,赌输了……

  最多跑点腿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的。

  …………………………

  “有纸笔吗?”

  “做什么?”

  “写歌。”

  “你真能写?”

  “能。”

  “不需要酝酿?”

  “才华横溢的人不需要酝酿。”

  “呵呵。”

  陆远的模样很嚣张,但偏偏一时间王矜雪无法压下陆远这种嚣张的气焰。

  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形容自己用才华横溢这个词的。

  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自吹自擂。

  王矜雪只能用呵呵两个字来嘲讽陆远以示自己的不屑。

  但王矜雪最终还是回到自己的兰博基尼拿来了一支钢笔和一个本子。

  本子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是兰花的味道。

  陆远接过本子特地用手摸了摸。

  手感不错。

  “如果是打草稿的话,不要在本子里打草稿。”

  “我不打草稿。”

  “那直接写?”

  “是。”

  “你确定?”

  “才华横溢的人不需要打草稿,最多写几个错别字。”陆远露出方才一般的嚣张表情。

  “安晓需要一首好歌,不是胡闹,不跟你开玩笑!”王矜雪脸色微微有些冷意。

  她觉得陆远在胡闹。

  写一首歌从来都没有这么轻松的。

  这个过程也许很漫长。

  而且需要很多很多的灵感。

  她确实看到过许许多多的天才创作者,但是他们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积累。

  是的,需要很多很多积累,有些需要经历,有些需要岁月。

  “我的表情很严肃,我不开玩笑。”

  “那我拭目以待。”王矜雪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陆远。

  “嗯。”

  陆远拿起钢笔,在第一页本子上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王矜雪低头看着陆远的手。

  陆远速度很快,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创作歌词,而是在抄歌词一样。

  至于这字写得是真的很差。

  王矜雪认了好久竟一时间没认出来是什么字。

  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创作者该有的字吗?

  开玩笑的吧!

  王矜雪脸上表情更冷了。

  大概三分钟以后,陆远写完了一页舒了口气挥了挥手。

  好长时间没有写东西了,陆远有些不太习惯。

  “写好了?”

  “嗯。”

  “这么快?”王矜雪深深压下心中的不喜。

  四分钟!

  从拿起笔到写完一首歌陆远只用了四分钟时间!

  这不是扯淡吗!

  歌词绝对写得乱七八糟的。

  王矜雪面露寒意,她现在已经觉得陆远完全是在胡闹了。

  陆远的表情在他看来就是胡闹的表情。

  “你看看吧。”陆远将本子递给王矜雪,脸上没有了之前那样的嚣张,反而看起来略微谦虚样。

  要低调,低调。

  “嗯。”王矜雪接过本子,先是匆匆扫了一眼,但看了一部分歌词后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瞪着陆远“这真的是你写的?”

  “如你所见,从开始到结尾,都是我写的。”陆远摸了摸手,目光看着大街上,略有些深沉与深邃,似乎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一般。

  静静地。

  不要说话,不要说多余的话!

  现在只需要等待!

  现在只要等待鲜花与掌声,以及那股崇拜的目光就够了。

  “一首歌,五处错别字,而且,这是什么字?”王矜雪指了指字“你的字是小学生写的吗?”

  “????”

  想象之中的崇拜目光并没有出现,反而无语。

  陆远表示很蛋疼。

  “词写得还行,关键是要看谱曲。”

  陆远看向王矜雪,却见王矜雪表情突然变得淡淡了。

  她似乎看起来并不在意,但是手却将本子抓得牢牢的。

  看起来如获至宝,有些激动。

  陆远倒是嘴角微微瞥了一下,面带笑容。

  这就是典型的嘴上说不要。

  但是身体却很诚实。

  “嘎吱。”

  “你的外卖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安晓带着三份外卖和一包“红兰”推开了门,声音颇有些怨气,随后将外卖扔在陆远面前的桌上。

  “哦。”陆远点点头随后警惕地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阴沉的安晓:“你该不会在里面吐口水吧?”

  “什么!你在说一遍!”安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作势就要扑过来和陆远拼了。

  她是这么没素质的人吗?

  “别,我只是开个玩笑,别……”陆远连忙投降。

  “我是有素质的人,不像你这么龌蹉!”

  “我也是有素质,我不龌蹉!”

  “呵呵!现在“红兰”也送到了,吃的也买来了,我的歌什么时候写?”

  “写好了。”陆远拿起外卖吃了起来,随口应付。

  “什么?”

  “我说歌词写好了。”

  “写好了?在哪里?”

  “在王矜雪手里呢。”

  “真的?”安晓看向王矜雪,却见王矜雪点点头。

  王矜雪并不是一直安静的人,但是此刻却有些反常,看起来颇为安静。

  安晓看到王矜雪的表情以后,心中微微觉得有些奇怪。

  似乎,很认同的模样。

  “矜雪姐,给我看看。”

  “好!”

  当王矜雪将本子递安晓,安晓翻开本子的第一页以后,她顿时瞪大了眼睛,随后见了鬼一样看着陆远。

  她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是一个歌手。

  专业的歌手。

  她自然能够判断什么歌好,什么歌坏。

  一首歌成功与否与歌词有非常大的关系。

  所以……

  “这,这,这……真的是你写的?真的是我在外面买东西这几分钟时间里写的?”

  安晓有些结巴。

  然后是震惊!

  本来有些不爽的脸上只有震惊。

  是的,唯有震惊!

  她看着陆远,宛如见鬼。

  “对。”陆远点点头。

  “你,你,你……你……”安晓依旧结巴“那……这首歌的谱子,你……”

  “给我一个吉他,还你一个世界。”陆远吃了一口饭,只觉得今天这饭异常可口,特别是那鸡腿,看起来反非常好吃。

  “别,别……别吃……”安晓看着陆远夹起鸡腿以后下意识地叫了起来。

  “什么?”

  “这鸡腿不好吃……”

  “嗯?”

  “总之不要吃。”

  “有什么不能吃的,真是的……难道有毒不成?”陆远摇摇头,夹起鸡腿就放在了嘴巴。

  随后嚼了起来。

  “咔擦。”

  牙齿崩碎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陆远捂着嘴……

  “那个……鸡腿掉到过地上……我……我怕浪费……”安晓弱弱地看着陆远。

  “……”陆远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看起来异常的精彩。

  甚至想说一句MMP。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佬重生后,全京城瑟瑟发抖!偷偷养只小金乌艾泽拉斯阴影轨迹逃荒:我种田拯救了全世界校花的贴身高手没人比我更懂魔物侯门医妃有点毒鸿天神尊重生之似水流年开局装成造物主
我真没想出名啊 https://m.zzdxss.com/wozhenmeixiangchumi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