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对不起,我吃定你了

+A -A

  “对不起……”

  屋内,安晓的声音响了起来,很悦耳,宛如喜鹊的声音一样。

  漂亮的女孩子都是大猪蹄子!

  都是坏人!

  陆远深深地将这句话印在了脑海中。

  晌午的空气开始变得有些沉闷。

  沉闷得令人心情阴郁。

  这是一个故事。

  这是一个悲伤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陆远终归还是没能留住嘴里面的牙齿,吐到了桌子上。

  放在桌子上的牙齿就宛如陆远逝去的青春一样,已经不可能再有了。

  除非是镶牙。

  除非是重生。

  人是重生了,但是牙齿很难再重生了。

  陆远有些哀伤,想用一种什么样的仪式来祭奠一下自己这颗被残害的牙齿,但是看到安晓那非常歉意的,水汪汪的眼神以后,陆远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他承认他是一个心软的人。

  他终归是一个好人。

  他终归,没能硬起来……

  “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那么需要警察叔叔干啥?我睡了你,然后我非常认真地对你说一句对不起可以吗?”陆远整理好自己吃完的外卖饭盒,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

  他自诩自己是一个高雅的知识分子,但是现在……

  他不想高雅了。

  “……”安晓的脸色通红,似乎是有些憋着难受,有点不爽,但最终还是没有反驳陆远。

  此刻她只是看着陆远。

  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陆远,一副我很抱歉,我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样子。

  看起来非常惹人怜惜。

  “我车上有吉他,我给你拿来。”

  王矜雪默默站起来,离开屋子朝车边走去。

  这个时候她不说什么。

  这是陆远与安晓之间的事情。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眼神的杀伤力是极大的,陆远对上安晓那天真无邪的眼神以后,心中涌出了一丝负罪感。

  他呸地对着垃圾桶吐了一口唾沫。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

  好似是他错了一般。

  他错了吗?

  你特么把我牙齿崩了你还有理了?

  “哼,粗鲁的男人!”安晓白了一眼陆远,似在鄙视陆远的不解风情。

  “哼!”陆远双手环胸,也冷哼一声懒得鸟这丫头。

  两人就这么冷战着。

  “嘎吱”

  几分钟以后,王矜雪背着一把吉他推开了门,然后打开吉他调好弦。

  陆远看了一眼吉他,虽然不知道吉他的牌子,但也知道这是一把好吉他。

  而且价格方面绝对不便宜!

  陆远见猎心喜。

  “弹弹看。”王矜雪将吉他递给陆远,尽管脸色依旧淡淡,但眼眸深处却带些许期许。

  一个能够创出《致爱丽丝》这等曲子的人,到底会给这首歌编什么样的曲子呢?

  “不是弹弹看,而是表演,请两位放空一切,听我唱歌。”陆远很认真地拨弄了一下吉他,最终郑重地坐在了屋子中央处的高椅上,看着安晓与王矜雪,最后目光看着窗外。

  先前那个在安晓面前一口唾沫吐到垃圾桶里的男人似乎不见了。

  似乎换了一个人。

  同时他的气质,变得深沉。

  整个人看起来寂静。

  “叮……”

  当吉他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安晓情不自禁地憋屈住了呼吸。

  陆远的吉他很娴熟,动作也非常规范,弹出来的前奏非常优美。

  阳光下的陆远看起来是那么的文艺,身形又是那么的高大上,表情虔诚地宛如站在最文艺的世界中,演奏着他的故事。

  陆远的一举一动都让人深深呼一口气,甚至王矜雪放空了心灵,等待前奏结束,陆远开唱。

  王矜雪心中微微一凝,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等待她的即将是什么音乐呢?

  譬如,令人惊艳,令人无比窒息的《致爱丽丝》?

  王矜雪下意识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微微地品了一口。

  红酒。

  很甘美。

  很好喝。

  她的眼眸微微泛起了水花……

  “偶的老嘎,就住在那个屯……偶系,那个屯雷土生土长的羊……”

  陆远突然开口……

  开口的刹那,灯光似乎一阵昏暗……

  整个世界仿佛变得天旋地转一般。

  “噗嗤!”

  王矜雪突然喷了。

  她被红酒呛到了。

  安晓惊得瞪大了眼睛。

  突如其来的声音宛如一辆卡玛斯重车碾压过来一样,令人一时间变得昏天暗地,差点让她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他娘的是什么歌?

  这操作。

  令人窒息……

  曲子突然停下,歌声突然停下。

  “咳,咳……试试音,试试音,情不自禁,情不自禁……重新来过。”陆远笑着看着两个女孩,有些单纯。

  不过眼神深处却宛如恶作剧一样看着王矜雪擦着衣服,以及安晓那惊悚的表情。

  他在调侃。

  他的表情说不出来可恶。

  王矜雪深深呼了一口气,正待站起来跟陆远说什么,却不料陆远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

  曲子再度响了起来。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飞过绝望……”

  当陆远非常认真的声音响起来以后,王矜雪呆住了。

  到嘴的话瞬间又憋了回去。

  安晓也愣住了。

  陆远的歌声并不好听,甚至还有点破音,但是歌里面的味道与曲子的味道却非常好。

  吉他声音缓缓响起,优美之中又带着一丝向往。

  安晓静静地听着歌,慢慢地,似乎将这首歌的歌词代入了自己。

  是的,这首歌就好像是为她写的。

  写得很美。

  很有画面,很励志,很感动。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

  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陆远唱出了破音,调子起得太高,收不回来……

  听起来怪怪的。

  可是,安晓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不但安晓没有受到影响,甚至王矜雪也同样认真地听着陆远唱歌。

  陆远虔诚的表情,娴熟的吉他,外加那一丝表情。

  他很得意地看着俩女。

  心情极度舒适。

  表演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其实还是挺容易。

  安晓闭上了眼睛,往事一幕幕在她的眼前划过,进入了她的记忆深处。

  《隐形的翅膀》。

  仿佛,在写她的故事。

  她的努力,她的执着,她的低谷,她的任性。

  其实,从看到歌词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明白自己非要这首歌不可了。

  有些好歌,可遇不可求。

  …………………………

  一曲终了,吉他的声音渐渐地平息下来。

  安晓睁开眼睛,眼神非常复杂,喉咙有些难受,似乎要哭出来,但似乎又哭不出来。

  这是一首很感人的歌,确实令人窒息。

  王矜雪则依旧保持着淡淡的表情,只是一只手却微微握紧了拳头,目光盯着窗外。

  至始至终都是那么安静。

  红酒已经被她喝完了,脸上有一丝红润。

  她知道自己的确是捡到宝了。

  陆远放下吉他看着两人的表情,脸上得以的表情一收,恢复了平静与虔诚。

  现在他的人设就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大佬。

  人设不能崩!

  “这首歌……我……要了……”安晓声音有些结巴。

  “嗯,可以给你。”

  “那,签……合同,我帮你,拟合同……”安晓很激动地站了起来。

  “先别急,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

  “这是我的卡号。”陆远从怀里掏出银行卡递给安晓。

  “你要多少钱?”

  “十万块,外加这首曲子各方面百分之十销售渠道提成。”

  “什么,你,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你!十万块可以,但百分之十不行。”

  “你走吧!”陆远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安晓,淡淡地摇摇头。

  “什么?”安晓站了起来。

  “我说,你走吧,我不卖了。”陆远懒得跟安晓谈了。

  “你什么意思,不卖了?”安晓急了。

  这陆远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这百分之十可是大牌词曲人诸如林语前辈一样的分成了。

  陆远现在只是一个毫无任何名气的普通人而已,怎么可以如此霸道?

  他算什么?

  “是,不卖了,你走吧。”陆远摇摇头一脸不屑。

  “你……你可以稍微便宜一点吗?或者说我可以给歌曲加点钱,但是分成……”

  “我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创作者,抱歉,我不是商人,不讨价还价……要就签,不要就走!”陆远依旧拽得犹如二百五一样。

  他其实可以便宜点。

  甚至可以当成是人情。

  但是……

  他不能这么做!

  他要为自己的牙齿报仇!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君子,他就是一小人。

  “矜雪姐,你帮我跟他说说?”安晓看到陆远的表情就恨不得抽他一顿。

  “我说了没用,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吃定你了。”王矜雪这个时候却是摇摇头。

  陆远听到王矜雪的话以后,不免露出几分笑意。

  王矜雪说得没错。

  他确实吃定安晓了。

  要么就买,要么就滚蛋!

  只有这两个可能性。

  爱买不买,老子现在不缺钱!

  “这……”安晓咬了咬牙“好!我去打印合同。”

  “嗯,对了,在店里打印,要收五块钱的电脑使用费与打印费用,这些要一并打我卡上!”陆远双手环胸俯视安晓。

  他不缺这五块钱!

  但是他就是要恶心她一番。

  “你……混蛋!”安晓气得跺脚。

  “你再用手指着我,我就不卖了!”陆远很严肃。

  “你……”安晓瞪着眼睛,此刻真心恨不得用鞋子砸在陆远的脸上!

  可恶!

  这辈子,还从没有看到如此可恶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撕碎她!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佬重生后,全京城瑟瑟发抖!偷偷养只小金乌艾泽拉斯阴影轨迹逃荒:我种田拯救了全世界校花的贴身高手没人比我更懂魔物侯门医妃有点毒鸿天神尊重生之似水流年开局装成造物主
我真没想出名啊 https://m.zzdxss.com/wozhenmeixiangchuminga/